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69章刷层绿漆先

时间:2018-03-21作者:柳赋雨

    他满头的白发藏在了无菌帽子下面,口罩遮住了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来。

    他一身白大褂背对着众人,看着病患资料上那个名叫‘露西沃尔门’的女孩儿的照片发呆。

    她的脸和半个身体几乎都腐烂了,有详细的照片,可依旧能看见那半张完好的脸,就是他印象之中的模样。

    医院要了解伤疤的由来才好下手,资料里有一张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江梦娴半个身体都溃烂的照片,照片里的她浑身是血,仿佛一摊腐臭的烂肉。

    眼角膜感染导致失明……

    虎林拉烈性病菌侵蚀身体而造成了大面积溃烂……

    连羲皖把病例合上了,出了办公室,在门外靠墙站了一会儿。

    他垂下头,咬住了牙,任凭自己的泪往下掉,一颗一颗如同雨点般打在地板上。????他高大的身躯颤抖着,悔恨交织,惊喜与伤痛并存。

    这不是做梦!

    他的小鸡儿,还活着,还活着……

    为什么,当初他不多追几天,兴许就能追回她了!

    为什么被鬼狼如此拙劣的布局给套进去了!

    为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连羲皖才回了病房,依旧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和口罩,同其他的医生一起凑上去看江梦娴的情况。

    经过了第一期的激光祛疤治疗之后,加上利用各种药物内外辅助,她的脸恢复得不错,伤疤已经淡了好多,皮肤也逐渐地回复了平坦。

    可脸上还是大面积的淡淡的痕迹,可尽管如此,江梦娴已经十分满足了,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看来看去,十分高兴。

    她似乎感觉到一双灼热的眼正看着自己,抬头看向了人群之中,却只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离去的人……

    龙城也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立马又和医生沟通了下一阶段的治疗。

    这次是由最高级别的院长对江梦娴的脸进行治疗。

    第二阶段,要对脸上的伤痕进行彻底抹除,这期间要辅助用一些淡化疤痕的药物,还要内服一些药物来调理身体。

    现在的技术已经比过去先进了不知道多少,恢复她的容貌,只是时间问题,面部僵硬的问题也能得到很大程度上的减小。

    龙城喜出望外,果然是来对地方了。

    商量好了手术时间,和这段时间的注意事项之后,龙城就离开了,还把医生给的注意事项的单子稳妥地踹在兜里,以后,坚决按照这上面的执行。

    绝对要养好女儿的脸!

    院长看着龙城一行人离开之后,才走出了办公室,七弯八拐地进了另外一间隐蔽的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一个白发的男人坐在了办公桌上。

    眼前的男人就是这家整容医院幕后老板连羲皖。

    “老板,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连羲皖静默了许久,久到院长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才听见他道:“给我预约个时间,我想把头发染白一下。”

    他这才看见连羲皖正拿着一面小镜子照自己的脸,他抹了一把自己这霜白的头,再看了看自己眼角的细纹,和这黑粗的皮肤。

    “再给我尽快预约一个时间出来,做一下我的脸,白一下,嫩一下,去一下皱纹。”

    自从江梦娴走了之后,他退出娱乐圈了,也没精力打理自己这张脸了,加上一夜白发之后,整个人似乎老了几十岁

    丑……

    老……

    怪不得老丈人见了自己一脸嫌弃。

    看那老丈人,都要成精了,四十几岁了,还跟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似的鲜嫩,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赶上那个程度。

    那院长一脸震惊……没听错吧!老板要准备整容变年轻了!!

    这简直就是奇闻啊!

    既然是老板要整,院长自然是安排最好的团队来为他量身定做一套速效减龄套餐,务必给这位老黄瓜刷上一套完美的绿漆。

    连羲皖从整容医院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刚才院长和最好的团队为他面诊,连夜制定手术方案,花费了一点时间。

    他的头发要染染,皱纹要去,皮肤要嫩一嫩,幸好这些年他还保持着健身,身材还过得去……

    回家路上,他已经得知了金凯失踪的消息。

    果然,龙城出手是非常非常快的。

    既然是龙城出手,那金凯的下场一定是惨到了一个极点的。

    所以……现在龙城一定不在家!!

    连羲皖赶紧让司机赶回家,见糨糊不在家,打个电话过去问,果然,龙城和唐尼都不在家,但是江梦娴在家,糨糊又跑过去玩了!

    连羲皖抹了把发胶把头发打理了一下,然后拿了点东西就出门了,赶紧去了2号,敲了门。

    是跟随着糨糊的保姆开了门,连羲皖深呼吸了一口,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了客厅,见江梦娴正在和糨糊在客厅玩狗,他们给裁决穿了条风骚无比的裤衩,裁决捂着脸,不敢见人。

    江梦娴复诊完毕,可还是带着口罩,脸上还有药,不能碰。

    连羲皖在江梦娴面前首次摘掉了口罩,露出了自己如今的脸,出门之前还特地抹了点水,希望能有点改善作用。

    他们家的家庭家庭影院里正在放不知道哪儿找来的苦情电视剧,江梦娴一边玩狗一边看剧,津津有味,忽然看见连羲皖进来了,她吓了一跳,看了好几遍,才震惊道:“咦?你不是羲小凤吗?”

    她吓得站了起来:“你……你是糨糊的爸爸?你不是死了吗?”

    糨糊的爸爸也是这么一头白发,她没认错的。

    大白天见鬼了?

    连羲皖走来,带着笑,眼里全是江梦娴的模样。

    这不是梦,他的小鸡儿,就活生生地站在他的眼前。

    他笑着回答“只是出了点意外而已,我就退出娱乐圈了,什么死不死,都是媒体瞎写的。”

    江梦娴一脸疑惑,可还是把连羲皖请进来客厅坐下,把家庭影院又换成了电视,把灯开了,让保姆泡点茶出来待客。

    她惊疑未定地看着连羲皖,还是觉得这事情太玄幻了。

    已经死了三年的人怎么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呢?

    不是陪怀孕的情妇去商场买奶粉,偶遇原配,而被原配推下楼被粉丝踩踏死掉了吗?

    这么说,这渣男没死,他老婆死了?

    想到这儿,江梦娴的态度都变得高冷了,若不是看在他是糨糊的拔拔,她还保持着最后的一点好感,她就赶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江梦娴对自己的态度十分冷漠,她默默地倒了一杯茶给连羲皖,才问道:“不知道羲先生登门拜访,有何要事?”

    这态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