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18章她需要时间

时间:2018-04-04作者:柳赋雨

    看完了剧本,糨糊趁机道:“拔拔,吃完了饭再回家吧。”

    龙城一听就不高兴了,可脸都还没来得及黑,糨糊就可怜巴巴地道:“我要和拔拔一起吃饭。”

    连羲皖顺势把糨糊给抱住了,宠溺道:“好,拔拔陪你吃饭。”

    吃完了饭,连羲皖回家了,临走时,还朝江梦娴做了个打游戏的手势。

    等晚上糨糊早早地睡了美容觉之后,江梦娴就抱着电脑去书房,登录了《剑侠江湖》。

    今天《剑侠江湖》里异常热闹,在线游戏数量是平时的两三倍,当然是因为羲小凤复出的事情。

    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这一段时间诈尸出来的竟然是真的羲小凤!

    一进游戏,到处都在刷羲小凤,看得出来,粉丝们十分高兴,都期待着他的新作品。

    这才一天的时间,羲小凤诈尸复出的事情似乎就传遍了整个地球,就算不是影迷也知道。

    今天接连放出了羲小凤代言k,《国宝行动》要上映的消息,不仅是k和《国宝行动》发行方的股票涨了,连《剑侠江湖》游戏公司和连雪篙的小丸子科技也涨了不少。

    韩梅梅公司出的专访才发售半天就已经断货了,一度一书难求。

    真正全民喜迎羲小凤诈尸复出,他装死的事儿似乎没人提了。

    进了游戏,也遍地是粉丝在召唤大神。

    千呼万唤之中,惊凤大神出现了,化作一条彩虹从天边一掠而过,震惊了万千粉丝和游戏玩家。

    到了他们的日常聚集地,人都来齐了。

    连雪篙和龙戒这一对夫夫是必须有的,姜苗苗和秦扇也来了,龙城唐尼江梦娴一家三口,连羲皖带着连小球也出现了。

    有龙城爸爸在,大家都不敢说话,唯独连羲皖敢和他说话:“哇,岳父大人,晚上好啊。”

    龙城从来不说话,大家默默地组队,默默地进了游戏,默默地打怪。

    但是游戏群里,却开着语言聊得火热。

    “我的天,果然是祖师爷啊,好厉害啊,我想抱大腿,我不管,祖师爷大腿是我的!”连雪篙已经从他叔的脑残粉,变成了龙城的脑残粉了。

    “江小梦,你爸这么厉害,你怎么就这么蠢呢?你要是有你爸的一半英明神武就好了!”

    江梦娴没有说话,藏在龙城身后,躺着也能通关。

    连羲皖则是一直和龙城并肩而战。

    但是龙城可能想不到,此时此刻,连羲皖正在和江梦娴打电话。

    他整天,线上线下随时盯着,打个电话还要窃听,连羲皖想和江梦娴单独相处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把他引开了,还有保镖盯着。

    但是打游戏这会儿,是个绝好的机会。

    连羲皖的书房里,连羲皖把二宝连接上了电脑,二宝操纵着惊凤的号正在努力打怪,他则是躺一边给江梦娴打电话。

    唯独这个时候,龙城不会来打扰他们。

    他眼皮子底下,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连羲皖拿着电话,起身推开了窗,看向了2号别墅的地方,江梦娴的书房还亮着灯。

    他眼里倒映着那片柔和的光,瞳孔里满是柔情。

    “梦娴,我不想给你压力,你只需要顺应你的内心,慢慢地接受一切……就好。”

    连羲皖的声音,如同甘甜的清泉流淌在江梦娴的心田里,醉入灵魂,她带着耳机和他讲电话,分个心玩电脑。

    “其实……你人不错,很坦诚,也十分符合我心目中的完美伴侣形象,但是……”

    “我能很快接受我有一个孩子的事实,但若是让我接受一个丈夫,我真的需要时间。”

    “两个人结合,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连羲皖也知道,并未逼她。

    “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就好……”

    他想起了尧龙山上,他们曾经见过的高僧。

    他真是完美的预言了他们的今天,也指引了他未来的方向。

    命定的恩债,总是要还的。

    命定的别离,总是会来的。

    一切,都是命,顺其自然,是自己终究是自己的,别人夺不走!

    “你早点睡吧,我这两天比较忙,糨糊就拜托你了,我明天午饭之后抽空过来指导一下糨糊。”

    ……

    第二天,连羲皖下午就过来了,指导了糨糊一下午。

    糨糊学得认真极了,因为还太小,没有接受过正式的训练,各方面都比较生涩,都是跟着电视学。

    以前连羲皖在家,偶尔心情好的时候唱两嗓子,糨糊就在屁股后面粘着,也跟着咿咿呀呀地唱两嗓子,还学得有模有样的。

    连羲皖耐心地教她怎么看镜头,怎么走位,怎么找角度,她都听得十分仔细。

    接连几天培训下来,糨糊信心满满,觉得自己已经能出道了,开始收拾包袱,要去剧组了。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保姆把去剧组要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虽然只有两场戏,还是后面硬加的,可为了力求完美,还是要去影视城实地拍摄,所以准备的东西还是有点多,出去拍戏,顺便玩一玩,看看糨糊心心念念的大穷猫,还是得三四天。

    闺女第一次拍戏,江梦娴自然是要跟着,龙城更是不放心,得亲自去剧组,还有糨糊爸,也要现场指导。

    江梦娴收拾完了糨糊要用的生活用品之后,一回头,发现她在认真地给狗梳小辫子。

    长毛的萨摩耶和大泰迪被她扎了一脑袋的辫子,就连毛不长的哈士奇,都被她强行梳出了一波小鞭子。

    可怜的裁决,一脑袋的小辫子,耳朵上还扎了两朵小红花。

    江梦娴拿出手机,照裁决的蠢样,照完了裁决,再照照自家可爱的小宝宝。

    她一边拍一边问:“糨糊小宝贝,怎么给狗狗扎了这么多小辫子啊?”

    糨糊忙得抬头的时间都没有:“我要走了,以后都不能给抖抖扎小辫儿了,我要一晚上扎个够。”

    江梦娴皱皱眉头。

    ……这是个什么逻辑?

    两岁小孩儿的逻辑,她怎么能懂呢?

    兴许在她看来,给狗爸爸外公扎小辫子是一件有益于身心的娱乐活动?现在要走了,得一晚上扎个够?

    可糨糊马上又说:“我走了,抖抖就没人扎小辫儿了,它们会不高兴的。”

    呵呵,扎了小辫儿人家才不开心呢!

    \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