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53章wifi密码在墙头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这个,我怎么知道。”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高深了,他也回答不出来,江梦娴自顾自地说:“像韩幼熙那种明星,下巴磨过,鼻子垫过,额头填充过,眉骨动过,下颌骨重新矫正过,怎么可能还看得准?”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面相手相什么的都能变,什么看手相、看面相、摸骨,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她嘀嘀咕咕,好一会儿才睡着了。

    连羲皖把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胸膛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她的头发,眼里的愁苦和沉重,一点点堆积。

    他深深地吻了一下她,她微微的呼吸拍打着他的胸膛。

    他看着她的脸,认认真真地看着她的眉眼嘴唇,不放过任何一点。

    这一世,就让我护你周全吧!

    第二天,江梦娴吃了早饭就要走,多留一会儿都感觉自己要被骗钱。

    凌云送他们上缆车,遥遥朝他们挥手:“常来照顾生意啊!”

    ……

    第二站,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小山头,本来不准备来的,可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顺便来看看。

    这是个大山头小寺庙小菩萨,完全都没有开发,没什么香客,山路特别崎岖,而且上山之后还结冰了,幸好提前准备,换了越野车和雪地胎,可绕是如此,上山中途还是熄火多次。

    江梦娴在车里,看着车碾过山路,碾碎道路结冰,那‘咯吱咯吱’的碎冰声真是令人胆寒。

    有些山路只有一车道,护栏也没有,下面就是万丈悬崖,江梦娴怕极了,道:“我们还是下来走路吧。”

    连羲皖虽然有点不太愿意走路,毕竟过几天要回剧组了,好不容易养下来的膘兴许爬个山就没了。

    可车走得艰难,再老的司机都提心吊胆的,而且最近下雪了,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快无路可走了。

    而且裁决这条屎狗怕得要死,硕大一只缩在连羲皖怀里,可怜巴巴的狗头靠在他肩膀上瑟瑟发抖。

    怕怕,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而且这狗还晕车,吐了好几回了。

    无奈,大家只能下车步行了,一群人下车,留二宝和几个人看车,他们在山里慢慢地找路。

    因为地处南方,山上不仅有白雪,还有点绿色的树林顽强地活着。

    江梦娴似乎还挺高兴的,穿着登山雪地靴大步大步地朝山上走着。

    有香客凑钱修了上山的步道,只是十分简单的石台阶,年久失修,坑坑洼洼的,大家小心翼翼地往上走,还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晕车晕得要死不活的裁决一下车就复活了,果然是雪橇狗王的后代,雪地里它就是王,屁颠颠地跑在前面,‘嗷’一声冲进白茫茫的树林里,眨眼就不见了。

    江梦娴着急,连羲皖却有点莫名高兴,道:“没事,狗鼻子很灵的,它一会儿就回来了,身上也没有野兽,它很安全的。”

    屎狗,永远留在这儿当野狼吧!

    众人继续上山,昨晚一场雪落了下来,山上很冷,大家在平整的雪地上留下来了脚印,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一路往上蜿蜒。

    连羲皖在前,牵着江梦娴的手,细心道:“踩着我的脚印走。”

    江梦娴低头认真走路,踩着连羲皖的大脚印走着,故意把自己的小脚印留在他的大脚印之上,感觉有趣极了。

    山上实在是太冷了,冷得江梦娴眉毛都结冰了,连羲皖时而就转身,替她正正帽子,捋一捋眉毛上的冰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简直是郎情妾意,一路恋爱的酸臭。

    中途,连羲皖接了个电话,是剧组导演打过来的。

    山上信号不好,声音时断时续,可连羲皖还是从导演的咆哮之中得知了剧组发生的事情。

    连羲晚果然又开始作妖了,这次干了比‘教唆老板爱犬吃屎’更脑残的事儿——掰弯了导演的老婆!

    如今,导演正到处追杀连羲晚,剧组一团乱。

    连羲皖得知这个消息,简直想飞过去一黄瓜拍死连羲晚!

    虽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可眼下,还是拜佛要紧。

    他们要去的地方叫做尧龙山,山上几乎没住什么人,开发难度大,开车只能到半山腰,到了半山腰还要走将近一个小时。

    走了许久他们才到了半山腰的停车场,已经中午了,肚子饿得不行,大家在一辆车都没有的停车场野炊。

    所谓的停车场,就是个片比较平坦的地,这天气,车根本上不来,一辆车都没有。

    这一行还是七八个人,带了锅和炭火,幸好这附近还有小溪没有被冰雪冻住,接了点山泉水来就开始野炊了。

    尧龙山上有放生池,江梦娴还忍痛把家里的娃娃鱼抓了两条来放生。

    可是,中午野炊的时候,她忍不住杀了一条娃娃鱼充饥。

    吃饭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功德减半了……

    裁决迟迟不回来,山里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道它去哪儿了,江梦娴忧心忡忡。

    连羲皖道:“不用担心,找不着我就去买一条差不多模样的赔给雪糕。”

    他还强调道:“我务必给他找一条没吃过屎的!”

    仿佛赔他一条没吃过屎的哈士奇,是个多么的恩赐!

    可江梦娴还是皱眉:“雪糕不同意怎么办?”

    连羲皖:“打得他同意为止。”

    江梦娴:“……”

    吃完了饭,大家带上东西,又继续走,走了一个小时却看见前方的雪雾之中,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路在哪儿,寺庙在哪儿。

    回头一看,连来路都看不清楚了。

    正着急的时候,前方一个影子冲了过来,硕大一只到了江梦娴面前,还以为是狼,可定睛一看,正是走丢的裁决。

    “啊呀,裁决小狗狗!”江梦娴高兴地上前试图抓住它,谁知道裁决灵活地一扭头就跑了。

    好不容易把狗找到了,大家赶紧跟着裁决的脚印追上去抓狗,没想到才追了几分钟,就看见前头一座庙宇若隐若现。

    众人步行进了庙宇,看见一个老和尚正在庙宇禅房门口看着大家笑,裁决正在人家屋里烤火,看样子来了好久了。

    大家面面相觑,可还是进了庙宇,和老和尚打了招呼之后,开始烧香。

    庙里就两个和尚,庙宇也是破破烂烂的,就连菩萨塑像都是脏脏旧旧的。

    连羲皖在佛前烧香,诚恳许愿,江梦娴扛着一口袋钱,拜一个佛,撒一点香油钱,钱撒完了还能扫二维码转账继续给香油钱。

    还挺先进,云拜佛。

    可是扫了二维码也没办法捐香油钱,山上没信号连不上网络。

    江梦娴说:“嗨呀,没钱没信号了,不捐了。”

    和尚赶紧说:“施主,wifi密码在墙头上。”

    江梦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