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59章丑八怪

时间:2018-03-19作者:柳赋雨

    金绣凑上去,故意在姜苗苗耳边挑衅道:“怎么不带你老公回来看看了?你老公肯定特别想我这个妈吧……”

    她故意吐着暧昧的字眼,用一个暧昧的语调,试图激怒姜苗苗。

    姜苗苗和秦扇结婚的时候,象征性地请了几桌姜家人,没想到,这骚狐狸竟然趁着秦扇多喝了几杯喜酒,趁机把姜苗苗给引开,自己睡在他们的婚床上。

    被识破之后,这骚狐狸竟然假惺惺地倒打一耙,说秦扇趁机想非礼她。

    姜苗苗不想让自己的婚礼闹得很难看当时就忍下来了,但是从此就彻底不回姜家了。

    此刻,她也心如止水了,让店员赶人,不想和她说半句话。

    一计不成,金绣又生一计,她眼睛一瞧,就看见了姜苗苗对面的江梦娴。

    只见江梦娴低着头,带着厚厚的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对眼睛,那眼睛周围,有蜈蚣一般的伤疤盘桓着。

    她忽然就上前,把江梦娴的口罩给扯了下来,看见了一张几乎看不见白肉的脸,都是难看的红色疤痕。

    金绣看见那张脸,弯腰大笑:“这丑八怪的脸怎么长成这样,像腊肠似的!”

    刚才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江梦娴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口罩就被人给撤掉了,她也听见了那三个字——丑八怪!

    她怔怔地看着金绣那得意的嘴脸,她才三十出头,保养得十分好,皮肤吹弹可破,十分漂亮,和她对面的江梦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丑八怪……

    江梦娴的身体不可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忙用口罩捂住了脸,回神却看见所有人都在看她的脸,似乎都在笑她。

    长得像腊肠似的丑八怪……她是个长得像腊肠的丑八怪!

    刚才还努力克制的姜苗苗忽然像个小兽一样就朝金绣扑了上去:“我草你妈!你才丑八怪,你全家都是丑八怪!”

    一杯咖啡泼金绣一脸,她才做好的指甲锋利无比,使劲儿地往金绣脸上挠。

    “丑八怪,丑八怪,你才是丑八怪!”

    两个女人地上就这么扭打起来了,金绣的保镖和猫咪咖啡厅里的店员打成一团,把顾客都吓跑了。

    场面彻底混乱,江梦娴的身体无可控制地颤抖着,脑子里只有那几个字在环绕着:丑八怪,她是丑八怪!

    她一转身,就被一双大手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好了,乖,不哭不哭,哭坏嗓子就不好,咱们回家,回家……”

    唐尼看了一眼混乱的咖啡厅,忙带着江梦娴回家了。

    车上,江梦娴一直在落泪,却还是忍住不哭。

    哭的话,会坏嗓子。

    唐尼一直安慰她:“不怕不怕,咱家的乖宝宝,是天下的最美的。”

    可江梦娴似乎知道,自己的脸治好的概率不是特别大。

    她浑身大面积的伤疤,怎么治……

    到家之后,江梦娴就一直没说话,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唐尼十分心疼,一直陪着她。

    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脸啊……

    唐尼让三宝在她的卧室里放了安神的熏香,江梦娴很快就睡着了,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泪。

    唐尼温柔地看着她,替她擦擦脸上的泪。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再伤害她!

    他离开了江梦娴的卧室,出卧室的时候,整个人面色一冷……

    猫咪咖啡厅里,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个人终于被分开了。

    姜苗苗还像个小兽一样又骂又叫,被保镖抓了回来,又在踢蹬着。

    金绣摸着自己被挠花的脸,一照镜子,发现自己脸成了这个模样,将镜子一摔,大骂道:“你给我等着!等着!”

    她回到了家,哭唧唧地找到了姜父,哭诉自己如何如何无辜,明明是上门找姜苗苗玩,结果被对方无缘无故地挠花了脸。

    姜父得知,大怒,风风火火地赶往了尚品帝宫要为自己的小老婆讨回公道!

    尚品帝宫之中,姜苗苗一回来就赶紧上门找唐尼道歉。

    江梦娴在睡觉,只有唐尼在。

    说起咖啡厅里的事情,唐尼只是笑笑:“没事的,露西她肚量很大,再说,该道歉的也不是你。”

    姜苗苗知道马上姜父要上门来讨说法了,他眼里只有那个狐狸精。

    她一狠心一咬牙,道:“我已经跟我爸摊牌,彻底断绝来往了,他怎样,与我无关了!唐尼哥哥,你爱咋咋的!”

    金绣那骚狐狸,这次是自己往枪口上撞,也由不得她了。

    沃尔门家族是什么来头?姜苗苗很清楚,她如今不仅是秦扇的妻子,也是秦家主母,对于全球的实力划分也是十分清楚的。

    这个沃尔门家族……

    唐尼依旧笑得温柔,点头道。

    “好。”

    姜苗苗顺便把他们要的一对狗子都带过来了。

    姜苗苗走了不久,小糨糊就来了,道:“唐尼叔叔,我听干妈说,小姐姐的病犯了,我来给她跳个舞。”

    “我们家祖传的小熊舞,包治百病哦!”

    小糨糊还把小熊衣服都拿过来了,眼巴巴地看着他。

    唐尼忍不住掐掐她的小脸蛋,道:“小姐姐在睡觉呢!等她睡醒了你再跳,好不好?”

    小糨糊道:“好,我正好可以排练排练,排练好了效果更好。”

    唐尼在书房里忙碌,看见小糨糊十分认真地在客厅里排练她们家祖传的小熊舞,要等江梦娴睡醒了跳给她看看。

    今天的帝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龙隐死了,龙城回来了,但是龙家似乎并不承认,都说他是骗子。

    另外,姜家的人果然风风火火地打上门了。

    四年前,秦扇是当红影帝,他们巴结他。

    可如今,他就是无戏可拍的过气男星!

    他们无所畏惧。

    姜父也觉得秦扇过分了,他怎么说也是他的岳父,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也就算了,还想睡他老婆?

    当初金绣看上了他的房子,想买下来,可没想到,被他严厉拒绝了。

    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么个岳父!

    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姜苗苗也气鼓鼓地在家里等着。

    她脸被挠花了,贴了好几个创口贴,打定了主意今天要和姜父摊牌了。

    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断绝关系!

    秦扇往她脸上贴创口贴,还一边埋怨道:“你说你,打什么架,打架这种事情是你能干的吗?打到手我心疼……”

    姜苗苗今天像吃炸药了,可娃娃脸凶起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我他妈受够了!”

    “什么姜家,我去他妈!”

    “以后跟我再没关系了!”

    “这四年我受够了!受够了!”

    该做的她都做了,姜家这次真是自己作死!

    很快姜父上门了,还带着脸都被打肿的金绣,却不知道,一场灾难等待着他们。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