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55章秦扇的大餐!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嗷?!”

    裁决吓得吐了娃娃鱼,娃娃鱼趁机逃走,一会儿就不见了。

    江梦娴回头,见大家都用见鬼的神情看着她。

    忽然发现,老板娘还是个思维很缜密的人,这逻辑,竟然毫无破绽!

    就跟烧u盘的逻辑一样。

    大家在山上放生之后,便就离开了,山上垫了一层厚厚的雪,看起来十分漂亮,江梦娴走出了寺庙,走几步再回头,看见云雾把山头和寺庙都遮住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切仿佛一个梦。

    连羲皖比他们晚走两步,和大师约定了捐笔善款把山上的公路和山路都修一修,年后修个吊桥去山那边,也尽点微薄之力把这座寺庙给修正修正。

    从尧龙山下来,连羲皖又拉着江梦娴爬了许多山头,一会儿去烧香拜佛,一会儿去给贫穷山区的孩子送送冬衣文具。

    一路上打听到哪儿的学校穷,就去哪儿,一路撒钱结善缘,反正,江梦娴除了钱和老公,什么都缺。

    走一圈回来,江梦娴觉得自己开朗多了,心里的负罪感也去了不少,高高兴兴地回了帝都。

    可是连羲皖却不高兴,连羲晚在剧组那边捅了篓子,他还得赶紧过去补上,现在导演他老婆吵着要离婚要和连羲晚去国外领证。

    而连羲晚已经逃之夭夭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黄瓜拍死连羲晚。

    更气人的是,跑了这么几天,天天爬山拜佛,连羲皖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膘,没了。

    他摸着自己平平的肚子,仿佛流产了一般失落。

    真是事事不顺,一事比一事气人。

    而江梦娴却似乎十分高兴,这几天一直在跑,回家的时候,痘痘没了,人都长漂亮了,气色红润有光泽,回来还给球球带了小礼物。

    之前做的亲子睡衣也到了,洗了烘干之后香喷喷地放在衣帽间里,江梦娴一回来就穿上了,又温暖又舒服,感觉生活到处都充满了光彩。

    回来收拾好了东西之后,江梦娴收拾一波垃圾拎出去倒,倒垃圾的时候,看见隔壁的秦扇正打着哈欠出来倒垃圾,还穿了一身粉红粉红的连体睡衣,兜帽盖住了嚣张的金黄色头发,兜帽上两个兔耳朵耷拉着,和他秦老大的身份简直大相径庭,透着浓浓的反差恶心萌。

    这一个造型遭到了江梦娴的无情嘲讽。

    “哈哈哈哈哈哈——金毛叔叔,你的造型——哈哈哈哈哈!”

    秦扇颇为生气:“笑几把!”

    说罢,转身回了自己家。

    江梦娴一直笑到家,还对连羲皖说了自己刚才的见闻:“金毛叔那个造型,简直了——”

    “老黄瓜刷绿漆——装嫩!”

    “哈哈哈哈!”

    穿着一身哈士奇卡通造型亲子装的连老黄瓜低头看了看自己刷的‘绿漆’,本想回怼两下,可还是算了。

    江梦娴和连羲皖回来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大家都知道他们要做好吃的,赶紧凑过来等吃的。

    连羲皖也的确是要准备点好吃的,可是隔壁的秦扇忽然过来说,蹭饭这么久了,他也不好意思了,今晚家里准备了大餐请他们过去吃。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连羲皖听完,十分怀疑:“你家,竟然还有厨房?!”

    两位刷了绿漆的老黄瓜,瞪眼看了一会儿,这才开始注意对方的穿着了。

    连羲皖在家都是穿亲子睡衣,球球和江梦娴穿什么他穿什么,他穿什么奇形怪状都十分常见。

    可秦扇穿一身卡通睡衣,怎么看怎么猥琐,仿佛一个不良青年干了作奸犯科的事情之后被警察追赶而躲进了幼儿园偷了件衣服披上假装自己是个三岁宝宝企图逃过追捕。

    真是辣眼睛!

    连羲皖:“你装嫩之前先把头发染回来好不好?三十几岁的男人穿着这种风格的衣服很恶心的——”

    秦扇反应颇大:“你以为我想啊!我不穿成这样,苗苗不给我哔啊!”

    ……

    晚上,连羲皖拖家带口地去了秦扇家里吃饭,进门看见他家的装修风格越发的诡异了,比如,重金属朋克风装修的客厅铺上了一层粉红的地毯,黑白色极简沙发,放了一堆hellokitty。

    秦扇似乎很喜欢收集古董和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客厅陈列着青花瓷、武士刀,中间挤了个粉红色的存钱罐。

    一看就是谈恋爱了。

    他们家的‘大餐’也上桌了。

    八人份披萨外卖;十人份龙虾外卖;肯德基全家桶五桶;不够还有十桶泡面……

    顿时,连羲皖觉得自己带来的两瓶红酒十分不合时宜。

    一个刀口舔血多年的秦扇,一个深宅重度中二少女姜苗苗,这俩凑一块,这日子没法过的。

    可是来都来了,总不能甩脸就走,大家还是将就着吃了。

    这好歹是秦扇第一次请他们来家里吃饭,连羲皖还是十分给面子,把自己带来的两瓶红酒下了泡面。

    龙戒和连雪篙是下了班直接过来的,还穿着工作装,正巧出去谈了生意,还穿得十分正式。

    进门看见左边坐着穿得粉嫩嫩秦扇姜苗苗,姜苗苗穿这样都是十分正常,可是秦扇穿成这样,真是辣眼睛。

    右边坐着穿成哈士奇的江梦娴一家三口。

    穿正装的连雪篙两人显得这么格格不入。

    可好歹大家还是坐下开始吃饭了。

    连羲皖给江梦娴剥小龙虾,一边问秦扇:“你俩准备什么时候领证?”

    秦扇跟连羲皖差不了几天,也该着急着急了。

    姜苗苗脸红了红,没说话低头吃饭,秦扇吃着泡面,回答:“她爸不乐意,说我是混黑社会的。”

    姜苗苗回家跟她爸说她和混黑社会的谈恋爱,她爸气得跳起来拎起鸡毛掸子就要打断她的腿,她就跑出来了,在秦扇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一直没回家。

    连羲皖‘啧’了一声,没说话。

    秦扇这哪里叫黑社会,这叫暗黑帝王,帝都黑道王牌老大。

    给手下兄弟买七险二金还依法纳税还时常接受领导调研考察学习的黑社会,能叫黑社会吗?

    连羲皖劝道:“你还是应该找个时间登门拜访一下,跟姜伯父说个清楚,争取早一点把婚事定下来。”

    可谁知道才这么一说,门口保安就打电话过来了——姜苗苗他爹拎着金毛掸子找上门来了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