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70章为什么骗我!

时间:2018-03-21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皱皱眉头,一下就听出了那语气里的疏离。

    一定是龙城那老精在背后说他坏话了!

    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形象不太好,她嫌弃了。

    他回答:“羲小凤只是我的艺名而已,我真名叫连羲皖。”

    “哦……连先生。”江梦娴不咸不淡地回应了。

    连羲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冷漠,可是能和她这么说话,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做梦一样美好。

    他已经十分知足了。

    连羲皖顿了顿,从自己带过来的东西都放在了江梦娴的面前,是一个文件袋密封好的一些文字资料。????“这些东西是要给龙城先生的。”

    他又拿出另一个密封的文件袋,道:“这是给你的。”

    江梦娴接过了文件袋,十分警惕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连羲皖却已经起身了,神秘地回答:“你看了就知道了,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他大步往外走去,临走前还撸了一把糨糊的小脑袋,道:“宝宝,记得早点回家。”

    糨糊早把江梦娴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回道:“好勒!”

    她不准备走了,准备在这儿蹭个晚饭再回家,裁决瞅着空,穿着两双小鞋跑得飞快,跟在连羲皖屁股后面回家了。

    而江梦娴,则是打开了那个给自己的文件袋,见里面是一大叠照片和文件之类的东西。

    首先,是一个身份证,她江梦娴的身份证?!

    拿证时间显示是在8年前,她18岁,今年应该26岁,地址居然就是尚品帝宫8号别墅!

    她在那里,住过?

    而第二个证件,居然是一个华国的结婚证……

    夜深了,龙城和唐尼才回家。

    此刻的龙城,浑身似乎有一阵血腥味。

    他的身影隐在黑暗之中,仿佛一只猎杀之后正在稍作喘息的黑色巨龙,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到家的时候,他睁开了眼下车,看见了那栋还亮着灯的家,冷酷的神情才慢慢地有所软和。

    小洛,我替你报仇了。

    今后,梦娴就交给我吧。

    ……

    龙城回到家,看见江梦娴的卧室还亮着灯,他敲敲门进去了。

    “梦娴,怎么还没睡啊?”

    房间里,江梦娴似乎才哭过,眼眶红红的,坐在梳妆台前,回头看了看龙城,声音有些哽咽:“爸爸,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跟我说?”

    龙城感到不妙,果然看见梳妆台上,摆着好多照片,都是江梦娴和连羲皖以前拍的各种合照。

    有他们在张家公馆的合影,有影视城的,有出去吃饭的,还有和球球一家三口的合影,还有她的身份证,以及和连羲皖的结婚证。

    龙城走过去,看了一下他们的结婚证。

    华国法律女十八岁男二十岁即可结婚,他们结婚的时候江梦娴才十八岁,头发乱糟糟的,脸色苍白、失魂落魄,整个人毫无光彩。

    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吧……被人卖了8万块,并且和连羲皖结了婚。

    br />

    可是第二张照片里,她仿佛是一夜之间蜕变了,面色红润,妆容精致,气质高雅,穿着一身华丽精致的晚礼服,带着那枚血红色的至尊戒指,站在旋转楼梯上回眸,精美的五官仿佛一个仙女。

    第三张,是他们去赏雪的照片,一男一女踏雪寻梅,两串脚印缠缠绕绕。

    照片里,还有他着戏服款款唱曲,她在一边动情聆听的,也有他们手牵手,走遍全世界山河的剪影……

    连羲皖把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全部做成了照片妥善保存着,现在她把照片连同身份证和结婚证送了过来,而江梦娴已经从这些照片里知道了过去的一切。

    “爸爸……我就是糨糊的妈妈,对不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梦娴那还上着药的脸,被泪水冲刷着,她不知道哭了多少,脸上的药都被冲刷得干净了,龙城赶紧为她擦擦脸。

    “宝宝别哭,是我不对……是我不对的、不要哭的,哭坏了眼睛就不好了。”龙城有些慌张,他忘不了她的那双被折磨得失明的眼睛,这双眼睛只是人工合成的,同以前的眼睛一样脆弱。

    可江梦娴还是忍不住的抽噎。

    这让她如何接受?

    她竟然就是连羲皖的原配老婆,糨糊的妈妈?她还有孩子,有老公?

    “爸爸……当年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骗我?”

    她知道他瞒着她,或许是为了她好,可是她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力!

    新闻上不是说,两尸三命吗?

    为什么,糨糊还活着,连羲皖还活着,她也活着,却一直生活在遥远的非洲?身边一直以为的丈夫竟然是司天祁?

    到底发生了什么?

    龙城捧着江梦娴忽然憔悴的脸蛋看着,眼里只有伤痛,他低声道:“孩子,有些事情,永远不要想起对你更好。”

    可江梦娴还是一直哭,“爸爸,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龙城知道瞒不下去了,他把他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年,我才17岁,我遇上了你的妈妈,她跟我一样,也17岁……”

    “……后来,你被金凯找到了,金凯以为你是他的女儿,他把你卖给了连羲皖。”

    “司天祁,是连羲皖父亲的私生子,一心想报复他们连家,他把怀孕的你抓走了,做了一场局让连羲皖相信你死了。”

    江梦娴听完一切,怔怔地看着龙城,眼眶里泪水颤抖,又有两颗泪水顺着脸颊滚了下来……

    因为江梦娴情绪激动,一直止不住地哭泣,才做完手术没多久的嗓子又变得沙哑,被龙城连夜送到了医院检查,凌晨才回了家,在房间里熏了安眠的香氛才勉强睡着了。

    可就算是安眠的香氛,她还是一直做噩梦,一直以来,梦中一直会出现的那个、没有脸的男人也终于有了脸。

    连羲皖牵着狗在沙滩上奔跑着,牵着的狗,是裁决……

    她忽然想起了姜苗苗那位因为老婆死而哭坏了嗓子的朋友,以及那天去喉科医院看见了那个带着口罩的白发男人……那就是连羲皖吧。

    他给的照片里,有一张,他穿着戏服的照片。

    他就是姜苗苗那个哭坏嗓子的朋友吧……

    他是因为自己的离去了,而哭坏了嗓子、白了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