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91章你为什么是坏人呢

时间:2018-02-27作者:柳赋雨

    吃到一半,江梦娴拿出了自家酿的桃花酒,分给众人,还道:“这是我自家酿的桃花酒,虽然赶不上窖藏名酒,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各位来尝尝。”

    众人每人都分到了一点,其中就有金玺。

    金玺端着那小小的一杯桃花酒,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醇,忍不住一口喝完了一小杯。

    酒美,味醇,入口本该是一阵香甜,可是金玺却尝到了一阵苦涩。

    苦得他眼眶都湿润了,他闭上体味酒中的香醇,一闭眼,双目却流下泪来。

    这是江家秘制桃花酒,金玺在很久很久以前喝过。

    他那个时候还叫金娴,面前也是摆了小小的一坛自酿的桃花酒,是江小洛开了封,龙城倒了酒。

    “小娴,你还没有成年,可不能喝酒,不过今天高兴,你可以偷偷地喝一点,我不会告诉你爸妈的。”

    他记得当年,他喝的第一口,就被辣出了眼泪。

    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还能喝到。

    见金玺一口就闷完了一杯,江梦娴忙给他续上,还道:“九爷好酒量!”

    一倒,又是满满的一杯。

    金玺擦擦泪,声音有些哽咽:“酒太辣了,辣得我想哭。”

    江梦娴笑了:“这酒是我们江家的秘方酿制的,得慢慢品,一口喝完当然辣。”

    金玺又端起了一杯,这一次是慢慢品尝。

    似乎每一口都有些不同的味道,像二十年前他喝过的那杯酒,可是似乎又有了新的味道。

    喝完了第二杯,金玺举起空杯,江梦娴主动地把酒壶送了过去,又为他倒了满满的一杯酒。

    金玺端着酒杯,这才问道:“酒酿得不错,是你亲手酿的吗?”

    江梦娴自己也喝了小小的一口,才回道:“是啊,我自己酿的。”

    小时候她在舅舅家里长大,舅舅教书,舅妈就在菜市场上摆摊卖卤菜、卖自家酿的酒之类的。

    江梦娴当然要帮忙打下手,有时候早上很早就得出摊,把卤菜都卖完了才能去上学,家里还有个小小的酿酒作坊,初中她还被抓回来在作坊里干了半年的活,得亏初中还是义务教育,学校领导也舍不得江梦娴这么个好苗子,多次上门做工作,才让她返校继续了。

    酿酒酿得最好的,当然还是江小洛,那是舅妈说的。

    她时常当着江梦娴的面咒骂江小洛,说她私藏了江家的秘制酿酒配方,让她的酒不如人,生意一直不好,后来作坊都直接倒闭了。

    金玺今天心情不错,连喝了好几杯,喝完了还要了一壶走。

    一边喝酒的连羲皖心里暗骂:个老家伙,白吃白喝还白拿!去死吧!

    江梦娴这次来了带了许多酒,有桃花酿、杏花酿,大家似乎都很喜欢,金鹿都还主动索要了一壶。

    江梦娴在岛上办的爱宠会动静这么大,她也想弄一个宠物奢侈品品牌的事情早已经传入了金鹿的耳朵,不过她并没有表示什么。

    因为她有足够的自信,江梦娴不是自己的对手!她完全没有必要忌讳她的存在!

    海鲜烧烤进行得十分顺利,大家吃饱喝足,连羲皖还从家里带了上好的红酒珍藏过来,加上江梦娴的酒,海鲜没吃多少,喝醉的人不少。

    特别是金玺,喝得脚步都打偏了,这么多年了,他第一次喝得这么醉。

    一喝醉,就能看见眼前都是江小洛的影子。

    江梦娴像江小洛,就连唐尼也似乎越来越像江小洛……

    金鹿怕金玺喝醉了出丑,忙将他送回来房间,金家人一走,江梦娴就放飞自我了,不禁多喝了点桃花酒,东倒西歪说胡话。

    连羲皖抱住她,道:“好了,咱们不喝了,你都喝醉了。”

    江梦娴红着脸,打着酒嗝:“我没醉,谁说我醉了!”

    连羲皖一脸嫌弃:“我刚才都看见你抱着裁决亲嘴,你还说你没醉。”

    都和这屎狗亲嘴了,醉得不轻!

    江梦娴坚信自己没喝醉,挣脱连羲皖,抱住裁决亲了个嘴,又笑又说胡话,还薅裁决的狗毛往肥肥脑袋上糊。

    连羲皖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一脸无奈。

    都醉成这个模样了……

    江梦娴把裁决灌醉了,又端着一碗酒蹭到了唐尼身边去,两口酒一下肚,又开始说胡话了。

    “……唐尼,你为什么是个坏人呢?”

    唐尼被她这句话问得无法回答,值得苦笑一声,然后大大地灌自己一口酒。

    他也喝得有点微醺了。

    他也扪心自问——他是坏人吗?

    这个世界,好和坏的界限,似乎越来越难界定了,许多人,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而已。

    连羲皖忙把江梦娴给抱了起来,往酒店房间里送。

    “唐尼,我先送她回去。”

    回到房间,江梦娴在房间里撒酒疯,吵着要跟裁决亲嘴,要和连羲皖啪啪啪,连羲皖把她放进浴缸里洗剥干净之后,擦干净放在床上。

    洗澡的时候,她还吵着要穿那件三点式性感睡衣。

    这睡衣太骚了,平时没办法在家里穿,让人看见了不好,买来也没穿过几次,这一次她特意带回来天天穿!

    连羲皖给她穿了那身三点式性感睡衣,她才总算是不闹了。

    因为白天联轴转了几场局,她也早累了,此时的江梦娴总算是不撒酒疯了,抱着被子,小脸蛋红红的,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连羲皖。

    “……老公。”她软软地叫了一声,像小猫咪似挠人心。

    她故意用自己修长紧致的大腿勾住连羲皖的腰,咬着下唇,媚眼如丝地看着她。

    连羲皖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手从那大腿上扣了下来,放下她的腿,用被子盖住,摸摸她红彤彤的脸,道:“你醉了,你先睡觉,我去东西收拾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江梦娴乖巧地点点头,连羲皖把肥肥放在她怀里,她抱着猫乖巧睡觉。

    连羲皖这才拿手机出门,临出门之前把二宝放在床边,开启安保程序。

    他还要和唐尼说一些事情。

    他这次见到了金銮,要和唐尼谈一谈。

    金玺被金鹿带走了,他却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拎着一壶酒,沿着海岸线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对着月光之下泛白的潮水慢慢地喝着酒。

    香醇、甜美的桃花酿,每一口都是别样的苦涩,总能勾起他记忆之中那些最甜美又最残酷的回忆。

    喝完了酒,他放空了一切,躺在这无人的荒野海边,远离了所有喧嚣繁华,孤独,而美好。

    他看着星空,这星空似乎亘古不变,似乎和二十年那个星空并没有变化,可惜,与之对应的大地,和那些人,早已经是沧海桑田。

    若是,时光能够倒流,那该有多好啊!

    他想回到那个时候,改变一切。

    他想看着龙城和江小洛抗争成功,他们最终成功结婚,江小洛生下了江梦娴。

    他宠着她,把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看着她美丽地绽放……

    夜深了,金玺回到了房间,房间里黑乎乎的,他也不想开灯了,迷迷糊糊地往床上扑去,却没想到,手摸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