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09章球儿的负罪感

时间:2018-04-01作者:柳赋雨

    今天江梦娴一回来,就看见了球儿,高兴道:“球球,你来了。”

    “恩。”他看了江梦娴一眼就出了门。

    “球儿,你去哪儿?马上吃饭了,不吃个饭再走吗?”江梦娴忙挽留他。

    “不想吃。”

    球球冷漠至极,冷冰冰地回话了,头也不回的回了8号别墅,开门进去,再也不出来。

    相比那冷冰冰的球球,连羲皖就热情多了,帮忙把江梦娴抓的鸡鸭鹅搬进后院养起来,再把摘的新鲜水果也搬进厨房,忙完了就坐他们家客厅休息,还抱着糨糊和唐尼闲聊。

    龙城真是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赖着不走想蹭饭,一点都不会看主人家的脸色。

    连糨糊都看不下去了,天真无邪地问:“拔拔,你是不是想在外公家蹭饭?”

    “你看,外公都生气了!”

    连羲皖抱着糨糊,蹭蹭她的额头,道:“傻孩子,拔拔是麻麻的老公,拔拔在麻麻家吃饭,怎么能算是蹭饭呢!”

    那话里,怎么听都有一股浓浓的得意。

    “瞎说!”江梦娴脸红了红。

    而龙城则是吹胡子瞪眼的。

    唐尼忍不住笑了笑。

    龙城还真是不待见连羲皖啊!

    眼看着饭要上桌了,江梦娴看了一眼玩在一起糨糊和连羲皖,又看了看8号别墅。

    连羲皖和糨糊都过来了,球球却没过来,他一个人在家吃饭,怎么看都有点冷清。

    可是她想起了连小球对待自己那冷冰冰的态度,江梦娴有点丧气,咬咬嘴唇,问道:“糨糊爸,以前球儿是不是很讨厌我?”

    连羲皖正被糨糊抓住扎小辫子,抽空笑道:“怎么会呢?他以前可喜欢你了!比喜欢我还喜欢你呢!”

    可江梦娴似乎不这么觉得。

    连小球对她很冷淡啊,平时她主动和他说话,他也爱答不理的,也很少过来玩,也很少回家。

    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小少年。

    江梦娴打电话去了8号别墅,不见球儿接电话,她赶紧去了8号别墅看看,未免球球不愿意,她还把糨糊带上。

    她来过这儿,知道球球的房间在哪儿,便自己找了进去,球球关着门,糨糊敲了两下门。

    “哥哥,出来次饭啦!”

    “你怎么回来了?”

    门里传来声音,连小球一会儿就开了门,却没想到,看见了门外的江梦娴,整个人楞了。

    江梦娴热情地道:“球儿,你怎么不来我家吃饭啊,你舅舅和糨糊都来我们家了,你也来吧!”

    连小球冷着脸:“不想来。”

    他想关门,可是糨糊已经‘滋溜’一声溜进去了,江梦娴也跟着她进了球儿的房间看看。

    连小球的房间似乎比一般的小正太的房间更为成熟一点,色调是简洁的黑白色,他的房间很大,配套也十分完美,除了必要的书房衣帽间之外,还有自己的健身房和阳台游泳池,书房里还摆了比特币的挖矿机,雪球从狗窝里出来,摇头摆尾地看着江梦娴。

    雪球是连小逑的狗,跟着她去了城外的农场住了一晚上,今天一回来,别的狗子都去2号别墅吃饭了,雪球却眼巴巴地回来找连小球了。

    “球儿,这就是你的房间啊,真漂亮。”江梦娴赞叹了两声。

    连小球冷着脸:“看够了就出去。”

    真是个冷冰冰的小少年啊!

    江梦娴也觉得,人家毕竟是大孩子了,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了,自己跑进来看来看去的也不好,可是却眼尖地看见了球儿的书桌上,放着许多相框。

    照片里,有他自己的单人照,还有他和糨糊,和连羲皖,和他父母的合影,还有许多他和江梦娴的合影。

    “球儿,这里有我的照片啊!”

    江梦娴惊喜地拿起了一个相框来,看见了当年的自己,穿着帝都大学的校服,怀里劝着同样穿着校服的球球。

    还有她和球球穿着亲子睡衣的照片。

    照片里的球球笑得可好看了。

    看得出来,他们以前的关系是很好的啊,怎么现在他忽然就冷淡起来了呢?

    球球冷着脸,再一次下逐客令:“看够了就出去!”

    糨糊不满地撅着嘴儿:“哥哥好凶。”

    江梦娴悻悻地放下了相框,又一次邀请球球:“球儿,来我家吃饭啊,我们去农场带了好多好吃的回来哦!”

    球儿别过脸去:“没兴趣。”

    真是个冷冰冰的小少年。

    江梦娴没有继续逼他,而是对糨糊道:“乖宝宝,你先和哥哥玩会儿,麻麻先回去了,一会儿记得带哥哥过来吃饭哦。”

    糨糊一口答应了:“好。”

    江梦娴先走了。

    等他走了,球球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对着书桌上,刚才江梦娴看过的照片发呆。

    这些年,他一直住在帝都大学,再很少回家了。

    这个家,让他充满了罪恶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连羲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糨糊,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江梦娴。

    当年,是他的妈妈连羲晚出手,才让鬼狼带走了江梦娴。

    那一天,他几乎失去了自己珍视的所有东西。

    她失去了两个妈妈,也失去了两个妹妹……

    连羲皖和江梦娴依旧对他视如己出,可他们越是对他好,越是在无形之中加深了他的罪恶感。

    他一夜之间长大,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了。

    “哥哥……”

    糨糊撅着嘴儿过来了,牵着小狗,攥着球球的衣服,可怜巴巴:“麻麻让我带你去吃饭……”

    连小球从发呆之中回神,心里十分沉重,抱了抱糨糊,低声道:“乖,你等等哥哥,哥哥换身衣服就来。”

    糨糊笑了笑:“好!”

    一会儿时间,江梦娴便看见连小球牵着糨糊过来了。

    球球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凝重和成熟,像个小大人一样,想的可多了,江梦娴也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自己很冷淡。

    当年的事情,她真的不怪任何人,不怪连羲晚,也不怪球球,也不怪……司天祁。

    只怪这命运太冷酷。

    可如今,她已经得到了自己失去的一切,已经足够了,足够了……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