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24章影帝也来打架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没说什么,默默地吃饭,然后进了书房。

    江梦娴趁机问球球:“是不是你告密了?”

    球球翻个大白眼:“你没发现每次我妈要出去打架都会把我送到这儿来吗?”

    江梦娴恍然大悟。

    每次连羲晚出去打架,龙烈都要跟上,球球去了医院也没人,连羲晚会提前让黒八把球球接到连羲皖这儿来吃饭过夜。

    得知前后,江梦娴一拍脑门——大意了!

    晚饭之后,家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头了,虽然大家还是吃饭之后一起看电视,可谁也不敢先说话。

    江梦娴也纠结着,可这次约架她是必须要去的。

    她后背曾被红姐的人用烟头烧了七个‘戒疤’,虽然后来用激光祛疤抹得干干净净,可是她还一一记得,甚至那七个疤痕的位置都一一记在心上。

    7个戒疤,两次断腿,还有那夜,她被追得跳进江里自保,她记得清清楚楚……

    就让她最后任性一次吧!

    打完这次就金盆洗手,再也不跟连羲晚出去鬼混了。

    这么想着,她就理直气壮了。

    看完电视,十点钟了,该睡觉了,江梦娴回了房间。

    连羲皖忽然朝她招了下手:“小鸡儿,过来。”

    这还是吃饭之后,连羲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江梦娴心里沉重,可还是应声而动,朝连羲皖走去。

    虽然知道连羲皖可能是要劝自己,或者骂自己两声,但是江梦娴去意已决……

    连羲皖一言不发进了衣帽间,江梦娴也跟了上去。

    连羲皖的衣帽间很大,琳琅满目,堪比一个小型的百货商场。

    今天连羲皖走了进来,站在摆放手表的陈列架前,一按按钮,陈列架一分为二,露出了里面的密室。

    看见那密室,江梦娴惊得双眼蓦然睁大——只见里面陈列着一些武器,热兵器冷兵器都有,拳套棍棒铁莲花,微冲手枪烟雾弹……

    连羲皖走了进去,江梦娴也跟着进去了,她左看右看,眼里满是惊艳的光。

    连羲皖按手印,打开了一个玻璃匣子,里面有一件金灿灿的马甲。

    他把马甲拿出来,递给江梦娴,道:“我找人定制的‘铁布衫’,寻常冷兵器刺不破,寸厘寸金,贵,省着点穿。”

    江梦娴接过了铁布衫,一脸懵逼。

    这是给她的?

    连羲皖又拿了一套黑色的紧身战衣出来,道:“可防弹,而且耐撕,和女人打架,一般第一个想法就是撕衣服,这套衣服,撕不烂,夏天穿的话,里面还可以很快散热,很舒服。”

    咦?!

    连羲皖连续不断地拿出了许多装备来。

    “铁莲花,打人疼,还能保护手。”

    “这个电棒,一旦接触人体,能给人强烈的痛感,30分钟内没有任何战斗力,配合绝缘的紧身战衣使用。”

    “牙具,保护牙齿的。”

    江梦娴抱着那一堆装备,懵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了,连羲皖知道自己拦不住她,不如给她弄身好点的装备,出去打架也能不吃亏。

    看着站在眼前那高大的身躯,江梦娴眼里有异彩纷呈。

    还是老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好!

    连羲皖一边把装备拿出来,一边还道:“耳朵和膝盖最脆弱,注意保护自己的膝盖和耳朵。”

    “这个头盔带上,保护耳朵和头部,还能防止对方揪你的头发。”

    连羲皖越是这样,江梦娴就越是心虚,她在心里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从此以后,她一定当个贤妻良母名媛贵妇再也不打架了!

    就打这一次,一次就好!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大家准时在约定地点碰头,一起出发去约架的地点。

    几辆车停在了一起,连羲晚和龙烈两人一车,龙烈一言不发,带了个拳套,连羲晚没戴拳套,她喜欢赤手空拳赤膊上阵,不然怎么占小鲜肉便宜呢?

    龙戒连雪篙和姜苗苗在同一个车里,正在换鞋,看起来是刚从公司下班过来的。

    看见江梦娴的代步车来了,连雪篙放下车窗,叼着棒棒糖,首先就来一波嘲讽:“哟!连小江,你今天都没来上班,我还以为我叔把关在家里了呢!”

    江梦娴放下车窗,一张冷艳的脸出现了,穿着黑色紧身战衣,带着黑色头盔,还带了个黑色的电棒。

    她这个造型又被连雪篙嘲讽了:“霍霍霍霍,你这是去漫展还是去打架啊,玩什么cospaly!”

    “——怎么了?有意见?”

    江梦娴的车里传来了一个猝不及防的低沉男音,吓得连雪篙的棒棒糖都掉了。

    此时才看见江梦娴车里副驾驶上,还有个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战斗服,黑色面罩遮住了半张脸,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连雪篙。

    “噗——”

    连雪篙吓得腿软:“叔,你怎么来了?”

    乖乖,连羲皖居然来了!?

    江梦娴的车里传来第三个声音:“来干什么?当然打架啊!”

    后座里还有个人,一头嚣张金毛发出刺眼金光,似乎连窗玻璃都挡不住。

    连雪篙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挑战。

    连羲皖和秦扇居然也来打架了?!

    而且打一帮高中生!?

    一个帝都无名氏,一个帝都黑道霸主秦老大,来打一群高中生,像话吗?!

    不等大家反应,江梦娴已经先开车走了。

    约架的地点,是在城南某个桥洞下面,那地方她正好熟悉,她住过。

    车很快就到了桥洞附近,众人下车步行。

    桥是座跨江大桥,很大很宽,桥洞里冬暖夏凉,还能遮风挡雨,而且位置隐秘,所以会有流浪汉会在这桥洞里搭窝。

    也会有黑帮在这下面火拼,死个一两个人也不会有人发现,过段时间上流涨水就会把这里淹没,冲走一切东西。

    站在桥洞里,江梦娴想起了曾经的一切,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冰冻住了。

    她就是在这里被金凯发现带走的,在这里住了也有一个多月,没想到,现在还能回到这里。

    连羲皖站在她身后,拍拍她的肩膀。

    因为这是河岸边,会有一些嶙峋怪石,在两块石头之间搭个顶棚,就可以当窝了,避风温暖,适合流浪的人栖身。

    他的小鸡儿曾经就住在这里……

    晚上,应该很冷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