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07章你要向前看

时间:2018-03-04作者:柳赋雨

    啪!

    连羲皖一叠简历狠狠地摔在桌上,连小球偷偷地跑过来收走了,这简历还有用的。

    忙完了事情,江梦娴洗了个澡上床睡觉了。

    真是充实的一天啊……

    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只不过是拔了个牙而已!

    连羲皖也忙完了,趟她旁边,两人静默了好一会儿,看着投影在天花板上的鱼发呆。

    忽然,连羲皖转个脸,抱住江梦娴,问道:“今天可以了吗?”

    江梦娴果断拒绝:“不可以!”

    嘴里的伤口线都没拆,他就想和她亲嘴,想都别想!

    自从拔牙手术之后,连羲皖就一直憋着,虽然这不影响,可到底也是个手术,她都手术了,他还只想干那事儿,是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这几天都没能啪啪啪,亲个嘴都不行,怕感染了。

    她不愿意,连羲皖就磨来磨去,磨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把江梦娴给磨动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江梦娴红光满面,状态好极了,精神抖擞地去医院拆线,连羲皖则是一大早就出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年末了,加上又出了宋青鸾的事情,他也是事务缠身,抽不出时间了,江梦娴就自己去拆线了。

    她恢复得非常好,顺利拆线之后出了医院,却看见角落里一个人影站着躲躲闪闪。

    宋青鸾?

    江梦娴看见那人影,挑挑眉。

    是提前得知了消息,过来偶遇连羲皖的吧……

    可惜,今天连羲皖没来。

    最近这几天,江梦娴一直在门口监控看见宋青鸾,不是一闪而过,就是在门口站着不走,等不到连羲皖就自己走了。

    还被媒体给拍到了,照片传上网瞎写一通,什么‘宋青鸾雪夜苦等羲小凤’、‘痴心女苦候负心郎’。

    按理说,出了这种事情,江梦娴这个恶毒女配总该做点什么妖才对,什么找到苦情小白花扔她一脸人民币附上一句‘给你一百万,离开他’,或者是找个大汉把苦情小白花一顿蹂躏才对,再不济,也该打个电话呵斥威胁一顿。

    要不然,正室威严何在?恶毒女配的气场何在!

    可江梦娴从来没有出面,也没有电话,完全没动静,仿佛这件事情从来没发生过,所有事情都交给了连羲皖,连羲皖除了找宋青鸾谈过一次开记者会外,也没和她有过任何私下接触。

    最近这几天,江梦娴一直在门口监控看见宋青鸾,不是一闪而过,就是在门口站着不走,等不到连羲皖就自己走了。

    还被媒体给拍到了,照片传上网瞎写一通,什么‘宋青鸾雪夜苦等羲小凤’、‘痴心女苦候负心郎’,所以江梦娴从来没有出面,也不找宋青鸾,杜绝和宋青鸾的一切往来,免得让人钻空子。

    就算此时看见了宋青鸾,她也不想和她说半句话。

    和她,她无话可说。

    而且这种时候,谁主动谁就输了,有底牌和底气的人,这个时候有恃无恐。

    宋青鸾的脑门上还贴着纱布,看起来楚楚可怜,一点三十岁的成熟都没有,那纯洁无辜的眼神像极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江梦娴仿佛没看见她似的,上了车,二宝灵活地跟着她上了车,眼看着车门就要开了,宋青鸾终于憋不住从角落里出来了,高声道:“梦娴,等等我。”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今天下了雪,江梦娴带了厚厚的口罩保温,听见她说话,摘下口罩,问道:“青鸾姐,有事儿吗?”

    一声轻描淡写的‘青鸾姐’,其中却包含了浓浓的自信和底气,又仿佛置身事外,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宋青鸾步步走来,站在了车门外,踟蹰了好一会儿,才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物件,双手送到江梦娴的面前。

    “这是小丸子十八岁那年去庙里求来的护身符,是一模一样的一对,我一只,他一只,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这些年我一直戴着……”

    她说着,声音哽咽了,看着手里的护身符,仿佛万般不舍,可是又必须舍弃,万般无奈地集于一身,道:“如今小丸子和我已经不可能了,这护身符,也该是还给他的时候了。”

    她把护身符亮出来,那一个小小的护身符,颜色已经陈旧,可看得出来,这些年,她一直妥善保存着。

    若是连羲皖看见了,定然会有所感触。

    这么多年过去了,另外一个护身符,他一定还保存着吧……

    江梦娴看着那个护身符,沉默了几秒钟。

    这几秒钟的时间里,宋青鸾无辜清纯的眼神变了又变,嘴角微微翘起……

    可几秒钟之后,江梦娴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温和地对宋青鸾笑了笑:“护身符你就收着吧,好歹也是你们之间的一段美好回忆。”

    连羲皖和宋青鸾的这段事儿是回避不了的,宋青鸾是连羲皖的初恋,他们也曾有过非常美好的一段时光,江梦娴从来没有想过要回避,虽然有时候想起来是有点不高兴,可谁没有个过去呢?

    她像个过来人一样安慰宋青鸾,道:“过去的终将过去,你不能一昧地沉浸在过去里出不来,你也要看向未来。”

    “小凤哥有我送的新护身符了,这个护身符他早就不用了,你送过来也没什么意义了。”

    连羲皖现在的护身符,就是龙城送给江小洛的那个,和江梦娴的是一对儿。

    宋青鸾楞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江梦娴心胸如此宽广。

    她垂下头,眼眶迅速湿润了,两颗泪珠挂在睫毛上,低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小凤哥这段时间一直躲着不想见我,我知道……”

    “你放心的,记者发布会我一定会开的,我不会影响你们的。”

    那口气那模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仿佛连羲皖抛弃了她另结新欢,仿佛她是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小白花,仿佛连羲皖避而不见不是因为没有情,而是江梦娴管得严。

    看得江梦娴都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可她也不是圣母。

    她再可怜又怎样?

    老公是她的!

    见宋青鸾还站在自己车门前哭,不肯走,江梦娴好心好意提醒:“我这里有狗哦。”

    话音才落,一个巨大的狗头就伸了出来,超前一探,纯黑色的大脑袋伸向了宋青鸾手里的护身符,似乎是想闻闻。

    宋青鸾天生怕狗,被那伸出来的大狗吓得倒退了几步,兴许是地太滑,她两步一退就往那地上一坐,黑虎觉得好玩,跳下车往宋青鸾那儿走了两步,吓得宋青鸾哇哇大叫,黑八忙把黑虎给拉住,塞进了车里,车很快就开走了。

    只剩下宋青鸾在路边坐着,吓得眼泪长流。

    于是乎,当天晚上的新闻热点:

    “震惊:连小江恼羞成怒,竟然放狗咬宋青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