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38章会吃屎才是好狗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秘书进了办公室,畏畏缩缩地对办公桌前正在忙着事情的江梦娴道。

    江梦娴抬了抬自己的防辐射护眼大框眼镜。

    宋青鸾?

    她来干什么?

    连羲皖也不在这儿,难不成是来找她的?

    现任的前任找过来,八成不是好事!

    “说我不在。”

    江梦娴冷冷地放下了话。

    秘书出去了。

    果然,宋青鸾不是来找江梦娴的,而是——“大晚哥,有人找!”

    连羲晚听见这一声吼的时候,正牵着狗在公司里到处找巡逻。

    谁会来找她呢?

    她看看身边牵着一条萨摩耶的龙烈。

    她回来的消息目前只有连家的少数人知道。

    难道是龙家人?

    她忙问秘书:“什么人找?”

    秘书一脸神秘:“老板娘的前任。”

    连羲晚似乎猜到了是谁,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甚至是恶心厌恶。

    宋青鸾很快便等来了连羲晚,她也是无意之间从老爷子的口中知道了连羲晚还活着的消息,立马就上门来看她了。

    她们在一起长大,以前可是比闺蜜还闺蜜!

    只要有连羲晚在,她和连羲皖的关系也能缓和许多。

    一看见连羲晚,宋青鸾又惊又喜,十分高兴地起身朝她走了过去,像以前那个时候一样亲昵地叫着她的小名:“大丸子,你真的回来了啊!”

    可是还没走进,就看见了连羲晚手里牵着的那条黑白色的大狗,长得跟狼一样凶恶,天生怕狗的宋青鸾吓得花容失色,退了好几步:“啊!狗!”

    宋青鸾从小就怕狗,大院里的人都迁就着她,就连老爷子都没养狗,连羲皖更是一直没养狗,连雪篙倒是养了个裁决,可是一直都尽量避开宋青鸾。

    此时看见这么一条凶恶的大狗,宋青鸾吓得面无人色,连声道:“大丸子,快牵走快牵走,我怕狗!”

    连羲晚看着宋青鸾,皱皱眉头,故意把裁决的狗绳放得很长,裁决看见来了个新人,似乎十分好奇,一直手舞足蹈地要去扑宋青鸾。

    裁决是条纯种哈士奇,长着招摇的三把火,一脸中二无比的凶恶,标准的狼脸,长得十分吓死,他还一直扬起爪子要扑宋青鸾,吓得宋青鸾哇哇大叫。

    连羲晚故意大声问身边的龙烈:“老公,你认识这个人吗?”

    龙烈看了一眼宋青鸾,他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但是和她不熟悉,十分诚恳地道:“不太熟悉。”

    连羲晚装作柔弱无比地靠在了龙烈身上,一只手牵着狗,一只手挽额,蹙眉道:“唉,我自从回来之后就感觉自己失忆了,有好多人我都记不起来了,唉唉唉——”

    她唉声叹息,那被狗吓住的宋青鸾目瞪口呆,忙道:“大丸子……我是小青啊!宋青鸾!”

    连羲晚继续装模作样:“啊呀!小青?你姐姐白素贞在哪儿?”

    宋青鸾不相信连羲晚会不认识自己,一边警惕着狗,一边道:“我是小丸子的女朋友宋青鸾啊!”

    连羲晚装作听不懂:“什么小丸子的女朋友?小丸子早结婚了,哪儿来的女朋友?哪儿来的骗钱的!”

    她把狗绳一松,道:“裁决,咬她!”

    裁决得了自由,‘嗷’一声就冲上去了,吓得宋青鸾踩着细高跟一溜烟跑了出去。

    看见她被吓跑了,连羲晚才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脚踩住裁决的狗绳,把它给费力地拉了回来。

    宋青鸾……

    呵呵。

    这段时间,连羲晚在恶补当年旧事。

    她出事之后,连羲皖面临着姐姐死去和姐夫残掉的消息,连小逑还嗷嗷待哺,他一个独自承受一切绝望,而这个本该在他身边为他分担的女朋友,却不小心摔来一跤,醒来之后谁都记得,就是不记得连羲皖了。

    这对于连羲皖来说,有多残忍,她不知道吗?

    裁决回来,朝着连羲晚摇摇尾巴,连羲晚摸摸狗头。

    这狗实在是蠢得要死,蠢得令人发指!难怪军犬和警犬都不要这种狗。

    连羲晚最近天天把裁决当军犬训练,可收效甚微,这狗现在能听懂‘咬人’,已经是个天大的奇迹了。

    归根究底,还是连雪篙把它养得太金贵了,吃进口狗粮,喝高档矿泉水,睡还得睡几千块的狗窝,连狗绳和项圈都是名牌奢侈品,完全当儿子在养!

    这么养,养出来的还是狗吗?

    所以,连羲晚上任第一天就教裁决学会了吃屎!

    会吃屎的狗才是狗!

    才有狗样!

    吃屎,是做一条真狗的第一步!

    连羲晚正暗自得意,自己终于把裁决养出了几分狗样,便看见外出谈生意的连雪篙回来了,看见裁决,他立马放下包,上去往狗嘴上亲了一口。

    “乖儿子,想不想爹?”

    连雪篙宠溺地摸摸狗头,然后又亲了一口,裁决亲热地把他的脸舔了几口。

    连雪篙一边擦口水,一边提着公文包走向了连羲晚,见连羲晚一脸目瞪口呆……

    他一边擦口水,一边问:“晚姑,你怎么了?”

    连羲晚还呆着,见他问才回答:“……那个、这个……我正帮你遛狗!”

    连雪篙道:“晚姑,工作不要太累了,多出去走走,附近蛮多好玩的地方。”

    连羲晚傻乎乎点头:“恩恩。”

    她天天都带着裁决出去吃屎,这附近的地形早就摸熟了。

    她一脸惊悚地看着连雪篙拎着公文包进了办公室,摸摸一脑门的冷汗,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连雪篙……

    连雪篙发现,那几天,连羲晚对他特别好,时常进他办公室里嘘寒问暖的,对他说话也充满了慈爱,让连雪篙受宠若惊。

    大概是忽然被连羲晚给宠上了天了,连雪篙迷失其中,找不到着北了,有点飘了,天天在江梦娴面前炫耀。

    “江小梦,你看你看,我晚姑下楼去逛街,还给我买了个新裤衩!新裤衩诶!”

    “我晚姑今天出去逛街,给我带了下午茶!下午茶诶!全公司就我一个人有!连龙烈都没有!”

    ……

    江梦娴每次听见他炫耀连羲晚对他有多好多好的时候,只想笑,可还是憋下去了。

    连雪篙像一个被无视许久,忽然有一天被重视起来的孩子,高兴无比,天天炫耀连羲晚对自己多好多好!

    某一天,他拿着连羲晚昨天逛夜市在地摊上套圈套来的一个存钱罐,到球球面前炫耀。

    “逑儿,你妈昨天套圈套来的存钱罐,送给我了!送给我了诶!你都没有对不对!”

    “千万不要嫉妒我哦!”

    正在认真做暑假作业的球球终于替所有人戳破了那个残忍无比的真相:

    “雪糕哥,我妈这几天天天带着你的裁决出去吃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