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70章风光不了几天

时间:2018-02-20作者:柳赋雨

    金绣那一脚踢得够狠的,还是尖头皮鞋,鸡腿儿被一脚踹飞之后,摔掉了一颗牙,嘴巴也受伤出血了,还有点脑震荡。

    如果是一般的猫,怕是要伤到内脏,幸好鸡腿长得胖,肚子上的肥肉替它挡过了一劫,没有伤到内脏,但还是得住院观察两天。

    原来是虚惊一场……

    江梦娴吓得浑身都是汗。

    那是龙城猫的后代,是老爷子亲自送到她手里的,若是在自己手里出事,对不起龙城也对不起连夏。

    “鸡腿儿,你好好住院,我明天来看你。”

    鸡腿儿:“喵儿——”

    门牙被摔掉了一颗,英俊不在,一张嘴,只有一颗门牙,看起来怪怪的。

    她揉揉它的鸡腿儿脑袋,接到了家里小春的电话。

    “夫人,不好了,肥肥被人换走了!”

    听小春的声音,都快哭了,江梦娴忙道:“别慌,我回来看看。”

    江梦娴从宠物医院回到家,看见小春的猫包里,一只陌生的加菲猫探出头来。

    猫包是肥肥的,项圈和猫对不上了。

    小春知道这只猫对于江梦娴的意义,急得要哭了:“我是亲眼看着7个猫包都装好才带回家的,可是一个走眼,肥肥就被人给换走了。”

    今天江梦娴家里的猫都去店里玩了,她的四个橘猫、肥肥,落霞和它的两只宝宝,总共8个猫,鸡腿儿进了医院,剩7个回家。

    江梦娴冷冷地看着那只陌生的加菲猫,似乎有些眼熟,就是金瑜那只,她记得,屁股似乎被烤糊了一块!

    小春咬着下唇:“姜小姐那边,我也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江梦娴和姜苗苗的关系好,她组织的活动上出了这种事情,小春也不好亲自去问,只能让江梦娴去问。

    江梦娴摸了一把猫,道:“挺好看的,留下养起来。”

    她转身,一边出门一边打电话,带着人半夜开车走。

    姜苗苗得知了这个消息,也差点气得背过气去。

    没想到啊,竟然有人没脸没皮到这种程度,竟然偷猫!

    什么脸面,什么亲戚,什么关系,去他妈的!

    姜苗苗很快和江梦娴汇合,连雪篙得知消息也过来帮忙,一队人马风风火火地走了。

    江梦娴计划的奢侈品工作室,就在姜苗苗的猫咪咖啡厅对面的写字楼里,尹时住在猫咪咖啡厅里的宿舍里,此时下班了,正好来咖啡厅,正看见江梦娴风风火火地来又风风火火地走。

    一问才知道,她的猫被人恶意换走了,她赶过去要猫!

    尹时整个人一震,想起了自己的狗。

    当年他的狗也是跑出去被人领走了,他找上门去讨要狗,对方想要钱,他就给钱,对方又不要钱,对他一阵奚落嘲讽,最后谈崩了,当着他的面把狗从十楼摔了下去……

    尹时赶紧也跟上,看能不能帮忙。

    姜家。

    今天是姜家三房媳妇儿金瑜的生日,还是搞了排场不小的宴席,姜家的人都来了,金家也来了不少。

    姜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一个帮,毕竟都是底层上来的,和金家那帮人玩不到一起,两帮人马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嫌你土、你嫌弃我酸。

    此时,金瑜正抱着一只加菲猫和娘家人说话,金家人也来了不少,金瑜的父母、金绣,还有金凯、金缘一家三口。

    如今金缘可是个小有名气的小明星,演过院线大制作,也演过网络小制作,虽然不是像秦扇羲小凤楚晓轩那样是超级大明星,可在圈内还是有点名气。

    一群姜家姑婆酸溜溜地凑在一起:“啧啧啧,三房就是能啊,亲戚都是大明星,了不起了不起!”

    “可不是嘛,人家哪能跟我们这些土老帽来往啊,兴许在人家眼里,咱们这些人还不如人家的一只猫呢!”

    “听说她那队什么‘钾肥猫’,一个月花十几万呢!”

    “什么猫这么值钱?吃钾肥长大的吗!”

    ……

    金家内部看起来和谐,但也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

    金缘看着金瑜怀中抱着一只加菲猫,和那加菲猫价值不菲得穿戴,眼底嘲讽,暗道:嫁个土财主要上天。

    又看见她手臂上都是猫的抓痕,问道:“哟!大姐的手这是怎么了?”

    金瑜笑:“不小心让猫给挠了。”

    金缘:“那可要小心点了,万一挠到脸就不好了。”

    又问:“你的猫不是一队的吗?另一只呢?”

    金瑜摸了两把猫,才道:“今天发疯挠人,关起来了。”

    她眼波流转,带着几分讪笑,眼珠子转来转去地在金缘身边找人:“你妹妹梦娴没来?”

    说到江梦娴,金缘眼里一阵说出去的神色,恐惧、厌恶、嫉妒。

    最终,她挤眉弄眼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都不姓金,来这儿干什么!让她来不是自讨没趣!”

    她自然是不敢说她根本不敢去江梦娴面前触霉头,江梦娴握着她的把柄,而且她的手段,她金缘真是不敢看第二次。

    张泽千和刘茜浅现在被关在牢里生不如死,得病了还被判刑,家也跨了,公司改名了,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他们的狗命,那段时间吓得金缘都不敢睡觉,确认了自己没有染病才放心了。

    还有龙柠更惨……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江梦娴的功劳,但是招惹江梦娴的人都生不如死或者死翘翘了,她金缘可没那个胆子去触霉头。

    可就算情况如此,该打的嘴炮还是要打,免得让人看不起,所以,金缘洋洋得意地道:

    “就算她想来,我们也不会让她来啊,她是个什么东西!她那老公胖成那个样子,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没身材就是没饭吃了,以后谁还找他拍戏!”

    “她老公事业算是彻底毁了,她不就是仗着老公厉害作威作福嘛!她老公不行了,她也风光不了几天了!”

    “金家给我们发的请帖,全家人的名字都有,单单没有她。她?她算什么东西。”

    金瑜暗自窃喜,不知道是高兴江梦娴‘风光不了几天’,还是因为金缘家里出了这种荤腥事情。

    金缘把金瑜那窃喜的嘴脸看在眼里,心里气。

    可不能只能让别家看自家的笑话,别家的笑话也必须挑出来晒一晒才行,这叫礼尚往来。

    金缘故意高声道:“哟!大姐,你的那个便宜女儿和便宜女婿怎么没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