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21章鸿门宴(四更求月票)

时间:2018-03-10作者:柳赋雨

    这是什么人?从未听过帝都有这号人,但听名字应该是连家的。

    可没想到,立马看见后面介绍:

    艺名,羲小凤。

    开国元勋连夏之孙,父连纵,母羲如是,姐连羲晚。

    帝都无名氏,尚品国际和‘奥迪斯汀’幕后掌权人。

    两界奥斯卡影帝。

    ……

    金鹿和金家众人都惊呆了。

    羲小凤,竟然还有这样的背景?!

    他们之前倒是查到了他的母亲是羲如是,羲如是当年有些遗产,他手头有点权势和资源,不过就是吃羲如是的老本,后来金鹿觉得和他在一起没什么前途,就狠狠地甩了他。

    没想到,他父亲居然是连纵!

    连纵和连夏可都不是一般人啊!连纵若不是死得太早,如今的身份可就真是无法高攀了。

    而且他就是帝都这些年崛起的无名地下势力首领‘无名氏’?!

    一时之间,大家都对连羲皖刮目相看,金鹿也十分震惊于自己所看见的。

    这个养的狗还吃屎的low穿地心的前男友竟然还有这等身份?!

    若是别人说的,金鹿还真是不相信,可这是金玺拿出来的资料,她不得不相信。

    一时之间,大家对于羲小凤、不,对于连羲皖这个人都要重新评估了。

    真是没想到,他还有这等逆天的来历,竟然瞒得这么死。

    金銮也是对连羲皖的身份刮目相看,综合各项指标,他就是比唐尼更完美的金家女婿啊,而且还对金鹿一往情深。

    “只是……”

    金銮蹙眉,连羲皖的资料里写着已婚,他是有老婆的人。

    金玺道:“婚姻状况只是暂时的,若是小鹿愿意,他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金鹿看着连羲皖的资料发呆,还满眼都是震撼,她知道,以自己的魅力一旦出手,连羲皖一定乖乖跟自己走。

    综合他的各项情况,真是个完美到极点的老公,无论是外表颜值,还是权势手腕,没有一点不符合金家和金鹿的标准。

    可就是他的狗吃马赛克还让自己给抓住这件事情让她实在有点膈应。

    想了想,金鹿还是勉强答应了。

    本来就是政治联姻,利益至上,在庞大的利益面前,一条吃过马赛克的狗显得这么微不足道了,别说是狗吃过马赛克,若是礼仪到位了,他本人吃过也没问题。

    呵,政治联姻。

    金家诸位长老也是对连羲皖十分满意,放眼帝都能做金鹿老公的男人不多了,连羲皖就是其中一个。

    金玺知道,金鹿一旦出手,连羲皖毫无还手之力,虽然这对于江梦娴是有点残忍,可金玺觉得,江梦娴配连羲皖真是有点太委屈了,连羲皖配金鹿才差不多。

    江梦娴应该配更好的人,比如他金玺。

    大家还以为金玺这是为金家挖了一条金龟婿,可金銮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

    金玺作为金家九爷,他的婚事一直都是大家所关注的对象,当然,他金銮也是无比的关注,他结婚与否对于他在族中地位的影响很大。

    金銮也在注意着金玺最近的动向,知道他时常往连羲皖家中跑,似乎是冲着连羲皖的夫人江梦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所去。

    而他现在又极力地撮合连羲皖和金鹿,最终目的怕不是单纯地为金鹿选一个好的夫婿。

    这老九,怕是动凡心了,而且看上的还是个有夫之妇……

    金鹿果然很快就采取了措施,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连羲皖,作为金家大小姐,自然是有各种机会能见到连羲皖。

    就在第三天,某个大亨的私人酒会之上,连羲皖出现了。

    其实他是不太想来的,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带新人,江梦娴身体不舒服在家,他带着尹时过来见见世面,增强他的时尚感。

    金鹿看见了他,主动地上前。

    今天的金鹿打扮得异常华丽端庄,款款走向了连羲皖,连羲皖看见她,也是举起酒杯和她见礼说话。

    两人还是和从前一样说话,连羲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水到渠成,金鹿趁机道:“七年前,你送了我一支法兰西威尔酒庄的红酒,我一直珍藏着,现在也差不多到了最佳饮用时间,不知道,今晚你有没有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连羲皖若是个男人就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金鹿以为他会答应,毕竟没有男人能抗拒自己的魅力和家室,可没想到,连羲皖眉头一皱,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今天预约了医生,改天有时间再说吧。”

    金鹿整个人都冷了下去。

    真是不识抬举!

    可连羲皖的背景让她不得不耐心下来和他周旋,她知道,他已经今非昔比了,但那又能如何,她金鹿也不是七年前的那个单纯的小姑娘了。

    她继续和连羲皖说话,一直试图勾起他对过去的回忆,追忆他们恋爱时期的事情,可没想到,一会儿时间,他看看表,放下酒杯,道:“不好意思,我先走了,预约的医生快来了。”

    看着连羲皖匆匆而去的背影,金鹿怒火中烧。

    连羲皖,你是在欲擒故纵吗?

    很好,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

    连羲皖很快便和预约的医生会和了,一起回了家。

    他以为江梦娴是过敏了,看见猫狗就吐了,暂时不让猫狗去她的面前,怕恶心到她,可江梦娴还是吃什么吐什么,整天头疼胸闷,浑身都不舒服,连羲皖也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预约了医生过来看诊……

    于是乎,那一天,正在公司上班的连雪篙,忽然收到了连羲皖的电话。

    今天的连羲皖说话异常和蔼可亲,甚至还透着浓浓的慈爱:“雪糕啊,下班了就过来吃饭吧,今天我准备了大餐,别忘了叫上其他人。”

    挂了电话,连雪篙懵了。

    从来没见过连羲皖主动叫他去他家里吃饭!

    而且还是专门打电话过来!

    有鬼!

    难不成是鸿门宴?!

    因为裁决吃过x恶心得江梦娴吐了,所以连羲皖要跟连雪篙摊牌,要跟他断绝关系?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连雪篙到了连羲皖家里,看见今天的连羲皖果然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而且见谁都眉开眼笑的。

    看见连雪篙进来,他还主动搭话,语气依旧十分和蔼可亲:“雪糕来了?洗个手过来吃饭吧。”

    这态度让连雪篙浑身一颤抖——玩球了,果然是宴无好宴!

    他觉得自己今天走不出这个大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