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21章做头发去了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龙戒看见江梦娴眼里闪过一丝狠光。

    他忙问:“婶儿,我觉得龙柠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你有什么打算吗?”

    江梦娴眼里凶光乍起,可最终还是压制了下去,道:“她以后应该会老实了,我打也打了,算了,让她去吧。”

    龙戒没说什么,总觉得江梦娴在放虎归山。

    她和龙柠,早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现在她不出手,将来龙柠重新得势也会对她出手……

    江梦娴和龙柠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次还当众把她打成那个模样,若说龙柠会放过自己,江梦娴自己都不信,龙柠一朝若是得势一定饶不了她。

    可江梦娴也不可能坐以待毙,等着龙柠一步步回归巅峰再来对付自己。

    一个恶毒的计划在江梦娴的脑海之中生成……

    这段时间,‘羲小凤’的一系列黑料几乎是霸占了整个娱乐新闻版面。

    泡夜店、左拥右抱、私生活混乱、喝酒闹事在酒吧和人大打出手……低调男神羲小凤终于还是走下了神坛,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此次羲小凤在某夜店大打出手,造成多人受伤,财物损失达百万元,尚品经纪公司方面答应赔偿损失,但羲小凤本人暂时无任何回应……”

    电视机前的连羲皖正在喝参汤,开启养老状态,一边还泡着脚,看着电视新闻里的主播满是遗憾地宣布着这个新闻,眉头皱了皱。

    “二宝,换台。”

    二宝坐在他身边,换个台。

    “《国宝行动》今日公布首批定妆照,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前朝末年国宝玉玺流失并被找回的故事,由知名编剧执笔剧本,知名实力派男星羲小凤、秦瀚担纲主演,这也是羲小凤与秦瀚合作又一次大制作合作。”

    “两人合作的《战龙》斩获国内票房58亿,成为史上票房最高的华语电影。”

    “值得一提,羲小凤近来为丑闻缠身,不知道他是否能一如既往出色地完成这部电影?我们拭目以待……”

    连羲皖又道:“二宝,换台。”

    二宝又换个台,果然又是报道他羲小凤的。

    “据传,此次羲小凤夜店暴打的对象是黑恶组织‘青莲帮’的二号头目,事发之后,青莲帮对羲小凤发布了‘江湖追杀令’。”

    连羲皖放下参汤,眉头能夹死苍蝇。

    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虽然她开心就好,可不能她开心完了让自己背锅啊!

    连羲晚干的那些蠢事如今已经全算在他连羲皖头上了。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

    老脸还是要的,她连羲晚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只知道那张脸叫做‘羲小凤’,她干什么都是由他背锅。

    连羲皖给连羲晚打了个电话。

    “大丸子,你在哪儿?”

    连羲晚喘着气儿:“忙着干活呢,晚点说。”

    背景十分嘈杂似乎人不少,还有很多人的哀嚎声音,似乎还有男人的咆哮,和……女人的尖叫声?!以及杯盘碎地的声音。

    看得出来,她挺忙,又忙着打架!

    挂了电话,连羲皖越想越不对头。

    比如江梦娴还没回来,本该在连羲晚那儿的球儿今天忽然来了他家,正跟他一起泡脚看电视。

    江梦娴这个时候应该在公司加班的,他们公司做的那个《狙击之王》游戏,十分受欢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正在加班加点地弄新版本,下个月要更新了,要更新许多新的内容,公司上下忙得热火朝天,大半夜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儿,游戏公司就没有准时下班的。

    连羲皖打了个电话给江梦娴,没人接。

    打给龙戒连雪篙,还是没人接。

    打给秦扇,秦扇正在打游戏。

    “金毛,你家小奶猫呢?今天没来?”

    秦扇:“说是迟点来,做头发去了。”

    挂了电话,连羲皖觉得十分不妙,总觉得心神不宁的,捏着手机,无意识地在玻璃茶几上敲着。

    ……做头发?加班?

    他看了一眼球儿,球儿也看了一眼他,球儿冷冷道:“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要出去玩就把我扔下了。”

    几分钟之后,连羲晚起身换了身衣服,叫上黑七和黑八一起出去了。

    “二宝,报你妈妈的坐标。”

    连羲皖一边上车一边把二宝给抱上去了,江梦娴的腕表可以反映她的坐标。

    二宝回答:“爸爸,妈妈在公司呢!”

    一行人去了公司,扑了个空,十点钟了,公司下班了,黑灯瞎火的,江梦娴的腕表放在了公司。

    连羲皖怒了,打电话给龙烈,没人接,把秦扇挖了出来,紧急派人出去找人,十几分钟之后,终于找到了江梦娴加班以及姜苗苗做头发的地方——青莲帮总部。

    青莲帮的总部在五环一个旧仓库,远远地,连羲皖和秦扇便听见了那仓库里传来了喊杀拼砍刀的声音。

    仓库大门口附近的树桩上拴着一条哈士奇正在刨土吃,那脸嘴还有点眼熟。

    连雪篙代步的那辆小车就停在门口,旁边还靠着江梦娴最疼爱的雅马哈小车车,以及姜苗苗那辆粉红色车头上还贴着猫胡须的代步小车。

    连羲皖:“……”

    他拔枪,领着一群人往仓库冲了过去,一脚踹开虚掩的大门,还没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迎面就飞来一个啤酒瓶子,吓得他身子一侧,躲过了,啤酒瓶子在他身边脚边炸开了。

    仓库里正在进行一场混战,穿着统一服装的青莲帮几十人,被打东倒西歪支离破碎。

    青莲帮众之中,杀出个强悍无比的人,左冲右突,一个人打得几个人壮汉‘嗷嗷’叫。

    她边打边骂:“草泥马,老子看上的妞你也敢动?”

    “我草泥马,听见了吗?我草泥马!”

    连羲晚仿佛一把利刃,插入了敌人的心脏,领着自己的一众喽啰打得青蓝帮帮众哭爹喊娘,跪下喊妈妈。

    她的喽啰就那几个,龙烈、连雪篙、龙戒、姜苗苗和……江梦娴。

    江梦娴拎着一跟棍子,耍得虎虎生风,以一敌五,牛叉轰轰,紧随着连羲晚的步伐,攻城掠城,骁勇善战。

    就连那平时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姜苗苗,都跟流氓兔似的拿着酒瓶子砸人,那模样,真是有几分连羲晚的神韵。

    酒气血腥味齐飞,惨叫呼救声遍地。

    连羲皖:“……”

    秦扇:“……”

    看来连羲晚还真是十分‘敬业’地在帮助他们磨炼爪子。

    怪不得最近每天回家都像身体被掏空,躺上床就睡着了,啪啪啪都没劲儿。

    原来是跟着连羲晚出来打架了!

    连羲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找了个板凳,坐下了,就这么看着他们打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