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52章高深的玄学问题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看在连羲皖兴致勃勃的份上,江梦娴坐下了,伸出手让老骗子看,老骗子抓着她的手,看了她的掌,还摸脸摸骨,粗粝的手指摁在她脸上捏她骨头的脉络,一边看一边摇头晃脑地说:

    “你命好、命好,看这手相,手相纹路越复杂命越好!你的就复杂,复杂极了!”

    “面相好,骨头长得好,哪儿都好!”

    “你这个命,将来不是当皇帝就是诸侯!”

    江梦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都什么年代了,祖传的骗人台词还不改改,现在都是新社会了,谁还信这套啊!

    下一句话肯定是说她有血光之灾,要掏钱解灾。

    未免被骗钱,她赶紧说:“谢谢道长,你快给我先生看看吧!”

    说完,她赶紧撤了。

    房间里只剩下连羲皖凌云以及那老骗子了。

    连羲皖已经来过这儿很多次了,看相的步骤直接跳过了。

    老骗子一改刚才的忽悠嘴脸,忽地严肃道:“她身世坎坷,命虽好,但人生苦痛100样,她须尝99样,才能超脱。”

    不等连羲皖回应,他又道:“她人生要尝的99样苦,有45样与你有关。”

    “当年我曾推算你命格大凶,我让凌云为你找一个能化解你厄运的女子与你契合。”

    “因为那个女子能替你分走你一半的厄运!”

    “与你有关的45样苦,是本来属于你!”

    连羲皖大惊:“道长,你——”

    当初他想给球儿找个妈的时候,凌云得知消息,主动为他挑选合适的女孩儿,他说的是要找一个能为他命运锦上添花的女孩儿!

    可连羲皖没想到,所谓的锦上添花,就是找个人为他承受厄运?!

    凌云摸摸鼻子,不敢说话,怕被打。

    老骗子看连羲皖那深受打击仿佛随时都要提拳头打人的模样,赶紧道:“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属于你的厄运已经转嫁给了她,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了,她命格如此,今生就是为了赎罪,她替自己所爱之人承受厄运,尝尽99种苦方才能功德圆满!”

    连羲皖冷笑,心里却一阵悲凉。

    什么赎罪!

    什么功德圆满!

    都是狗屁!

    她明明什么都没错,凭什么替别人赎罪!

    他咬牙,忍住打人的欲望,切齿问道:“道长,可有解?”

    老骗子梳理了一下胡子,高深莫测地道:“……恩,你可以跟她立马离婚。”

    “分开之后,你假装什么都看不见,眼不见心不净。”

    “她会继续替你承受属于你的苦难,你会锦上添花前程似锦。”

    “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可以多分她点财产。”

    “别打人,打人的话,也会报应到她身上!”

    连羲皖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把火燎了老骗子的山羊胡子!却又无可奈何……

    门外不远处,江梦娴正在逗狗,她吃红薯,裁决吃红薯皮,还吃得香喷喷的。

    吃完红薯,她揪着裁决的耳朵玩:“裁决小狗狗!你要是没吃过屎,我肯定想亲亲你。”

    裁决对自己吃过屎的事儿一无所知,眼巴巴地等着江梦娴把红薯皮喂给它吃。

    忽地,江梦娴看见连羲皖气冲冲地出来了。

    她赶紧冲上去:“怎么了?是不是那老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子骗你的钱了?”

    连羲皖一直铁青着脸,看见江梦娴的时候,眼底一丝愧色掺杂着一丝猩红。

    江梦娴这段时间状态很不好,抑郁症加重,暴饮暴食,脸上还长痘了,原来竟然都是……

    他咬牙,点头:“恩,他妖言惑众,想骗我的钱。”

    江梦娴一脸果然如此,十分生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就想骗钱!”

    看见凌云也出来了,她赶紧高声说:“骗子!骗子!一窝骗子!迟早翻车!”

    凌云不敢回话,他的确是骗人了,他走过来,面色如常,道:“天都要黑了,你们走了一天,也累了,先去客房休息一下吧。”

    江梦娴气鼓鼓地讽刺道:“你们这客房是不是还有隐性消费啊,是不是打你一只老鼠还得按两称重了算钱啊!”

    凌云点头哈腰:“不敢不敢。”

    他一边说着,一边领着连羲皖和江梦娴去了客房。

    他们的客房位置最好,推开窗探头出去看,外面就是绝壁,透过玻璃窗,能看见外面云雾缭绕,宛若仙境,还特意布置了茶室,在茶室喝茶,偶尔看看外面,有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江梦娴一进门就躲到卫生间洗狗了,山上潮湿,到处都是泥水,狗弄得脏兮兮湿漉漉的,半天干不透,得赶紧洗洗,免得得病了回去雪糕大侄子要上门拼命。

    凌云和连羲皖在茶室喝茶。

    凌云为连羲皖倒了一杯茶,他自从知道了凌云的安排之后,就一直没说话。

    凌云知道他无法承受,便劝道:“你想开一点,你们的结合,是命中注定,就算我不从中撮合,你们依旧会相遇。”

    凌云虽然如此说,可是他心里明白,他是自私的。

    那个时候的连羲皖,父母双亡、姐姐早死,爱情事业几乎都停摆了,还未完全从姐姐死亡的阴影之中走出来,杀人凶手却依旧逍遥法外,他愤怒、苦闷,甚至一蹶不振。

    所以凌云想办法为他改命。

    找一个人替他承受一切,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方便快捷、绿色环保。

    他和江梦娴非亲非故,可是连羲皖是他多年至交,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连羲皖还是没说话,凌云又安慰他:“其实我都是瞎编的,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我师傅那套,大多数都是瞎编骗人的,放宽心。”

    “我们这里没有破解的方法,你可以多走几家看看。”

    连羲皖默默地饮了一口茶,异常的苦。

    而江梦娴已经洗狗完毕,正在拿着电吹风吹狗。

    连羲皖偶尔偏头,看看她,却越看越心酸。

    为什么会有人生来,就是为了所爱之人承受困难?

    她明明这么善良,明明这么努力地活着。

    他再一口闷了一整杯苦茶,苦得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不管将来多苦,他都要陪着她,走完这一辈子!

    晚上,两人睡在客房,还是十分古老的那种架子床,连羲皖看裁决睡在床边,江梦娴忍痛把她的围脖送给裁决当毛衣穿,怕它冻着了。

    大红色的围脖套在裁决身上,怎么看怎么奇怪。

    这狗睡觉还打呼噜,特别大声。

    江梦娴睡在连羲皖身边,被裁决的呼噜声弄得半天睡不着,忽然翻身坐了起来,托托着下巴趴着,看着连羲皖,要跟他讨论一个特别高深的玄学话题:

    “你说,整过容动过骨的人来摸骨看相,还准不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