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39章尖锐的问题

时间:2018-04-18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被记者的连珠炮问得口干舌燥,正准备回答的时候,身边的连羲皖已经递过来一瓶开盖的矿泉水,他主动接过了问题,含笑回答:“我觉得这个问题,在这种场合不方便回答,我更喜欢龙溪小姐私下回答我。”

    记者们无语。

    可是一想想,龙溪单身,羲小凤也丧偶多年了,再婚找个第二春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人家自由恋爱,门当户对,同框画面美得仿佛童话偶像剧,也没什么槽点。

    可偏偏有记者爱抬杠,抢过话筒就问了一系列尖锐的话题:“请问羲小凤,您追求龙溪小姐,是不是因为她和您的亡妻江小姐很相似?”

    “是否因为龙溪小姐的身价丰厚,可以为您带来足够的资源而选择追求她?”

    这个问题,真是尖锐到了极点。

    尖锐到有些同行都尴尬了,纷纷看向了连羲皖。

    连羲皖有了一丝沉默,正喝水的江梦娴也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这个问题,还真是有点尴尬,她暂时还不想承认自己就是江梦娴,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自己曾经的所有一切,可若是紧要关头,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连羲皖沉默了大约几秒钟,还是拿着话筒回答了:“我的夫人,是这世上仅此一个的有趣灵魂,有许多人模仿她的脸,却不可能模仿她的灵魂,我永远爱她。”

    永远爱她……

    刚喝完水的江梦娴,眼角有了一点湿润,可是并未有多大的反应,保持着自己端庄的仪态。

    连羲皖依旧保持着得体温润的笑容,可谁都能看出他的笑容充满了悲伤。

    他的声音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三年前,因为众所周知的突发事件,我失去了我的挚爱,这三年,我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我甚至想随她而去,可我还是坚强地挺了过来。”

    “三年后,我遇见了龙溪小姐,她仿佛是上天对我的馈赠,她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和动力,我爱她,和容貌无关。”

    “我们门当户对,不存在任何贪图对方财帛的想法。”

    真是酸掉牙的表白。

    连羲皖回答之后,那些还想问他为什么装死三年不出的记者给怼了回去,刚才提及他亡妻的记者更是羞愧到无地自容。

    从几年前,江梦娴成为帝都大学校花走红之后,她的脸就成了整容模板,不知道多少网红是照着她的模样整出来的,这么多相似的皮囊里,羲小凤选择了龙溪,大概是真爱吧!

    羲小凤也不是穷人,尚品国际大股东,影帝羲小凤,就算吃老本那也是富可敌国的,被包养这种事情的确是空穴来风。

    发布会在是十分祥和的气氛之下圆满结束。

    发布会之后,pour和《国宝行动》的热度不减反增,三年前,因为连羲皖的坐标暴露,被粉丝围堵而造成了一系列伤害,粉丝们一直深觉遗憾和自责,他隐退,也是应该的。

    如今,他复出了,又找到了新的归宿,粉丝们都是祝福的。

    病房里,金缘看完直播,赶紧拿出电脑,了一下最近pour的情况,他们在华国的公开社交媒体里虽然被骂得特别惨,但是分店已经悄无声息地在国外开张了,华国帝都的总店也是生意兴隆,虽然不知道具体营业额,但是那模样,绝对不是要倒闭的模样。

    羲小凤和他的新电影也同样被骂得狗血淋头,但同时,指数也是直线上升,成为了网名票选的今年度最期待大片之一。

    同时,羲小凤主动承认追求龙溪的事情也成了继‘金缘被狗咬’之后,成了本季度第二个全民的热点。

    果然,公布恋情是最好的炒作方式,pour和连羲皖的新片热点没有因为金缘被狗事件的结束下降,反而登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

    这……

    金缘气得摔电脑。

    怎么会这样!

    她花钱找水军,她卖惨,她推掉了许多通告在医院装病不干活,却反而成就了他们!

    龙琪拉也正在看网络上的各种资讯,越看,脸色越是难看。

    好一招以退为进。

    金缘现在风头正劲,任何沾上她的人都可能红,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不要脸的蹭热度?

    让金缘这边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

    铃铃铃——

    金缘的手机响了,是个未知号码。

    金缘接了起来,首先就听见了刚才直播里才听的声音。

    对面那个声音兴奋之中隐藏着得意:

    “谢谢金缘小姐装受伤住院配合pour的今年的新品营销活动。”

    “也谢谢金缘小姐牺牲掉自己宝贵的时间推掉了上千万的代言来成就了pour。”

    “我也替小凤哥谢谢金小姐这么一个超一线主动为他这个过气诈尸男星引流,让他翻红成功,引爆事业第二春。”

    “稍后我的律师会来根据您的伤情和误工情况和您进行赔偿事宜的商谈。”

    不等金缘发作,她已经挂了电话。

    “龙溪!!!”

    金缘气得砸了手机,脸上青筋暴起,下巴的假体都凸出来了。

    “贱人!贱人!”

    金缘气得砸东西。

    她为演这场戏,推掉了几个代言,那都是钱啊!买水军黑人,那也是钱啊!

    砸钱成全了别人,自己的热度被人蹭,还要被人恶心!

    这口气,金缘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相比于抓狂的金缘,龙琪拉就显得十分淡定了,反正损失的又不是她。

    她努力地想金缘继续发光发热,替她冲锋陷阵,继续撕龙溪,反正出事也是金缘自己担责。

    如今,金缘再怎么装可怜也没用了,人家都道歉了,而且要赔偿有赔偿,继续骂肯定不妥。

    让金缘吞下这口气接受道歉,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这口气可真是比屎还难吞。

    她现在不仅是没办法继续发难,而且还被扣上了和对方联手营销炒作新品和新片的嫌疑。

    想来想去,龙琪拉想到了一个十分稳妥的做法,她提点金缘,道:

    “记者会道歉不算道歉,你炒作一下,让龙溪当面给你道歉!她这么高傲,一定不会答应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做文章了!”

    “还有,她不是说了赔偿的事情吗?你就趁机狮子大开口,价格开得越高越好,她肯定不愿意,到时候,就轮到你表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