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19章触电

时间:2018-04-04作者:柳赋雨

    几条大狗中间坐着一个小小的她,实在是太反差萌了。

    家里的狗都是随时洗得干干净净,除虫除螨,小糨糊摸了狗之后都要洗手。

    今天糨糊搬出了一堆衣服给狗穿上,唯恐自己走了,狗没衣服穿,江梦娴把她可爱的模样拍下来,留着以后她长大了看。

    大概是扎小辫儿这个体育活动太耗费体力,她才兴致勃勃地玩了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整个人坐着坐着,小脸往那狗毛里一杵,就睡着了。

    江梦娴哭笑不得,放下手机抱着她去擦擦手擦擦脸,才放上了床。

    她趟自己床上玩手机,顺便把裁决今天的蠢样传上了它的微博。

    顺便也传了一波裁决最近拍的时尚大片,带的都是pourl的产品,为pourl新品发布会造势。

    这狗子,平时看起来蠢,但是一进摄影棚,光一打,滤镜一叠,还是十分耐看的……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亮,糨糊就醒了,翻身而起,下床找妈,吵着要去剧组。

    连羲皖早早地过来接糨糊顺便蹭饭,早饭之后,一家人坐车去了城外的机场,坐龙城的飞机去外地的影视城。

    害怕糨糊身边没狗,她空虚,还带上泡泡一道出差。

    下了飞机,江梦娴觉得昏昏欲睡,可是糨糊却异常精神,背着自己的小狗背包,走得兴冲冲的。

    连羲皖虽然疼爱糨糊,可也不是一味的溺爱,从小就开始培养她独立的性格,自己能做到事情就自己做,比如背小包包。

    “拔拔,拍完了我们去哪儿?”

    “看大穷猫!”

    “好勒!”

    糨糊在前头走得兴冲冲的,小手牵着连羲皖的大手,还一边兴冲冲地和他说话,江梦娴打了哈欠,走在后面牵着泡泡,腾出一只手开手机,登录了裁决的微博,看了两眼。

    啧啧,这狗子要火。

    以往一条微博发出去顶多千来条的回复,昨晚发的视频,转发、评论、点赞竟然一下子就破了五六万。

    要火要火,狗比人火。

    可是她点进评论,却发现大家的关注点似乎不一样了。

    “我裁决大狗砸就算被扎了小辫子依旧颜值满分!”

    “哇,萝莉好萌?叫糨糊吗?”

    “是裁决黑熊精家养的小铲屎吗?”

    “颜值好高,好萌!”

    江梦娴点开视频才发现是她昨天发的视频里,忘记把小糨糊给裁掉了,糨糊努力扎小辫子和一边扎辫子一边打瞌睡的模样被照了下来,萌萌哒的模样萌翻了一堆人,迅速登上了人们话题榜单,‘扎鞭子小萝莉’热度仅次于‘羲小凤诈尸’。

    这……

    许多人都发了私信过来询问浆糊的来头,希望多看两张糨糊的照片,还有许多带着v实名认证的经纪公司来求联系方式,想找糨糊出道。

    面对那庞大的关注度,江梦娴心里有点慌,忙找连羲皖商量。

    连羲皖也是下飞机了才知道了视频的事儿,没想到自家闺女就是奶声奶气地说了两句话,顺便给狗扎了两个小辫子,就已经这么火了,而且热度还在不断攀升,都快赶上他了。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他拍拍江梦娴的肩膀,道:“顺其自然,其他人发来的东西不理会就好。”

    江梦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方面,糨糊想出道,那肯定要露脸,一方面又不太想自己的孩子这么早就这么出名,总觉得不太好。

    很快就到了剧组,因为是补拍的镜头,也没什么其他的演员,工作人员比较多。

    糨糊跑进片场,看见工作人员挨个打招呼。

    临来的时候,拔拔说了,嘴甜的宝宝才受欢迎。

    片场里,导演不能得罪,得罪了就演不了戏了;

    化妆师、造型师不能得罪、摄影师不能得罪,要不然会把小宝宝拍很丑;

    糨糊一进组就把所有工作人员甜甜地叫了一遍,讨人喜欢极了。

    也有人认出了她就是个今天忽然冒出来的那个网红小萝莉,裁决是pourl的狗,pourl的创始人是羲小凤的夫人江梦娴,在裁决家里的小萝莉,那必定是和羲小凤有所关系的。

    没想到,居然还是羲小凤的女儿。

    很快,糨糊换好了戏服,上好了妆,自信满满地站在镜头前,准备自己的第一次触电。

    她今天的戏份很简单,背景是八国联军攻城,她懵懂地站在大街旁边,看着一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仿佛那个时候的华国,国门被外敌的炮火轰开,还做着天朝上国的梦,一朝梦碎,只剩下茫然,浑然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如何。

    连羲皖给糨糊设计了剧情:一百多年前的帝都,百姓活在自己的国度里,浑然不知一场劫难即将来临,帝都街边的戏台里,花旦正在婉转吟唱,衣着朴素的戴花小萝莉在一边咿咿呀呀地跟着唱,人们还凑在一边热闹地看着。

    忽然,一声炮响传来,震惊了整个城池,联军攻城了,戏台散了花旦跑了,小萝莉还在懵懂无知地回头看了一眼城门的方向,见炮火之中,铁骑已经攻破城池,一场大屠杀即将降临……

    花旦,就是连羲皖自己了,为了带自家闺女出道,他也是拼了。

    很快,花旦就位,群众演员就位,萝莉就位,导演一喊开始,众人开始演了,花旦一甩水袖,开始演戏,萝莉跟着花旦咿咿呀呀地唱着,学得活灵活现的。

    这段糨糊演得挺好的,平时在家跟着爸爸学多了,爸爸唱,她就唱,表现十分完美,几乎一条过。

    果然是羲小凤的女儿啊!

    导演心花怒放,这底气,这灵气,简直就是为了拍电影而生的啊!

    眼看着一条完美地过了,导演激动地喊了‘咔’,然后看回放。

    “漂亮!完美!”导演心花怒放,看着回放连声赞叹。

    连羲皖抱着糨糊过来看回放,也是十分满意。

    不错不错,若是家里没这么多财产排队等着她去继承,糨糊还真是可以考虑成年之后出来拍戏。

    可她爸她妈她外公,这么多财产,她实在是没时间出来分心出来拍戏了。

    第一条过得太顺利了,糨糊十分兴奋,催着导演开始第二场,她蹦蹦跳跳地准备第二场了,连羲皖也赶紧去准备第二场。

    但是没想到,那一边一直不说话的龙城出来了,一巴掌拍在了导演的肩膀上,冷声道:

    “第二场,多ng几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