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54章放生娃娃鱼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连上了wifi,江梦娴发现信号是无比的畅通,赶紧到处扫码转账,把香油钱捐足了,也不枉自己来这一趟。

    捐了香油钱,烧了香,老和尚引着大家去山崖下喝圣水。

    所谓圣水就是从山崖上沁出来的一股清泉,清澈见底,还不结冰,大家依次舀了点来喝,管它圣不圣水,山泉水都挺甜的,当解渴。

    江梦娴喝了一大口,觉得甜滋滋的,又拿葫芦瓢准备舀第二口,却看见裁决屁颠颠地出来,‘嗷’一声,整个嘴筒子都伸进了圣水里,大口大口地喝水,还在水里吹泡泡。

    顿时,大家都没心情喝圣水了。

    老和尚:“圣水有灵性,你们喝之前这狗已经把嘴伸进去喝了好多了。”

    众人:“呕……”

    喝完圣水,江梦娴觉得自己嘴里一股屎味儿,虽然圣水是活水,裁决喝过的应该都已经流走了。

    老和尚请大家进房间烤火喝茶。

    房间里烧了煤火炉,裁决在一边烤火,蹭得黑漆漆的。

    江梦娴和连羲皖才一坐下,和尚就看着连羲皖说:“施主,你有些面善。”

    连羲皖:“兴许你我有缘。”

    和尚:“不,我看过你演的电影。”

    连羲皖:“……”

    香茶煮上,和尚给大家倒了热茶,随意地和大家聊了聊天。

    山上黑得早,才坐了一会儿的时间,天色微微暗沉了下来,小雪下了下来,和尚邀请大家在庙里过夜。

    晚上吃了斋饭之后,天还没黑透,江梦娴牵着狗在寺庙附近玩,连羲皖跟着她,一脚恶狠狠地踩烂裁决在雪地里踩下的狗脚印。

    寺庙很小,依山而建,贴着山体建了几栋破破旧旧的房子,只有两三间客房,米粮的话,只能从山下用人力挑上来,条件十分艰苦。

    下了小雪,江梦娴打着一把小花伞遮住雪,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雾气上来了,能见度越发的小了,江梦娴似乎看见对面山头上,有个黑漆漆的东西,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是一座塔。

    塔有七层,看模样已经十分老旧了,整个的镶嵌在了山体里,根本没有路可以上去,上头是悬崖,下面是峭壁,处处都是笔直的山体,也不知道当初那塔是怎么修成的,也不知道为何当初要修这个塔。

    这山上想修个什么东西,那几乎是比登天还能,都必须要人力搬运,那塔看起来造价不菲,却修在那个尴尬的位置上,似乎根本没有住人的模样,也没路上去。

    江梦娴忙问和尚:“大师傅,那座塔为什么修建在半山腰上?也不修路上去?”

    连羲皖也正拿了望远镜看,的确有个黑咕隆咚的塔,像是被神力活生生地摁进了笔直陡峭的山体里,想修路上去的确是有点难,甚至那里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

    和尚摇头笑了笑,说起了那塔的由来典故。

    这个山头叫尧龙山,山里有尧龙寺,很久以前,寺里有个德高望重的大师远近闻名,这里曾经香火鼎盛,香客络绎不绝,香客们集资修了上山的大路,和一座七层宝塔。

    那七层宝塔原先不在那儿,就在尧龙寺中。

    某一天,菩萨云游至此,发现大师正在寺中打坐,为了考验大师佛心,菩萨心生一计。

    一只惊慌的小鹿忽然从大师面前跑过,没多久,一个猎人追来,没有看见鹿,便问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师鹿的去向。

    大师指点了鹿逃命的方向,猎人追上去,用弓箭射死了鹿,大师因此造下杀孽,没有经过菩萨的考验。

    鹿死的时候,天塌地陷,上山的大路塌了,来烧香的香客被阻断,想上山难上加难,逐渐就少了。

    而那座七层宝塔,也从原址飞到了对面的山头上,镶嵌入山体,不上不下,无路可去,大师每日望塔兴叹,不得受用,悔不当初而很快圆寂。

    从此,整个尧龙寺就凋零了,和尚散去,香客不来,逐渐就破败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江梦娴嘀咕着:怪不得上山的路这么烂也不修修!

    她又问道:“这地方景色不错,很有开发的潜力,路没了可以修啊,那个塔,也可以修个栈道过去,或者是缆车吊桥上去。”

    和尚摇头:“万物皆有因,才有果,顺其自然,顺其自然,顺其一切自然,既然天生如此,何必强求。”

    和尚冷得走开了,江梦娴却看着那对面影影绰绰的塔,脑子里只有那和尚的话。

    顺其……自然?

    顺其一切自然。

    她反复咀嚼着那几个字,忽然笑了。

    这山上这么穷,这么冷,交通不便,屋里漏雨,对面山头还有塔不能住,那大和尚一呆就是二十几个年头,果然是有境界的。

    顺其自然……若是人人都有这个顺其自然的境界,那就好了。

    万物都有自己的道理,顺其自然最好,强求无用。

    可虽然如此,淤积在胸里的闷气也忽然去了好多。

    放宽心态,一切顺其自然吧……

    连羲皖也看着那雪,那塔,忽然松开了紧抿的唇线,似乎笑了笑。

    顺其自然吧……苦她也替他吃了,也不可能离了。

    他要陪着她,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和她一起吃尽这人世间的九十九种苦。

    每一份苦若是有十分,他就替她吃掉九分九!把剩下的零点一分掺上甜甜的奶油布丁,再喂给她吃。

    他握住江梦娴的手,两人撑着一把伞,看着静静的雪,谁也没说话,雪花还是时而落在他们头上,一不小心,就一起白了头……

    在山里住了一晚上,漏风的屋顶,打呼噜的裁决,冰冷的床铺,都依旧挡不住江梦娴的一腔睡意,沾床酣眠如狗。

    这一夜睡得十分安稳,就算没有二宝在身边,闭眼只看见一片清明,再也没有厉鬼。

    天空总算是有点色彩了,就连裁决的小呼噜,听起来也如同乐曲般有节奏。

    第二天,江梦娴去放生池放生,放生池连接着没有结冰的溪水。

    他们放生的都是家里养的野味,黄鳝、泥鳅、娃娃鱼,虽然连羲皖不知道这有什么卵用,可江梦娴喜欢就好。

    那条娃娃鱼也被放生了,顺着溪水逃走了,裁决忽然顺着溪水追了出去,扑进水里,‘嗷’一声把娃娃鱼叼住。

    江梦娴赶紧阻止它:“不能叼它了!松嘴!”

    裁决不松嘴。

    江梦娴十分严厉地道:“家养的娃娃鱼一旦放生就是野生娃娃鱼了!”

    “野生娃娃鱼知道吗!国际二级保护动物!你吃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爸爸要被判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