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92章那是江梦娴啊!

时间:2018-02-27作者:柳赋雨

    “黑虎?”

    金玺迷迷糊糊地唤着狗的名字,还以为是狗上床了。

    角落里一团黑影闻声而动,‘哒哒哒’地走了过来,站在床边深情地看着金玺,看来是已经彻底接受了自己这个接地气的名字。

    金玺看着那团黑影,双眸蓦然睁大,用手捞了一下身边的温暖东西,一伸手就摸到了柔滑如玉的肌肤,还传来一声亲昵诱人的娇喘声。

    女人!?

    金玺浑身一凛,一股怒气爆发出来。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金家又给自己塞女人了!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金家都不知道往自己这里塞了多少女人了,金家多么希望他能有个后代啊!

    这次又是谁!

    以前还真是有几个不知好歹的贱人想爬上他的床,下场都很惨!

    金玺愤怒地打开了灯,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胆儿这么肥!

    灯一开,房间里亮如白昼,床上的女孩儿整个身影便呈现在了金玺面前。

    看见女孩儿的时候,他整个人眼前一亮。

    女孩儿穿着一身性感无比的衣服,似乎是喝醉了,浑身散发着诱人酒香,修长大腿暴露在外,蕾丝裙摆只遮住了小小的一块皮肤,女孩儿的冰肌玉骨完全暴露,完美的身体安静地平摊在床上,完美得仿佛一副油画。

    金玺眼中一点光幕不断扩大,双眼定定地看着女孩儿的脸,满脸惊艳。

    这是江梦娴啊——

    金玺知道事情有异,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烂醉如泥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他本该出声,可是在看见眼前这个年轻而美丽的身体的时候,他张张嘴,却喊不出话,眼里只有那诱人的美好。

    他白天已经在沙滩上看见过她穿泳衣的模样,不过还是没有此时她的身穿这件三点式性感睡衣这么震撼。

    金玺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想触碰她,想亲吻她,想把她揽入自己怀中,想和她融为一体……

    他无法控制自己,他知道这样,不对,可心里那个想法蠢蠢欲动,已经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他想得到她!

    一只手朝江梦娴的胸前去了,他只需要轻轻一个动作,她就能彻底属于自己了……

    关键时刻,黑虎扑上了床,舔舔江梦娴的脸,她似乎是被惊醒了,呢喃了一声,手伸出手到处挥舞了一下,拍了一下黑虎的狗头。

    “……裁决小狗狗,别闹了。”

    她依旧闭着眼,翻个身,继续睡。

    这么个动作金玺吓得收回了手,退了好几步,依旧是愣愣地看着床上的她。

    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酒意也莫名清醒了,理智战胜了**,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做了什么。

    不,他不能这么做!

    她可是龙城和江小洛的女儿啊,他不能伤害她!

    她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躺在这里。

    金玺想到了其中的缘由,眼里冒出两股无名烈火,为江梦娴盖上了一张薄毯,遮住了那让人遐想的美好身体,然后打通了助理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开门见山地问道:“怎么回事?”

    助理那边沉默了几秒钟,这几秒钟,足够让金玺知道发生了什么。

    果然又是助理自作主张!

    果然,助理道:“对不起,九爷。”

    金玺没有细问他到底干了什么,而是问道:“谁出的主意。”

    助理回答:“一个叫做金瑜的女人。”

    助理不敢有所隐瞒。

    是金瑜跟这个助理透露了一些情况,怂恿并且协助助理干了这件事情。

    当然,主要还是金瑜干了这些事情,助理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反正这些年往金玺床上送女人的事情时有发生,他也希望金玺能有一个女人。

    虽然是羲小凤的夫人,但是羲小凤跟金玺是完全没办法比,而且助理也看得出来,金玺是喜欢江梦娴的。

    因为她是江小洛的女儿!

    金玺因为江小洛而独身了二十几年,现在终于等来了江梦娴,这一定是缘分。

    但事与愿违,金玺那头得金玺声音十分冰冷低沉:“金瑜是吗?呵——我这儿有个任务安排给你,做完之后你就走吧。”

    助理大惊:“九爷……”

    金玺的意思是要赶走他?

    他已经在金玺身边工作了十年了!今天你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要赶走自己吗?

    可惜,金玺说话,从来没有辩驳的可能。

    才十几秒钟的事情,助理已经接受了自己已经被炒鱿鱼的现实,道:“九爷,您说吧。”

    ……

    连羲皖和唐尼说了一会儿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很晚才回了房间。

    回房的时候,他看见江梦娴睡在床上,肥肥还在她怀里打呼噜,他费力地把裁决这条醉狗给扛进房间,放在了地毯上,弄得自己一身狗毛,进了浴室冲洗了一下才出来。

    洗澡之后,他吹干了头发,坐在床上,看着房间,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是在一时之间又看不出哪儿不对劲儿,加上他也喝了点酒,脑子有点不活络了,干脆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江梦娴起床就开始闹了。

    “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不拦着我!怎么不拦我!”

    她一睡醒就想起了自己昨晚干的蠢事!

    她居然和裁决亲嘴了!

    连羲皖挠挠睡得凌乱的头发,道:“你偏要和裁决亲,我拉都拉不住你,我有什么办法呢!”

    江梦娴气极了,昨晚一定丢脸死了。

    一定被金鹿看见了。

    被老公的前任看见自己和曾经吃过屎的狗亲嘴,那一定比死还难受!

    江梦娴暴起,按住连羲皖,一嘴就亲了下去,咬住他的唇:“我不管,我和狗亲嘴了,我已经不清白了,你也休想清清白白!”

    两人在床上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阵有规律的‘啪啪啪啪’……

    打完今天第一炮之后,江梦娴在浴室刷牙,无论怎么刷都感觉自己嘴里一股屎臭味。

    裁决睡醒了,有点口渴,进了卫生间,熟练地打开马桶盖,嘴筒子伸进去想喝口水,江梦娴看见,整个人气炸了,觉得昨晚一定是这条屎狗勾引自己,她才会亲它,此刻看见它在马桶里喝水,气得操起昨晚拿回来准备做面膜的脆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