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49章大家一起胖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对于龙家分家的消息,龙戒没什么反应,反正在他们看来,他就是个废人,他现在几乎不回龙家了,过年宁愿去国外找他的妈妈。

    龙戒的父亲死后,母亲守寡了几年,之后和一个异国的摄影师好上了,准备结婚,想带走龙戒。

    可惜龙家不许,他的母亲和继父也没有能力和龙家硬抗,只好含恨而去,她改嫁之后,甚至都不被允许见龙戒。

    前一阵子,龙戒去了国外,才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母亲,她已经有了个全新的家,有个可爱的妹妹,继父是个很好的人,龙戒宁愿去国外找母亲,也不想回龙家。

    得知龙家一分为三的事情,他只是笑了笑。

    大家喝了许多酒,江梦娴喝得最多,娃娃鱼炖汤被连雪篙给喝光了,差点舔盘子了。

    吃饱喝足,连雪篙一抹嘴,道:“叔,我先回去加班了。”

    连羲皖温和地道:“恩,以后家里不开火,就来我家吃饭吧!”

    连雪篙喜出望外:“真的?!”

    连羲皖脸一沉:“假的。”

    他巴不得这条傻狗一辈子不来!

    勾引他老婆、吃他家的腊肉,还吃得这么多!早晚让他吃穷了!

    连雪篙:“哼!小气鬼!”

    他最近从连家搬出来自立门户了,租了房子,把裁决给带过来了,平时裁决没人照顾,他就把它养在公司里当吉祥物兼看门狗,没想到一个走眼竟然被连羲晚带出去吃屎了,他忍痛把裁决养在江梦娴家里,白天上班,晚上就跟江梦娴回家,蹭她家雪球的狗粮。

    吃完了饭之后,连雪篙把狗放连羲皖这儿,叮嘱了一阵,特别是叮嘱了不许裁决吃屎!

    他看见江梦娴进了卫生间洗手,忙凑到连羲皖面前,低声道:“叔,我觉得婶儿,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连羲皖仿佛一直都知道似的,低声回应:“恩?”

    连雪篙面露难色:“我也说不上是哪儿不对,但是她最近话少了,浑身都不对劲儿,我让她休息她也不休息……嗨呀,反正你注意着点!兴许是压力大了,你最近反正也在家,带她出去走走吧!”

    连羲皖没有回话,连雪篙和龙戒一道告辞了,秦扇也带着他的小奶猫回家了。

    半夜,连羲皖在客厅里吃金拱门炸鸡当夜宵,他最近要返回剧组拍戏了,因为一个人分饰三个人,军阀老祖、禁卫军老祖,以及他本尊‘羲小凤’,军阀老祖的人物设定更是中年啤酒肚男人,得有肚子。

    为了更还原角色,连羲皖要吃胖,把膘养出来。

    他最近在家吃了许多垃圾食品,啤酒肚总算是有所小成了。

    当演员真是个苦差事,为了保持身材,平时不能吃这个,不能吃那个,最近连羲皖总算是能敞开肚皮吃东西了。

    吃东西的时候,两个狗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也想吃。

    连羲皖撕了个鸡腿给裁决,裁决‘嗷’一口就咬住开吃,吃得狼吞虎咽,吃相凶恶,连羲皖看着那吃屎般的凶相,嫌弃到了极点。

    他又剔了个鸡腿肉撕成一小块喂给雪球吃,自家的狗待遇自然好一点,比如雪球有三个狗窝可以轮着睡,裁决只能睡地毯。

    雪球是个斯文的女孩子,吃饭都是小口小口的,可乖了。

    江梦娴在书房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也来陪着连羲皖吃垃圾食品,一边吃,一边撕鸡腿肉喂给橘猫吃。

    要胖,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家人狗猫一起胖!

    最近压力大,江梦娴吃东西舒缓压力,吃完了一整个鸡腿,打了个饱嗝,又喝了两大口可乐,然后摊在连羲皖身边玩手机,看看自己养的蜗牛在干什么,顺便中场休息一下。

    玩了会手机,她又开始吃,带着手套美滋滋地吃小龙虾。

    敞开肚皮吃东西的感觉真是好啊!

    连羲皖把电视频道调到了娱乐频道,看着晚间娱乐新闻,最近的新闻翻来覆去的还是那几个。

    张泽千和刘茜浅因为故意传染艾滋病被判刑,据说被这两口子传染的人有二十几个;

    有记者探访了龙柠的墓地,墓地冷清无人问津;

    看着新闻,江梦娴忽然问连羲皖:“你说,我做了这么多坏事,我会遭报应吗?”

    连羲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他腾出一只手摸摸头,道:“看来是吃饱了,净瞎想!”

    报应?

    呵呵,那种东西,大概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看来他的小鸡儿还是太嫩了,就弄死了几个小瘪三,就怕成这样!

    看来得给你好好地做做思想工作。

    一整份的外卖小龙虾几乎都吃进了江梦娴的肚子,连羲皖替她剥虾。

    红红嫩嫩的虾肉堆在了江梦娴碗里,像小山似的,连羲皖最终擦擦手,挽住她,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

    低声道:“别想了,赶紧吃吧,若是世间有报应,我替你受着,好不好?”

    江梦娴还是太嫩了,杀人的事儿干得还是不太专业,她一个人也干不了这么多事情,这其中当然有许多连羲皖的帮忙。

    若是杀人真要下地狱,他肯定是第一个下去。

    江梦娴看着他,两行泪忽然冒了出来,湿了脸。

    她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一边吃一边哭。

    她从来没想过要主动害人,可总有人会害她。

    她不反击,就守不住今天自己的一切!

    连羲皖喂她吃了个龙虾,她一边抽噎,一边吃。

    他发现她还是当初那个单纯可怜的小女孩罢了。

    记得她来的那一天,他带着她去吃饭,也不知道她是饿了多久了,吃饭的时候一边吃一边抹泪,还害怕连羲皖生气,不敢哭出声,偷偷地掉眼泪,一边大口大口地吃饭,眼里的泪像清泉一样掉下来。

    那个时候的她,无助、绝望、恐惧,瘦巴巴的脸蛋上全是枯黄和颓废。

    有人生来就受尽万千宠爱,有人能吃上一口饱饭已经很幸福了,她就是后者。

    他摸摸她狗啃一样的头发,他想表达他很喜欢她,可是把她吓得不轻,整个身体抖了一下,侧过眸子看着他,水汪汪的眼里全是惧怕和防备。

    他看过她的资料,是一个在绝境之中挣扎的坚强生命,就如同巨石下的一棵草籽,尽管一次次地被命运的不可承受之重量碾压,可她还是一此次次地努力冒头。

    哪怕是遭遇一次次的失败,她还是会一次次地重试。

    命运将她所有的精神都掏了个空,每次看见希望的时候,又被狠狠地熄灭,她不服气,一次次地反抗,哪怕头皮血流,也要和这狗日的厄运拼个你死我活。

    众生皆苦,每个人的苦,只有自己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