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74章金家的盘算

时间:2018-02-22作者:柳赋雨

    的确,照片里的女孩儿和江梦娴长得起码就有九分相似,但是照片里的女孩儿十分柔美温和,素颜朝天,而江梦娴则是妆容精致,气度逼人,虽然是一张脸,但却是两种不同的气质。

    金缘指着照片里男人,神秘无比地道:“这个男人你认识吗?”

    金瑜凑近了看,见里面的男人也是差不多十几二十岁,长得十分俊美贵气,就算穿了一社普通的白衬衫,也盖不住那气质,而且照片的年代有点久远了,她实在不认识。

    金缘眉飞色舞:“这就是咱们金家九爷!族长的第九个弟弟金玺!”

    一说九爷,金瑜顿觉如雷贯耳,她还没见过九爷,但已经听说过了太多关于这位金家九爷太多的故事。

    这可是金家的传奇啊!

    年少成名,天赋异禀,材质卓越,若不是因为他没有争夺之意,现在的族长怕是就要换人了。

    这个人非常有能力,以前从政,一度让人觉得华国最年轻的总统将诞生在金家。

    但是在事业巅峰,他却忽然辞职隐退,回归商界,现在是金家里少有的能和族长金銮并驾齐驱的人物,他掌握着金氏单人最多的股份。

    原先股份最多的是金銮,但是分给了自己的儿女,分散了,但是金玺却没有儿子没有老婆,一人持股,在金家说话很牛气。

    “这真的是那个四十出头还未婚配的九爷金玺?!”金瑜觉得稀奇极了,抱着照片左看右看,满眼都是赞叹,想不到九爷长得这么俊气。

    金缘挤眉弄眼地道:“我前些天,去了金家本家,在九爷的书房里看见了这张照片,我听人说,九爷四十还未婚配,都是因为照片里的这个女人。”

    金瑜嗤了一声:还真是个痴情种子。

    可是又不忍羡慕那照片里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的人,竟然让九爷为她神魂颠倒,一辈子都没有结婚!

    金缘看看金瑜,怂恿道:“你看,这个女人和我妹妹长得是不是很像,你说,我们把她送到九爷床上,九爷会不会对我们高看一眼?”

    金瑜看着那张照片,眼底有一抹光亮炸开——把江梦娴弄到金玺的床上?

    若是能得这位九爷的青睐,他们这一脉人在金家的地位就非同寻常了!

    金玺为了一个女人四十不结婚,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说那一定是非同寻常的!

    若是把江梦娴弄过去,金玺说不定会特别高兴!

    虽说是同族,但是金家传了几百年,开枝散叶,五百年前是一家,五百年后差不多都没什么亲属关系了。

    法律还只是规定三代之内不得结婚,金家这都不知道多少代了,姓金的也时常有一起结婚,这叫亲上加亲。

    况且,谁说,金玺是要和江梦娴结婚,她这种残花败柳,顶多就当个金玺的暖床工具而已!

    然后再想办法,把金绣给弄到金玺身边去……

    看着金瑜阴森森地在打主意,金缘也打着注意。

    其实发现这张照片的时候,她就开始打主意了,可是一直不敢,怕出纰漏。

    若是可以借金瑜之手把江梦娴给推到金玺身边去最后,成了,江梦娴是她金缘的妹妹、金凯的女儿,金瑜也顶多沾个光而已,得利的他们那一脉。

    若是不成,背锅的也是金瑜……

    两姐妹都打着自己的主意,但是其实都知道对方所想,金缘也想能到金玺身边去,虽然这个男人四十岁了,可真是非同一般的俊美啊!四十岁可是男人的黄金年龄。

    而且他手握金融帝国……

    当然,金瑜也这么想,她是去不了了,可她可以替金绣想想。

    另一边,江梦娴气鼓鼓地从姜家离开了,为了给姜苗苗面子,她僵笑了一整晚。

    她带着猫出姜家的时候,秦扇在后面送她,一边送还一边劝。

    “好了二爸爸,就当给我个面子吧,就这一次,一次就好!你是我爸爸,你是我爹,你是我祖宗!”

    江梦娴哼了一声,上了车,背对着窗外的秦扇恶狠狠地道:“管好你的便宜岳母!”

    秦扇也十分无奈,金瑜这个岳母比他还小,他这个女婿当得真是十分无奈啊!

    “好了好了,我做主了,把她的那只猫送给你了,算是配给你家鸡腿儿和肥肥的精神损失费,可以了吧!”

    他拎了个空的猫包过来糊弄了过去,姜家自知理亏也不敢追究。

    江梦娴这才走了。

    车里,连羲皖就坐她身边,今天回家晚了,见家里多了个屁股被烤糊的加菲猫,一问才知道了今天的事情。

    竟然有人踢了鸡腿儿,还偷了肥肥,简直胆大妄为!

    若是连羲皖出马,姜家怕是不好过年,可是考虑到那毕竟是秦扇的岳父,还是放他姜家一马。

    第一马,也是最后一马!

    江梦娴在姜家吃了瘪,回家路上整个人都气鼓鼓的,连羲皖把肥肥抱出来,小可怜看见爸爸当场就泪汪汪地哭,猫脸哭得湿漉漉的,看来姜家里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小爪子都被血染红了。

    “肥肥乖,爸爸来接你了,不哭不哭。”

    连羲皖心里气,可有秦扇和姜苗苗的关系在,这事儿也只能这么着了。

    他哄哄猫,又哄哄媳妇儿。

    “好了,不气了,回家老公给你通气。”

    江梦娴阴森森地笑:“我不起,谁说我气了。”

    可连羲皖知道她生气了,一路一直哄。

    晚上灯一关,忙不迭地在被窝里给她‘通气’,通得床都‘吱嘎吱嘎’地响。

    通完一场,连羲皖擦把汗,问江梦娴:“气通了吗?”

    江梦娴浑身汗津津的,用脚踢着连羲皖肚子上的赘肉玩,道:“才通了30。”

    连羲皖说:“那咱们继续通。”

    一会儿,他又问:“怎么样?通了吗?”

    江梦娴面色潮红:“通了25了。”

    连羲皖皱眉:“怎么比刚才还少了5。”

    江梦娴:“我不高兴,一不高兴就下降了!”

    “好好好,我继续通。”

    ……

    “现在呢?”

    “勉强通了50……等等,似乎又下降到了49!”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