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05章红枣养生

时间:2018-03-31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遛着裁决父子仨,颇有压力,这仨天天在家拆家,太闹腾了,简直地狱三头犬。

    这明明是连雪篙的狗,寄养在连羲皖家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把她给赖上了。

    大概在这傻狗眼里,她和连羲皖还是一家的,住哪儿都是住,可明显,江梦娴这儿的伙食待遇好一点,还有别墅。

    反观连羲皖遛着的泡泡和雪球就乖得多了。

    狗还是别家的好。

    这几只狗都是pourl的签约狗模,随时香香乖乖的,看得出来,连羲皖把他们都照顾得非常好。

    因为这是她的狗,他一直悉心照顾着,她的一切,他都照料得非常好,就连她种在花园里的丝瓜,他都让人好生侍弄着。

    两人遛狗遛出了小区,在附近走一圈,走到了一个小公园,一路上,两人一直聊着孩子,聊着工作,把狗都丢给了保镖遛。

    黑八和黑七遛着狗,拎着铲屎袋,沉默地跟在后面,尽量降低自己和狗的存在感。

    那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我把糨糊才带回来的时候,她身体很不好,才5斤不到,瘦成猴子了,三天两头地生病,一岁以前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我找到她的时候,是一个废弃的医院,那个国家一直在打仗,医院大院里都是草草掩埋的死人,我抱着糨糊到处找医院,可到处都在打仗,医院都没空位了,我辗转带着她去了相对安定的国家送进了医院。”

    “她在医院,每晚上都哭,但是只要我去了,她就不哭了,我只好每晚都去医院陪她,所以她特别亲我。”

    “球儿也是我养大的,可是那个时候我太忙了,实在是没时间陪他,现在球儿都不理我了。”

    “糨糊从小就亲人,而且有上进心,随了你。”

    连羲皖回忆着那段艰苦绝望的岁月,他们一行人风尘仆仆,远道而来,孤立无援,江梦娴死了,他抱着自己脆弱无比的女儿到处求医。

    瘫痪的交通,战乱的国度,和怀中哭得嘶哑的女儿,以及那变成一锅汤的妻子,无时无刻无不是在折磨着他的神经,整个人随时处于崩溃的边缘。

    若不是怀中那个坚强的肉团还传递着微微的温度,连羲皖觉得自己会崩溃。

    可现在,一切都好了,糨糊健健康康地活着,江梦娴也回来,虽然,她已经忘记了他,可他会等的,一直等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江梦娴听着连羲皖讲,一直没说话。

    连羲皖又讲起他们的曾经,讲着糨糊名字的来历。

    “糨糊的名字,选了你和我的姓氏,我们算了预产期,为她选了名字,‘芙’是你选的。”

    江梦娴直到现在还无法接受,司天祁居然是个臭名昭著的杀手,还是国际通缉犯。

    也不敢相信,当年他居然做出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她的糨糊现在很健康,是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却没想到,她的身世居然如此坎坷。

    两人说着话,到了一家便利店前,连羲皖上前,看了看,道:“来两份红枣冰激凌。”

    还一边对江梦娴道:“你的最爱。”

    江梦娴好奇地看了一眼,很快,连羲皖把红枣冰激凌送到了她手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她正要掀开口罩吃一口,卖冰激凌的小哥哥忽然道:“先生,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连羲皖一边拿用手机扫码支付,一边抬眼笑着问道:“像谁?”

    售货小哥哥一脸痴迷:“男神羲小凤啊!”

    江梦娴不禁笑了。

    这就是羲小凤啊!

    谁知道,一谈到自己的男神羲小凤,那小哥哥转而便就是一脸神伤:“可惜啊,天妒英才,他都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要是他还在就好了。”

    连羲皖付完了钱,拿上了冰激凌走开了,江梦娴趁机对他道:“你看你看,这么多盼着你复出呢!”

    连羲皖摇摇头。

    两人找了个偏僻点的角落摘下口罩吃冰激凌,连羲皖吃着冰激凌,道:“你以前身体不好,为了怀糨糊,一直在保养身体,你以前很少吃冰激凌的,可你又想吃,所以每次都吃红枣冰激凌。”

    江梦娴吃了一半,甜滋滋地,可是她身体不太好,不敢多吃冰的,吃了几大口就全部喂狗了。

    她擦擦嘴,才问:“为什么?”

    连羲皖笑了笑:“因为红枣养生啊!”

    江梦娴楞了一下……吃冰的不好,加一点能养生的红枣就不伤身了。

    这逻辑……

    江梦娴低头揣摩着其中逻辑,连羲皖一边吃冰激凌,一边偷看她。

    她还是没变。

    吃完了冰激凌,裁决乖巧地把狗头放在连羲皖的膝盖上,它难得乖巧,连羲皖介绍着裁决的来头:“这是雪糕的狗,他要创业,狗一个人在家无聊,就放到了咱家来了,它小时候被逑儿打断过腿,你看你看,现在走路还有点跛。”

    “你看泡泡这么大一只,可是它胆子特别小,平时都不敢出门的。”

    “雪球最乖了,是家里的大姐大。”

    ……

    连羲皖就和江梦娴聊聊狗,聊聊庄园,他知道,她把什么都忘记了,可是他有足够的耐心,也给她时间,她能接受他的。

    江梦娴摸着狗,听连羲皖用他那清泉一般温润绅士的嗓音介绍,好听得像是做梦一样。

    吃完了冰激凌,天色已晚,江梦娴准备回家了,两人带上口罩,准备回家。

    这附近是富人区,相对比较安静,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在路边,遛着狗,踩着路灯的昏黄灯光,仿佛回到了那些年。

    走过了一户人家,那豪宅外面的长椅上,蜷缩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拎着一个工作包,手里还捏着一叠保险宣传单,看那廉价又起皱的西装,大概是个卖保险的。

    那人仿佛是累得睡着了,看起来四十几岁了,眼角挤满了风霜和皱纹。

    路过他的时候,调皮的裁决冲上去闻闻,一嘴叼走了他手里攥着的保险宣传单子,将男人给惊醒了。

    江梦娴扬起巴掌,作势要打狗:“不许拿人家的东西,还回去!打你哦!打你哦!”

    连羲皖道:“算了算了,这是保险广告传单,拿了就拿了吧。”

    两人牵着狗慢慢地走了。

    那长椅上的男人猛然睁开了眼,看着那离开的一行人,低声唤道:“梦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