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701章偶遇宋青鸾

时间:2018-03-02作者:柳赋雨

    可是见江梦娴这么期待的神情,连羲皖还是勉强笑了笑,拿出自己的专业水准来,假装幸福地和江梦娴玩了一晚上游戏,并且把菊花小宝宝的名字给讨论出来了。

    玩到了晚上十一点,江梦娴累了,沾床就睡。

    她睡得香极了,薄被遮掩着她的冰肌玉骨,房间里温度和湿度控制在最佳,她睡得小脸红彤彤的,乌黑的头发盖住了脸,他睡在她旁边,看着她精巧的五官,仿佛她整个人都带着一阵神奇的光晕。

    真是个小可爱……

    他的吻轻轻地印在了她的额头上,眸子微微合上,睫毛温柔地扇了扇,仿佛扇开了一室粉红色幸福光点。

    她就是这世间最好的礼物……

    江梦娴预约了体检,自从准备要孩子开始,她就一直坚持定期体检,排除一下身体隐患,为要孩子最准备。

    今天连羲皖也放假了,陪着她去体检。

    主要是检查了五脏六腑和口腔等安全之后,还检查一下妇科方面的问题。

    她现在状态十分好,随时可能怀上孩子,要注意保重身体尽量不要生病,其他方面都没问题,就是嘴里有颗虫牙,还有颗阻生智齿,必须尽快处理,不然等怀孕的时候就不方便治疗,一旦发生问题,那牙疼起来非得疼死不可。

    连羲皖十分上心,立马就预约了另外一家口腔专科医院的医生,这里检查完,就带着江梦娴风风火火地去了另外一边。

    牙科医院里。

    “拔牙!?”

    拿到牙齿片子的江梦娴吓了一大跳,里面一颗阻生智齿倒头睡在牙床里。

    口腔医生说道:“你的这颗阻生智齿已经发炎了,你看你看,你的脸都肿了,如果要备孕的话,必须尽快处理,不然妊娠期间发生问题就麻烦了。”

    江梦娴忍不住舔舔自己智齿的地方,怪不得最近一直痛痛的,还发臭。

    连羲皖看了看她的脸,还以为她吃胖了,原来是脸肿了。

    情况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了!

    连羲皖立马引起高度警惕,赶紧预约了手术,当天就插队做了虫牙的填充手术,过几天又带着江梦娴过来拔掉那颗智齿。

    口腔科医生小哥十分严肃地和江梦娴说了手术注意事项:“你这颗阻生智齿还比较年轻,好拔,才刚冒头,大部分都还埋在牙床里,我们要切开牙床的肉,把这颗智齿切割成两半分段取出。”

    江梦娴吓傻了,起身就要走:“不拔了不拔了,我不拔了。”

    连羲皖忙抱住她:“乖,有麻药,不疼的。”

    江梦娴皱着眉头,苦着脸,嘟着嘴:“我不嘛……好可怕,我不拔,坚决不拔!”

    连羲皖抱着她,亲亲小嘴,温柔道:“不怕不怕,有我在,你手术的时候我就在一边。”

    江梦娴用头蹭着他的胸,低声撒娇:“嘤,老公,我怕……”

    连羲皖:“我在我在,不怕,来,老公么么哒。”

    两人当场开始么么哒,终于将江梦娴那怕怕的情绪给亲了下去,等他们亲完了,发现繁忙的口腔科医生护士病人全部一脸恶寒地盯着他俩……

    恶心死了,真是一对散发着恋爱恶臭的狗男女!

    最后好歹还是把江梦娴给送上了手术台,手术很顺利,阻生智齿成功拔掉了,伤口缝了针,但是手术窗创口还是比较大,还是需要住院观察两天。

    手术完毕,江梦娴在病房一边输水,一边吐嘴里的血,一颗被切割成两半的鲜红大牙摆在一边,连羲皖把牙齿收好了。

    他亲自在病房里照顾江梦娴,端茶送水嘘寒问暖,照顾着江梦娴输水完毕,拿着冰块冰她肿起来的脸。

    连羲皖摸摸她有些苍白的脸,正要说什么,门被敲响了,门外来了一个人。

    “咦,这么巧啊!”

    穿着一身病号服的宋青鸾站在门外,笑盈盈地看着病房里的两人……

    宋青鸾来医院拔牙的,没想到,这么巧遇上了连羲皖两人。

    同样是拔牙了,江梦娴这儿是脸肿如猪、面色惨白,还龇牙咧嘴地流血,一张嘴就是一口血齿,可宋青鸾却还是面容精致,皮肤白里透红。

    “这么巧,你也拔牙啊!”连羲皖还是打了个招呼。

    宋青鸾自来熟,进来就在病房旁边坐下了,道:“恩,我近来一直牙疼,就过来拔牙了,顺便做了一颗烤瓷牙。”

    一龇牙,一口美丽的烤瓷牙晃了江梦娴的眼。

    好歹也是老公的前任,江梦娴心里讨厌,可是面上却还是笑吟吟的,道:“好巧。”

    她尽量不说话,一说话一口血。

    连羲皖忙说:“才做了手术,少说话,你躺下休息一会儿。”

    江梦娴躺下了,正巧可以不和宋青鸾照面,连羲皖把宋青鸾送了出去,一会儿又回来了,坐在病房里办公。

    这是一家私人医院,江梦娴住的是高级病房,只有她一个人。

    第二天,连雪篙带着龙戒和姜苗苗过来探望她,连雪篙坐在病床前啃着大猪蹄子,一边道:“婶儿,你这几天都注意点,只能吃点流食,像猪蹄子什么的,你就不要想了,来,你想吃哪个,我替你吃了。”

    江梦娴嘴里有伤口,不宜动手,要不一定爬起来掐死连雪篙这个傻狗,他故意拎了一口袋好吃的过来,得知她不能吃,便当着她的面拆开了,三个人吃得喷香,而她只能吃点清粥小菜,吃完用漱口水漱口,又苦又难闻。

    吃了饭之后,众人吃饱喝足走了,小春收拾了垃圾,江梦娴看了会儿手机,躺下睡觉,却左右不见连羲皖。

    刚才连雪篙来的时候他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就只剩下连小球在一边做作业吃水果。

    “二宝,爸爸呢?”

    病床边的二宝闻声而动,道:“爸爸出去接电话了。”

    接电话?!

    什么电话要接这么久?

    联想起前任还住在医院里,江梦娴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说不定是去见前任追忆似水年华了。

    她赶紧一掀被窝就爬起来,披了件军大衣就出去了,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地找连羲皖,走了一会儿没看见他,倒是看见宋青鸾鬼鬼祟祟地进了楼梯。

    有鬼!

    江梦娴提着一颗心,也鬼鬼祟祟地追了上去,楼梯间里黑乎乎的,她进去之后悄悄轻轻地,仿佛在捉奸,没开灯,没出声,连声控灯都没开,可是走了两步,人还没见到,就听见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顺着楼梯滚了下去,然后还伴随着一声惨叫。

    “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