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22章欠他一顿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有连羲晚在,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只见她飞进了敌军之中,准确地抓住了在后面指挥战斗的青蓝帮老大,一脚踩住老大的脑袋,踩在地上。

    老大在道上混了十几年了,头一次看见这儿强横的人物,吓得屁滚尿流。

    “哥哥,姐姐,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救命啊!”

    太强悍了!

    还以为羲小凤是个只会点花架子的戏子,没想到,那身手跟演电影似的,这老大严重怀疑他们现在是在拍《战龙2》。

    钢丝在哪儿?

    导演,你他娘的快出来喊卡啊!

    可惜,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机,只有‘羲小凤’冰冷无情地鞋底印在他脑门上。

    她冷冷的话语灌入了他耳朵里。

    “记住这张脸,以后见着大爷,躲远点!”

    老大一边哭一边点头:“是是是,躲远点!”

    “以后大爷看上的妞,你如果敢多看一眼,我就阉了你!”

    老大上下牙打架,吓得哆哆嗦嗦:“是是是,不敢了,不敢了。”

    怎么没人告诉他羲小凤这么能打啊!

    那个狠狠踩着自己的大脚总算是挪开了,老大鼻青脸肿,一脸鼻涕眼泪,如获重生,松了口气。

    此时,战斗已经结束了,那几个年轻人,把他们几十个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拳头,硬得有点过分了啊!

    青蓝帮是个城乡结合部发展起来的黑帮,不,他们连黑帮都算不上,首脑是混迹江湖多年的小混混,手下几十号兄弟,一个比一个年纪小,似乎都是些高中生,大学生,还有初中生。

    打这帮小混混,几乎不用什么力气,连羲晚一个人的话,不到半个小时就能解决战斗。

    这次出来主要是带新人,让几个小孩子长长见识,磨炼磨炼拳脚。

    解决完了青莲帮并且逼得他们跪下之后,连羲晚还给他们布置了作业,让他们回去没人写一千字的检讨,然后才和她的一众喽啰勾肩搭背地准备离开了。

    连羲晚喝了口酒,勾住龙烈的脖子嘻嘻哈哈,龙烈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不知道是无言以对,还是‘呵呵,你高兴就好’。

    连雪篙和龙戒觉得畅快极了,工作压力太大,出来打个架也是不错的舒缓压力的选择。

    姜苗苗开始还有点害怕,可跟着连羲晚混了一阵子,胆子越发的大起来了,原来打人这么爽,以后家里后妈再欺负她,她也能还手了!

    而江梦娴则是两眼放光,浑身一阵热血沸腾。

    大家勾肩搭背有说有笑。

    “听说三环有个高中,里面也有个帮派,横着呢,我们找时间教训教训他们去!”

    “那还等着,走着!我最喜欢打这些小屁孩了!”

    “哈哈哈,我仿佛找到了那些年热血高校的感觉!”

    “什么那些年,咱们就是热血高校!”

    “走走走,撸串去!”

    “哟,江小梦,你不怕回家晚了,你家那位不给你留门啊!”

    “没事,我说在公司加通宵班,你作证。”

    大家嘻嘻哈哈,走到大门口,猛然看见看见黑漆漆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已经站了一排穿得黑漆漆的人,和黑漆漆的背景融为一体,差点看不出来。

    空气忽然寂静。

    那有说有笑的一帮人目瞪口呆地站在了原地。

    连羲皖和秦扇什么时候来的?

    江梦娴吓得往龙烈身后蹭,探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看门口的连羲皖。

    连羲皖浑身穿得黑漆漆,脸比身上的衣服还黑,静静地坐在板凳上,周围有黑色冷气在蔓延。

    他生气了。

    很生气。

    两拨人就这么对视了十几秒钟,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空气是绝对的寂静。

    还是秦扇先说话了,看着这群人,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so,最近黑道工会有人投诉,最近有多个帮派被未知势力冲击,就是你们?”

    姜苗苗一脸震惊:“你们黑道还有工会啊?!”

    秦扇冷冷一挑唇:“我们还给手下弟兄买七险二金!”

    姜苗苗被秦扇忽然释放出来的煞气吓得一缩头,不敢说话了。

    连羲晚眼珠子一转,往龙烈怀里一倒:“嗨呀,我醉了!”

    龙烈扶着‘步履蹒跚’的连羲晚,大摇大摆地走了。

    连雪篙太阳穴一跳,上次捉奸完了还被连羲皖削了一顿,今天看来避免不了一顿削了。

    不,天塌下来还有老辈儿顶着,这儿他辈分最小,他只是个清纯无辜的小宝宝!削谁都不能削他!

    连雪篙赶紧拽着龙戒开溜了:“叔,裁决一个人在外面怕怕,我先走了,先走了,嘿嘿,嘿嘿……”

    秦扇十分生气,朝姜苗苗招手:“喵喵,过来。”

    姜苗苗耷拉着脑袋被秦扇带走了。

    连羲皖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江梦娴,后者气儿都不敢大喘一下。

    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他们俩了。

    盯了几分钟之后,连羲皖一言不发地起身,朝黑色之中步步走去,江梦娴赶紧跟上。

    两人一言不发地上了车,连羲皖闭目养神,江梦娴坐在他身边,对着手指,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卖萌求饶命。

    回家之后,连羲皖没说话,换衣服睡觉了,江梦娴赶紧洗个澡脱光光睡他身边,还故意把那些什么皮鞭蜡烛地放在了床头柜上。

    连羲皖却翻个身,把手放在了她的腰间,睡了,也没跟她啪啪啪。

    没有争吵,没有安慰,没有警告,什么都没有……

    那天的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连羲皖没有就那天的事情进行任何点评,也没骂两句,更没有给她坏脸色。

    他过几天要去外地影视城拍戏,一周可能回来一两天。

    这几天,江梦娴一直十分老实,他骂她两句,她心里可能觉得还好受一些,毕竟你骂都骂了,气也肯定消了,再黑脸就不对了。

    可问题是,他不骂不打,反而让江梦娴压力颇大,总觉得欠着连羲皖一顿,做事都战战兢兢的,生怕惹连羲皖生气了。

    她也深恶反省了自己的错误,连羲皖和连景打架她也会担心,自己出去打架,连羲皖肯定也会担心的,以后坚决不打架了,不跟连羲晚出去鬼混了!坚决不!

    可是她的决心向来动摇得特别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