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66章想看艳舞不?(重要通知)

时间:2018-02-19作者:柳赋雨

    尹时都要被吓尿了,顽抗着连羲皖的手:“真的不用,连长……我就是说个气话,不用不用……我跳!我跳艳舞,你坐下看。”

    连羲皖十分客气,拽住他:“来来来,不要害羞,我把舞都排练好了,来来来,坐下。”

    尹时:“不不不,连长你坐,你坐,我站着就好。”

    连羲皖这一脸的笑容太阴险太吓人了,吓得他心惊胆战。

    尹时三番两次地推辞,连羲皖不耐烦了,一下子就把脸给冷了。

    变脸,他是专业的。

    他拿出当年训练新生的气势来,冷着嗓门:“那你想怎么样?艳舞到底还看不看了?班还上不上了?合同还签不签了?”

    尹时哆哆嗦嗦:“连……长,我签,我签……”

    连羲皖把合同推给他,印泥签字笔一气呵成地拿过来了,尹时连合同都不敢看,哆哆嗦嗦地就签字画押了。

    签完,整个人都傻了,瘫坐在了地上。

    江梦娴美滋滋地收了合同,道:“你等着我去盖个章,一会儿就把你的那份给你。”

    江梦娴走来了,连羲皖拉着尹时坐下了,姜苗苗赶紧给大佬递茶。

    秦扇拍着尹时的肩膀,心里都是心酸:“你怎么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了?”

    “你简直堕落啊!”

    “当年你好歹也是帝都大学出了名的才子,在我们那一届里,鼎鼎大名。”

    “怎么今天就堕落到竟然还想看男人跳艳舞这么猥琐呢!简直兴趣低下!”

    尹时真的没想过要看什么艳舞,就是被江梦娴给烦了,本想吓唬吓唬她,让她知难而退,可是没想到江梦娴真的把羲小凤给找来了。

    尹时脸憋着通红,连羲皖趁机招待他好酒好菜,灌了一通酒,喝醉了才好办事。

    为了爱妻的事业,他也是蛮拼的,一回来就被叫来跳艳舞,他都把艳舞排练好了,到最后关头,尹时非要看的话,他也就准备跳了。

    当然,不跳最好。

    终于知道他当初逼着连小球跳‘三只小熊’的时候,连小球的内心该是何等的草泥马。

    尹时很快就被灌醉了,连羲皖和秦扇把他拖到了密封的天台去继续喝酒。

    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故人,尹时不禁想起了那些年他的葱绿年华,一边喝酒一边哭。

    大概把喝的都哭出来了。

    他哽咽着,讲着他这些年的经历。

    “当年还没完成帝都大学的课程,我就出国了,没办法,家里的房子被亲戚骗走了,就给了我和妹妹一点钱。”

    “我拿着这笔钱,出了国,留在国内还要被一帮亲戚算计,他们甚至还想把妹妹嫁人了换彩礼钱,我出国读了设计,一边打工养活我的妹妹,我的事业发展得不错,妹妹毕业了也来跟着我干设计。”

    “我第一次在电影院认识了兰兰,兰兰特别喜欢连长你的电影,我还说,等将来回国了,我带她来见你,可是没想到……”

    “妹妹回国发展,没想到她这么脆弱了……我处理她的后事,很忙,疏忽了对小雨的照顾,没想到小雨竟然吃了妹妹的仓鼠,我发现的时候都不行了。”

    “仓鼠死了,妹妹死了,小雨死了,兰兰和孩子也死了,可是我还有小虎……我回国开了个工作室,我和小虎相依为命,我画设计图的时候,小虎总是会趴在我脚边,我们相依为命,我想着,至少还有小虎在。可是那一天,我出去应酬,回来发现家里进贼了,贼走的时候,没关门,小虎跑了出去。”

    “我辗转找到了小虎,它被别人捡走了,我上门讨要小虎,那户人家不同意,竟然当着我的面,把小虎从十楼扔了下去,我……”

    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泪一直流。

    连羲皖也早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他的事迹。

    从别人口中得知和从本人口中得知,是两个概念。

    没想到,他过得这么惨,爸妈死了,妹妹老婆孩子死了,连猫狗都死了,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秦扇费力把不情不愿地裁决抱了过来,扔进尹时怀里。

    “今晚它属于你了,对它温柔点!”

    “它今晚就是小虎了!有什么话就对它说吧!”

    尹时抱着裁决,哭得稀里哗啦,把这些年的苦水都倾倒在了它身上。

    连羲皖劝着他:“好了好了,振作点。”

    “好好工作,人死不能复生。”

    “以后老婆孩子会有的,狗和猫也会有的。”

    “这份工作很不错,咱们都是熟人,不会坑你的,好好干,你的才华不敢被埋没,华国的宠物奢侈品业需要你拯救。”

    “裁决和落霞明年配种,一定送你一只,我家的肥肥生的崽儿也送你!”

    ……

    半夜,江梦娴上三楼去看,封顶天堂上睡着三个醉汉和狗。

    裁决被尹时给死死地抱住,一脸委屈。

    江梦娴把自己的老公给捡走了,其余的就让他摊着吧,姜苗苗一会儿也把秦扇给捡走了。

    可是尹时是她们好不容易才捡来的大佬,也不能让他这么睡在楼顶,江梦娴忙不迭把尹时给送进了客房,还把裁决和菊花送进去陪睡。

    忙完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看见烂醉的连羲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她。

    今天,他也喝了不少酒,大概是因为见到了故人而高兴。

    当年他们还是一群毛头小子,眨眼都成秃顶大叔了。

    当年那一群学生,连羲皖记得的还是不少,比如尹时,比如秦扇,比如司天祁……

    尹时那个时候还是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优等生,秦扇还是个只会打架的臭小子,连景在他们隔壁连队当教官,两个连队暗暗较劲儿,司天祁也还是个沉默寡言的小娘炮……

    这十几年的光阴真是如同刻刀一样啊,把当年那群差不多的人,都雕琢成了不同的模样。

    优等生落魄成了神经病,娘炮成了臭名昭著的杀手鬼狼,秦扇从混小子成了帝都黑道霸主,他和连景依旧暗暗较劲儿。

    连羲皖微醺,江梦娴看他摊开了手脚,躺上去枕在了他的胳膊上。

    他在剧组长肉了,枕起来真舒服,软软的。

    她美滋滋地枕着,看着连羲皖微胖微胖的脸,双下巴都出来了。

    这个模样也挺可爱的!

    大叔就要有大叔的模样嘛,一把年纪了,也该到发福的时候了。

    她伸手进去,摸着他的膘,轻轻地揉捏着。

    连羲皖今天是真喝醉了,翻身抱住江梦娴,说着醉话:“小鸡儿,想看艳舞不……”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