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36章昏迷

时间:2018-03-12作者:柳赋雨

    龙城一拳又一拳地锤着墙,发出低沉的呜咽,哭得毫无形象可言。

    整整十几个小时,楚晓轩看见他一直守在手术室外,没有休息,没有进食,一直对着墙默默流泪。

    终于,急救室的灯熄灭了,医生开门走了出来,龙城应声而动,飞快上前问:“怎么样了?”

    医生颇为疲惫,道:“患者已深度感染虎林拉,多个器官衰竭,经过抢救器官已恢复功能,已经用了特效药,接下来两天如果能醒来,她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不能醒来……”

    龙城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本以为已经流干的泪再度落下。

    “还是太迟了吗……”

    如果能早一点……把握是不是能更大?

    为何,不能早一点?

    老天,这是你故意的吗?

    龙城抬头,看着窗外的天,非洲的天,最近一直雾蒙蒙的的,沉甸甸地似乎随时能够压下来。

    命运为何要如此残酷,二十七年后,他得知了当初的真相,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活在这世上,可却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冷酷无情!

    世人若不能为屠夫,便只能为蝼蚁,他曾经只是一个蝼蚁,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他拼命地想要强大,想把命运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可却连自己的女儿的命都救不了。

    他曾经为龙城之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握着龙家的经济,却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活在这世上,她甚至吃不饱穿不暖,饱受欺凌。

    命运,为何如此弄人?

    为何要让他们父女俩的命运阴差阳错……

    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江梦娴还是没有醒来。

    病房外的天空,黑了又亮,床上的人还是没动静,她安静地睡着,身上的溃烂已经控制住,特效药已经开始起作用,可她还是没有半点醒来的征兆。

    她的心跳很平稳,也很微弱,随时都可能停止。

    她的脸大部分溃烂严重,头皮溃烂,头发都掉光了,就算救好了,也将终身留疤。

    龙城一整夜都坐在病床前,不敢合眼,怕自己若是睡着,醒来看见的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他想就这么守着她,守着自己的女儿,能多看一眼,已经是莫大的幸福和奢侈。

    江梦娴的脸被包在了纱布里,一只手已经完全溃烂,甚至都可以见到骨头,另一只手还算完好,可却冰冷至极。

    龙城握着她那只苍白的小手,感受到了血脉相连的温暖,可这点温暖,似乎正在逐渐消退。

    他的掌心明明这么温暖,为何就是捂不热这个脆弱的生命呢?

    难道老天是在惩罚他的冷酷无情,故意安排了江梦娴到他的面前,故意让他得知自己还有个女儿,然后故意让她死在他的面前吗?

    若是必须有人去死,为何不是他龙城?

    楚晓轩一直在病房附近转悠,她被安置在了沃尔门城堡里,享受沃尔门集团的庇护,他们会尽快联系飞机送她回华国。

    病房外的走廊里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身穿黑色正装的年轻男人急匆匆而来。

    唐尼从外赶回来,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龙城的女儿来了——而且她的名字,叫江梦娴!

    曾经在华国帝都的时候,连羲皖就时常拿出那个和龙城十分相似的网红切尔斯的照片来暗示他。

    他以为连羲皖是在打探西提和龙城的关系,就假装不知,可却不知道,他竟然是为江梦娴打探龙城、也就是西提的消息。

    他也没想到,江梦娴竟然是龙城的女儿!

    “哥!”

    唐尼到了病房门口,低声唤道。

    龙城就坐在病床前,一直看着床上被纱布缠得紧紧的人,保持着那个永恒的姿势,眼眶红红的,眼角还有泪。

    他从未见过冷酷无情的西提沃尔门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唐尼快走了两步,到了病床前,看向了被各种仪器插满身体的江梦娴,她双目紧闭,半张脸都坏了,面色苍白呼吸微弱,随时可能失去这点仅有的呼吸。

    果然就是江梦娴啊!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在三年前死了吗?

    “梦娴……”

    他轻轻地叫了一声,病床上的人毫无反应。

    “唐尼。”

    龙城忽然抬起头,看向了他,眼底似乎有些渴求意味:“给我讲讲,梦娴的事情。”

    唐尼点头,缓缓坐下了,低声讲着他和江梦娴认识的过程。

    讲到了影视城相识,讲到了帝都大学的志趣相投,讲到了那个寒冷的夜晚、公园的互相取暖,也讲到了鬼狼……

    听完,龙城已经泣不成声,晶莹的泪像露珠般的落下来,曾经强如神佛的他,此刻就是一个即将失去唯一孩子的父亲而已,绝望、痛苦又悔恨。

    原来他们曾经擦肩而过了这么多次。

    几年前,他曾经去了她和江小洛私奔的古镇里缅怀过去,在那里和她擦肩而过。

    他的照片被人传得沸沸扬扬,他知道是有人在暗中推动找他,为免麻烦,他派出自己的替身切尔斯,解除了这场风波。

    此刻他才明白,那场风波的背后可能就是江梦娴,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也知道了自己的生父已经出现了,她想用那种方法找到他。

    还有那一年,他明明都已经和她有了正面接触,他就坐在车里,她从副驾驶里塞了她的名片进来。

    为何当时的他不抬头好好地看她一眼?

    这张和小洛如此相似的脸,明明是要抬头认真地看一眼,他就能认出来了!

    世界对他如此残酷,他以更残酷的手段来对待这个世界,上天要惩罚他,所以就让他的后代生下来吃尽苦头,最后死于无尽的痛苦之中吗?

    冷酷的、无情的人,明明是他!

    唐尼说完,声音一度哽咽,说不下去了……

    一整天,江梦娴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醒来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

    第二天,她依旧没有动静,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

    龙城站在窗前,背后就是自己才相认了不到三十个小时就即将死去的女儿,他甚至都还没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却要看着她离去,而毫无办法。

    窗外能看到城墙之外的焦土,高墙内是室外桃花,种花种草,宛若一个富足的小镇。

    窗外,是一片焦黑,绝望的人们在城外哀嚎着求救,可没人会可怜他们,在这座城堡主人的眼里,他们就是一群蝼蚁而已。

    唐尼又匆匆地来了。

    这两天龙城一直在病房里陪着江梦娴,唐尼主持所有事情,可还是时不时地过来看看江梦娴。

    “唐尼。”

    唐尼一来,龙城就叫了他的名字。

    “哥,你说。”唐尼回答,目光却是看向了病床上的江梦娴。

    都第二天了,她还没有醒来。

    龙城看着城外,来求救的人宛若丧尸围城,城外宛若无间地狱,处处都是堕入地狱受苦的恶鬼。

    “把那些感染者都放进来治疗吧。”

    龙城说着,双眼依旧淡漠无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