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30章梦娴,我回来了

时间:2018-03-10作者:柳赋雨

    管家唯唯诺诺地走了。

    连羲皖抱着猫,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

    他的发间已经染上了白霜,他的世界,彻底遁入了无边黑暗,余生都将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无法解脱,一年,又一年……

    直到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拔拔,宝宝要摸摸头头。”

    他抬起眼,看见一只粉嫩嫩的小女孩儿站在自己里面,小手放在他的膝盖上,正一脸期盼地看着他。

    连羲皖才感觉,自己是个活人。

    ……

    非洲,一个沙漠之中的无名小镇。

    这里地势偏僻,没有资源,也不是兵家必争之地,战火奇迹般地波及不到这里,保持着暂时的安宁祥和。

    可大环境的戾气还是日益影响着这片土地,镇上的局势越来越紧绷,毒品流行,恶斗越来越多。

    镇上唯一的书店,老板娘是一个黄种女子。

    在这种局势之下,生意最好永远是医院和殡仪馆,以及军火店,书店几乎没有生意,可这个书店还是开了好多年了,那个美丽的黄种女子也来了两年了。

    夕阳通过书店落地窗射入了房间,几座泛着年代气息的书架被夕阳暖暖地烘着,这氛围十分舒服,令人昏昏欲睡。

    落地窗前,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英文书籍,她身穿白裙,在夕阳之下,仿佛一朵展翅欲飞的白蝴蝶,乌黑柔软的头发如同云朵蓬松,长长地拖到了光洁的地板上。

    她看一会儿书,合上书页,对着落地玻璃窗里自己的影子发呆,思索着那个问题——我是谁?

    她只知道自己叫江梦娴,丈夫叫司天祁,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他们说,她和司天祁是一对来自华国的夫妻,因为工作调动来了这里,却没想到遇上了小国冲突,他们受了伤,司天祁伤到了男人根本,她伤到了脑子,再也想不起自己是谁了。

    她靠着书架,把自己戴在脖子上吊坠拿出来看着发呆,这是她身上唯一的旧物了。

    那是个黑曜石的观音象,似乎是个护身符,上面似乎曾经刻过字,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材料给糊了,但若是用手细心触摸,还是能摸出那被糊掉的字是什么——龙城。

    从落地窗看出去,能看见整个小镇,宁静而祥和,几辆车来了,停在了这栋三层小楼前的停车位里。

    江梦娴知道,是司天祁回来了,他在别的地方工作,十天半个月才会回来一次,她赶紧下楼去迎接。

    很奇怪,那明明是她的丈夫,可是她似乎对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兴许是因为自己摔坏了脑子吧。

    司天祁下了车,风尘仆仆,可是看见从书店里走出来的女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幸福的。

    一身白裙的她这么美,美得令人怦然心动,美得他无法移开眼。

    她终究还是彻底属于了自己。

    “天祈,你回来了。”

    江梦娴走过来,微笑着抓住了他的胳膊,司天祁顺势挽住了她的手,道:“我回来了。”

    两人手牵手地进了书店,司天祁一身黑色正装,浑身散发着贵族高知的气息,时常带着一个金丝框的眼睛,和这个小镇的风格格格不入,他和江梦娴站起一起,实在是般配极了。

    书店几乎没什么生意,家里所有支出都是靠司天祁在外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作的收入,江梦娴在家也没事,也就看看书,他每次回家都会给她带很多书回来。

    她不知道司天祁做的是什么工作,但是他似乎有许多手下,还留了几个在书店照顾保护江梦娴。

    晚上,江梦娴烧了菜,张罗了一大桌子好吃的,司天祁沐浴完,穿着浴袍出来了,看见了那一大桌子的菜,深邃俊柔的眼里满是惊喜。

    “还是老婆大人手艺好。”

    江梦娴娇羞地笑了笑:“少贫嘴了,赶紧来吃饭吧。”

    两人温馨地吃着饭,司天祁今天胃口大开,吃了两碗饭。

    本地能找到的食材很少,大多数都是江梦娴自己种的,书店后面的花园全部被她改造成了菜地,种着丝瓜、番茄等作物,此时此刻,能吃上一口华国的菜,那是何等的美味啊!更何况还是自己老婆种出来的菜。

    司天祁看着她红润美丽的小脸,他眼里满是幸福和满足,吃完了饭,他才道:“现在非洲的局势不稳定,我准备搬走了。”

    “搬去哪儿?”江梦娴一边收碗,一边说。

    司天祁回:“我在美帝那边的工作马上就要确认下来了,我们搬到哪儿去。”

    一听说要去美帝,江梦娴喜出望外:“好啊,我也想去美帝很久了!”

    她对于过去的记忆几乎为零,但是她不喜欢这个小镇,想搬走很久了!

    吃完了饭,两人坐在天台上看星星,这远离工业污染的小镇里,星空永远这么美丽。

    司天祁搂着江梦娴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他们看着星空,徜徉着他们的未来。

    “等过两天,我就来接你,我们直接坐飞机过去,先去欧洲玩几天,再去美帝,以后我们都住在那儿。”

    为了防止被连羲皖找到,他已经把她藏在了这个无名的小镇两年了,这里荒芜贫瘠又落后,这两年,真是委屈她了,只要搬到了美帝,她就不会过得这么苦了,他们就能永远地在一起了。

    江梦娴也十分激动,听着司天祁讲着美帝的繁华,讲着他们以后的美好生活。

    他说,他们的房子在郊区,旁边有沃野千里,独栋双层的古典风房子旁边是花园,可以种很多花,菜地很足,全部供她支配,他们还要养一只狗,他的工作就在镇上,往返家里只需要用一个小时。

    他还要去美帝找最好的医生,很快就能治好他的伤了,以后他们会有很多很多孩子……

    江梦娴靠在司天祁的怀里,听着他磁性低沉的声音说着话,一不小心竟然就睡了过去,睡梦中,仿佛感觉到了司天祁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软软的,湿湿的。

    后来她记得是司天祁把她放回了床上,他因为被伤了男人根本,暂时没有那方面的能力,也不用打扰江梦娴的美梦了。

    江梦娴的梦里,她梦见自己牵着一只大狗在沙滩上跑着,身后似乎有一个男人追着她,和她笑着说话。

    可是那个男人的脸,却是一片空白,连狗脸也是这么空洞,醒来之后想不起那到底是什么狗,也想不起来那个男人是谁。

    他总是会莫名地梦见一个没有脸的男人,司天祁说,她脑子被摔坏了,这是正常现象。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司天祁离开了,他总是这么来去匆匆,她已经习惯了,双人床的另一半空出来之后,她就翻个身,摊开身体,美美地睡着。

    睡梦之中,一阵惊天动地传来,‘轰’一声,房子似乎塌了,被惊醒的江梦娴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