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81章黑虎

时间:2018-02-25作者:柳赋雨

    但是能和龙城做小伙伴的,那肯定都是有来头的人,既然姓金,多半就是这个金家之人。

    而且金家的族谱每年都在变化,会把新人加进去,有可能也会剔除掉一些不愉快的人,金娴是二十年前的人了,兴许早就死了,或者根本就没能上族谱,这二十年,会发生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啊……

    连羲皖不死心,又看了一遍,特别是看了一下那些一个人占族谱一整页的大佬,有些大佬还会专门用一个版面来介绍。

    其中,金玺一人占了两面,可见他在金家的地位,那可是相当于‘九千岁’了。

    正翻看着金玺的资料,一行小字跃入连羲皖眼帘:金玺,原名金娴,199x年改名。

    原来金娴就是金玺!

    而且他改名的那一年,正是江梦娴出生的那一年……

    怪不得,连羲皖总是觉得今天金玺见江梦娴的眼神有些异样,他和龙城的关系应该不错,他应该也见过江小洛,不知道,他是否知道龙城如今的消息?

    亦或者,他就是当年告密的那个人?

    江梦娴的娴,和金娴的娴,是同一个娴!

    金氏副族长啊,九爷啊……

    连羲皖都要躬身恭敬叫一声‘爷’的人,也不多。

    但连羲皖能确定的是,这个九爷,一定十分了解龙城!

    想罢,连羲皖起身,准备洗澡睡觉,顺便摸了一把正在试穿泳衣的江梦娴肉肉的小屁屁,然后蹲下身,打开自己装衣服的行李箱。

    谁料,箱子一打开,一只巨大的狗头从衣服里冒了出来,与他深情对视。

    连羲皖的睡衣上全都是狗口水……

    空气寂静了五秒钟之后。

    “屎狗,你给我滚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连羲皖到处找打狗的鸡毛掸子,最后找来一根皮带!

    “嗷!”

    藏在行李箱里的裁决吓得‘嗷’一声,蹦起来跑向了门,一爪子扑上去按下门把手,一嘴咬开锁,把门给开了,逃了出去。

    连羲皖:“……”

    他差点忘了,连羲晚训它一段时间,它除了会吃屎,还会开门!

    不然怎么开卫生间的门进去找吃的呢!

    打开门的时候,正光着屁股试穿泳衣的江梦娴吓得一声尖叫。

    连羲皖本来想跑出去抓狗,可老婆曝光了,连忙把门给关了,把老婆给捂住,再出去找狗。

    妈的傻狗!

    幸好外面没人,江梦娴不至于走光。

    若是不然,他就扒了它的皮!

    连羲皖派人出去找了一圈,没找到裁决,但这是个岛,周围被海包围着,不怕它游水跑了,外面又热,他又回到房间里,看见裁决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着个大黑狗回来,江梦娴正在给裁决喝矿泉水。

    裁决在江梦娴收拾行李的时候躲进去的,幸好这一路没什么颠簸,直接从家里坐车去了码头,然后上船过来,可好歹也是坐船走了几个小时才到小岛,裁决躲在行李箱里,没吃没喝,可怜巴巴。

    江梦娴把矿泉水倒在洗脚盆里,裁决喝得大口大口的,看起来是真渴了。

    看见连羲皖回来了,裁决吓得往江梦娴身后躲了躲。

    连羲皖气得面色铁青,懒得和一条傻狗见识,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行李箱里全是狗口水的睡衣拿了出来。

    一股屎臭味!

    他嫌弃极了,幸好房间里有烘洗一体的洗衣机。

    而江梦娴则正在摸狗,裁决带回来了一只大黑狗,俩狗你闻闻我的屁股、我闻闻你的菊花,看起来关系不错。

    大黑狗似乎是个拉布拉多,浑身漆黑,黑成阴影,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长得大,而且十分健美,摸起来都是肌肉,硬硬的,毛色也漂亮极了。

    黑狗也没有项圈,不知道名字,大概是岛上金家人养的。

    江梦娴给它取了个名字。

    “黑虎,黑虎!”

    黑虎长得凶,但是挺温顺,任江梦娴揉捏着它的爪子,江梦娴坐在地毯上,黑虎坐在她对面,比她还高。

    裁决躲在行李箱里好久了,刚才跑出去趁机放了一下水和屎,肚子空了,也饿了,江梦娴喂它吃了点猫粮,黑虎也吃了两口,江梦娴看它们吃得津津有味,也忍不住尝了口秘制烘焙的猫粮。

    一尝,味道似乎还不错。

    一人两狗你一口我一口吃光了两袋猫粮。

    玩了一会儿,黑虎满足地摇着尾巴走了。

    因为裁决的意外‘降临’,连羲皖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总觉得自己浑身是屎臭味,晚上还梦见自己掉进了屎坑……

    夜深了,金玺也一直在做噩梦。

    一会儿梦见了龙城,一会儿梦到了江小洛。

    这二十多年,他一直被噩梦缠绕着,他翻来覆去,无法安眠,需要安眠药帮助才能睡眠。

    今天,这个噩梦是从未有过的清晰。

    龙城和江小洛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之中清晰到了一个极点,仿佛那事情只是昨天。

    “小娴,我和小洛决定要私奔了,希望你能替我们保密。”

    “我要带着小洛,去一个龙家找不到的地方。”

    “小娴,以后我和成哥的孩子,我想取名为‘梦娴’,‘娴’是你的名字,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和成哥商量,他一定会同意的,你要暂时保密哦。”

    ……

    所有的画面被江小洛临死前的那一声无助的惨叫和龙城悲愤的怒吼撕碎,金玺从噩梦之中惊醒,发现自己还躺在酒店的书房地下,身边都是酒瓶,他抬头看了一样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三点了。

    他昨晚发疯砸了整个办公室,助理知道他的脾气,不敢进来打扰他,他又喝了酒,一醉方休,可却依旧无法摆脱无孔不入的噩梦。

    金玺的狗‘布莱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黑漆漆的一只正睡在狗窝里,看见金玺醒了,它抬起头看了一眼,又睡了回去。

    金玺觉得自己头疼欲裂,躺在地上不想动,又是哭,又是笑,又是恨……

    他和江小洛的合影,他留存了二十几年了,此刻,那个相框已经被他亲手砸烂了,相框里的相片掉了出来,才发现,那其实是三个人的合影。

    合影里三个男女年纪相当,意气风发,江小洛站在中间和龙湖手牵手,她笑着,眼里只有龙城。

    而金玺,也就是当年的金娴,就在江小洛的另一侧。

    他自欺欺人地把合影里的龙城折到了背后,假装合影里只有他和江小洛,可也抵不过这残酷的现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