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42章赔偿五千万

时间:2018-04-18作者:柳赋雨

    “有雪糕!”

    江梦娴向前走了两步,看见了连雪篙被挂在了墙头,照片里的连雪篙英姿飒爽,抹着他标志性的板寸头,牵着裁决,裁决也是威风赫赫。

    借着灯光,她看了个清楚,连雪篙的履历里,写着‘小丸子科技’的创始人,知名电竞选手,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多届单人冠军。

    他的旁边,还有龙戒和姜苗苗,都是作为小丸子的创始人而上去的。

    可惜,没有江梦娴。

    江梦娴嘟起了嘴儿:“没我……”

    这里面甚至都有金缘和龙琪拉,还有宋青鸾和金鹿,就是没有她。

    连羲皖解释道:“当初你们小丸子的四个人是作为一个集体上去的,可是后来你出事了,小丸子越做越大,就把你们这个集体拆分开了。”

    “没事,过几天你就能上去了。”

    两人在校友走廊上走着,江梦娴问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比如:“雪糕和龙戒哥是不是在谈恋爱?”

    “他们是要准备去国外领证了吗?”

    连雪篙眉头皱皱,没想到江梦娴的直觉这么准。

    他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事儿说来话长,得从龙戒小时候说起……”

    小时候的龙戒经常跑到连家来找连雪篙玩,留着乌黑的长发,穿着粉嫩嫩的蓬蓬裙,大家都以为那是连雪篙的小女朋友。

    连羲皖也当他是女生,还对他特别好,没想到,是个糙爷们。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走过了校友走廊,一对人影融入了帝都大学的夜色之中……

    好不容易,保镖才把江梦娴给找到了,看见他们俩十指相扣,保镖差不多要杀人了,可江梦娴在,他们又不能真的砍人,回家路上都沉着脸,总觉得自家小姐被玷污了。

    回到尚品帝宫,连羲皖把江梦娴送到了家门口。

    他看见那只两米五的大橘猫又堵在门口,龙城把那只猫养成开门狗了,拴在门口,闲杂人等根本不敢进去。

    江梦娴得跨个大步子才能进去,连羲皖那也尾随其后,今天他高兴,看大橘猫也顺眼了许多,还忍不住摸了一把鬃毛。

    进了家门,客厅的灯亮着,龙家一家三口正坐在客厅看电视,龙城又拉长了马脸,一脸阴沉与不喜。

    一进家门,小蝴蝶似的糨糊就飞奔了过来。

    “麻麻,拔拔!”

    江梦娴抱住糨糊,忍不住亲了亲。

    真是个小可爱,吃可爱长大的,这才半天不见,似乎又可爱了好几个百分点。

    看完了自家的小可爱之后,江梦娴走向了龙城,道:“爸爸,我回来了。”

    “恩。”

    龙城心里憋着一股气,可是又不能对自己的宝贝闺女生气,顶多恶狠狠地瞪一眼连羲皖。

    女儿大了,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早晚都要出去和男人约会的。

    今天连夏打电话过来,他也看了直播了,看他们俩感情似乎很好的样子,询问了他们俩的进展。

    龙城提出了让连羲皖入赘的事情,连夏一口就答应了。

    恨不得立马就把连羲皖给嫁过来。

    可是看着那两人十指相扣进门的情景,龙城心里还是膈应得慌。

    “龙城先生,梦娴我送到家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连羲皖抱了抱糨糊,叮嘱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回家了。

    走的时候,他脚步轻盈,整个人飘飘欲仙。

    已经牵上手了,下次必定还能亲亲小脸了,今天连夏还打电话过来探了他的口风,问他愿不愿意入赘龙家。

    他当然愿意,万分地愿意,当个上门女婿也是极好的。

    江梦娴看了看新闻,发现她和连羲皖已经上了热门新闻了。

    粉丝们纷纷为这种诈尸复出还找到第二春的过气男星送上祝福。

    糨糊的身份也被提起了,她因为一段视频而火了起来,粉丝们果然火眼金睛,从糨糊那可爱的脸蛋,就推测出了糨糊爸的身份。

    有人说糨糊是羲小凤的女儿,有人说糨糊是龙溪的女儿,各种猜测乱飞。

    连羲皖都不回应,等他们猜猜自己就散开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糨糊钻到江梦娴怀里,可怜巴巴地道:“妈妈,我想裁决大抖抖了,它是不是搬家之后就不回来?”

    裁决看着她长大,现在就这么搬走了,糨糊还真是有点想念。

    江梦娴道:“裁决大抖抖也有它自己的家啊,咱们以后也可以去他家玩啊。”

    糨糊偎依在她怀里,将睡不睡,江梦娴还在玩手机,连羲皖给她了几段视频过来。

    点开一段视频,她看见了她自己。

    连羲皖的声音出现在了视频里,虽然他人没出现:

    “孕十二周,身体良好,发育正常,还长胖了。”

    那是三年多以前的江梦娴,穿着一身睡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连羲皖拿着手机走进了,给她拍视频,江梦娴身边趴着裁决,她搂着狗头,朝镜头吐了个舌头。

    “孕十一周,身体健康,宝宝和妈妈发育都良好。”

    “孕十周,身体健康,还有点孕吐反应。”

    ……

    她怀孕的时候,他每个周都会给她录像记录,江梦娴看着自己视频里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心里充满了温馨与甜蜜。

    可惜,她什么都忘记了,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剩下了糨糊,也忘记了糨糊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是何等的满足和幸福。

    过去虽然忘记了,可她却能把握住现在。

    江梦娴放下手机,吻了吻糨糊的小脸蛋,关灯睡觉了。

    第二天,金缘的工作室发了声明,接受龙溪的道歉。

    第三天,连羲皖的御用律师孟晓上门和金缘商定赔偿事宜。

    金缘的律师罗列出了清单,林林总总地赔偿,加起来有五千多万。

    金缘对外放出的消息,一年才挣一两个亿,上了华国艺人收入排行榜单前五,她被狗咬到现在,也就几天时间,伤在大腿上,动作戏是不能拍了,但是文戏还是可以拍,她接的洗发水香水和珠宝广告更是不受影响,皮肉伤了不起养伤一个月。

    怎么就损失了五千万呢?

    金缘的律师还信誓旦旦地说,这就是金缘的真实收入,一个月挣五千万。

    孟晓把清单拿回来给江梦娴看,江梦娴看过之后,签字同意,赔偿款项很快到账。

    金缘坐收五千万天价赔偿,美滋滋地数着钱,但是没想到,五千万还没数完,后来的剧情超越了她的想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