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84章不认识,见都没见过

时间:2018-02-25作者:柳赋雨

    金玺来干什么?

    她迟疑了才五秒钟没开门,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无比的‘窸窸窣窣’,仿佛是什么动物在急切地扒门。

    江梦娴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打开门,看见金玺牵着一条哈士奇,因为江梦娴开门慢了,急切的哈士奇把门都给扒得掉漆了。

    江梦娴眼珠子转了转,假装不认识狗,问道:“九爷,您……有什么事情吗?”

    金玺依旧是带着墨镜,似乎在笑,四十岁的他看起来十分年轻,唇角勾了勾,道:“裁决,是你的狗吧……”

    江梦娴笑得比哭还难看。

    然后果断拒绝:“不是,见都没见过。”

    它是从行李箱里偷渡进来的,没人知道它是她的狗,而且裁决也的确不是她的狗啊!

    它的狗证上,主人那一栏写得是连雪篙!

    江梦娴坚信自己没说谎,就是不敢看裁决那凶狠的眼神。

    裁决得知江梦娴不认自己了,扬起爪子就要扑人,金玺牵住狗绳往后一拽,拽了回去。

    他似乎在笑:“哦,原来不是你的狗啊,我在沙滩上似乎看见你摸过它的头……”

    江梦娴:“哦,我只是见它漂亮,摸了一把。”

    大框眼睛遮住了金玺的所有情绪,他似乎是相信了,回道:“那我暂时养着,等它的狗主人来了,我再送回去。”

    江梦娴赶紧恭维:“九爷真是个热心肠的人。”

    金玺顺着她的意思,回道:“那是自然的,这是我们金家的年会,身为金家的长老之一,这些小事也该我过问。”

    江梦娴笑了笑,满脸尴尬。

    金玺却不走,牵着裁决站在门口,问江梦娴:“我听说,你也要做一个宠物奢侈品的牌子?”

    忽然被大佬垂青,加上裁决在一边虎视眈眈一脸要吃人的凶狠,江梦娴有些紧张,道:“是的。”

    金玺似乎十分感兴趣,问道:“这方面的人才都在国外,想做起来不是这么容易。”

    此时的裁决已经毛了,一直扑腾着前爪要咬江梦娴,江梦娴往后退了退,说:“我邀请到了国外知名设计师尹时加入我的团队……”

    “哦,那不错。”金玺手里拽着两条狗绳,一条是黑虎的,一条是裁决,裁决疯起来要咬人,金玺拽得十分艰难,裁决似乎随时都能脱缰。

    金玺道:“我正想给我的黑虎做一个新的项圈,回帝都之后我联系你和你的设计师。”

    江梦娴看了看黑虎:“……它不是叫布莱克吗?”

    金玺面色十分自然:“他一直都叫黑虎,狗证上也写黑虎,因为之前在国外,所以给它弄了个英文名字,是吧?黑虎。”

    黑虎摇摇尾巴,第一次知道自己狗证上居然叫‘黑虎’。

    裁决凶得像条狼,江梦娴做贼心虚,假装害怕:“……这条狗好凶,是不是没打狂犬病疫苗?我、我有点怕。”

    金玺这才把裁决给牵走了,一边道:“我先走了,晚餐见。”

    裁决被牵走了,走的时候还一直‘嗷嗷’叫。

    关了门,江梦娴舒了一口气,她打定主意了,咬死不认,等回去了让连雪篙去金玺那儿认领裁决,然后就说是狗走丢了,不小心跟着连羲皖上了船进了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她江梦娴从未见过这条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以后一定更要裁决断绝一切关系,她是要做宠物奢侈品的,若是让人知道她养出来的狗居然吃屎,谁来找她买奢侈品?

    而且裁决吃屎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对家里的雪球、肥肥、糊糊、落霞等猫狗的名声也有天大的影响!

    想起肥肥,她这才想起,今天从上午就似乎没看见尹时和肥肥了。

    她换件衣服去尹时的房间找肥肥,肥肥这次来是由尹时照顾的。

    但是敲门没人回,打电话没人接,也不知道这一人一猫去了哪儿。

    她打电话让黑八黑九小春等人去找,还是没有找到。

    岛就这么大点,能去的地方也就这么点,人呢?猫呢?

    江梦娴觉得事情不对,在门口使劲儿拍门喊尹时,听见房间里没尹时的声音,但是能听见猫叫,肥肥叫得特别大声,似乎还在门后用爪子扒门。

    不对……尹时出事了!

    ……

    此时的金玺正牵着两条狗在附近遛弯,他也没有走远,就走在沙滩上,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刚才和江梦娴简短的对话,一会儿又想起了当年的事情,不禁笑了又笑。

    她那紧张和做贼心虚的模样,真是和妈妈一模一样啊!

    想不到,江小洛竟然独自生下了她,更想不到,她还记得当初的话。

    梦娴……他第一次后悔自己改名了。

    裁决一路愤愤不平,‘嗷嗷嗷’叫个不停,仿佛在骂人。

    若是翻译成人语,大概就是:

    江梦娴你这个六亲不认的王八蛋,我还是个宝宝,你不能这么对我!

    它嗷得悲愤不已,嗷得嗓子冒烟,路过淡水泳池,把嘴筒子伸进去喝口洗澡水,金玺等着它喝水,他趁机蹲下身,摸摸裁决狗头。

    “你怎么这么丢人呢?我若是她,我也不认你!”

    裁决不回声,专心喝洗澡水。

    游泳池另一边,几个金家小姐夫人正聚在一起说话,并且眉飞色舞地议论着什么。

    金玺对于女人们之间的谈话没什么兴趣,但是耳尖地听见了三个字:江梦娴。

    “……那个江梦娴,听说才几岁被他舅舅强奸了。”

    “网上都有照片呢,她被她舅舅和表哥强奸了,还拍了照片,你们看,我保存了,全裸的,毛都没长呢!”

    “毛都没长,他那舅舅就下手了?口味真重,要真这么想女人,出去一百块就能找个鸡啊!兴许是她自愿的!”

    “啧,羲小凤真愿意娶她?这种女人,名声这么差,羲小凤什么女人找不到,怎么非要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

    “兴许,是人家从小磨炼出来,床上功夫了得呢!”

    “哈哈,那可说不定呢……羲小凤表面上和她恩恩爱爱,心里怕是恨到不行呢,可是他现在如果跟她离了怕不得被骂死,毕竟之前天天秀恩爱卖宠妻人设,离了婚人设就崩了,粉丝不买账啊!”

    ……

    这一段粗俗不堪的对话原封不动地传入了金玺的耳里,那一刻,他整个人宛若被冰封住,骨血和灵魂都被寒风肆虐,紧握的拳头紧紧颤抖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