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19章利益最大化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连景大步走来,一声低沉冷喝,一下子镇住了场面,龙家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着那气势汹汹的一群兵,龙擒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连家对连小球这么看重!竟然派出连景来亲自抢人!

    不,这更像是一种示威。

    看见连景来,江梦娴心里一跳,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不想和连景碰面。

    连景一来,那虎狼般的神色便锁定了龙擒。

    “景叔,就是他!他要抢走球儿!”连雪篙立马就蹭到了连景身边告状。

    连景冷冷地笑了:“哦?你是何人?”

    龙擒想着自己是连小逑的祖父,无论如何自己都是占理的一方,硬着头皮道:“是我,龙擒,逑儿的祖父,我有权接回他!”

    “呵!”连景僵硬地牵了牵嘴角,仿佛在笑:“我今日,代表连家放下话,连小逑,是我连家之人,任何人胆敢抢夺,便是与我连家为敌!”

    这口气让龙擒背后冷汗再增添一层……这是连夏授意连景来说这番话的

    龙擒眼珠子一转,换了个思路:“既然这是连夏老爷子的意思,那也不争取了,这是我的小儿子已经去了多年了,这些年我日日夜夜都在思念逑儿,今天才知道逑儿的去向,我能不能接逑儿回龙家住一段时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看看他……”

    那语气十分可怜,活脱一个个思念孙子的老爷爷,可惜,前景并不吃他这套。

    “不能。”

    连景一口打断了他哀求的话语。

    龙擒默默咬牙,没说话,这个时候,一个中年贵妇人从后面走来了,那就是龙烈的母亲。

    龙夫人上来就‘嘤嘤嘤’地哭:

    “我可怜的烈儿啊,是妈保不住你的儿子啊!”

    “是妈对不起你啊,如果不是爸妈无能,你的儿子也不会跟别人姓!”

    “烈儿啊烈儿,你为什么走得这么早呢!妈妈的烈儿啊——”

    她哭得无比凄凉可怜,仿佛是连家抢走了她的孙子害死了她儿子一样,声声句句都透着天大的委屈。

    有人立马就看不下去了,出言讽刺:“哟!你们当初拔龙烈氧气管让他去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他是你的儿子呢?”

    听见那冷冷的一声讽刺,龙夫人假惺惺的抹泪动作顿住了,看见被撞坏车灯的车里,走下来一个人,露出了一张俊美的脸,正满脸嘲讽地看着他们。

    她认识那张脸——羲小凤,那个她未曾谋面的儿媳妇连羲晚的弟弟。

    她没见过连羲晚,当初龙烈回来告诉他们,他要跟连夏最宠爱的孙女连羲晚结婚的时候,龙擒和龙夫人第一个念头是——不行!

    他们劝说龙烈,让放弃连羲晚,把机会让给他的哥,他大哥当时没有结婚,正在闯荡政界,处于上升期,他能和连羲晚结婚的话,他就有连家保驾护航,就能仕途平顺、平步青云,实现利益最大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龙烈作为最‘没用’的幺子,不如从商的二哥有钱,不如从政的大哥有影响力,他只是军中一个小小的职位连校官都没有,怎么配得上连夏最宠爱的孙女?让他娶连羲晚,简直就是浪费了这天大的好资源!

    龙烈没有说话,扭头就走了,他们以为龙烈是去劝说连羲晚,开始让大儿子准备接触连羲晚。

    没想到,龙烈走后的第三天,族长龙城来通知他们,龙烈和连羲晚在军中登记结婚了,他龙城亲自保的煤,连夏盖的章,军婚,他们干涉就是犯法。

    龙擒听了,勃然大怒,可龙城做媒,连夏认可,还是军婚,他们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他们从此开始记恨龙烈,觉得他忤逆了家族的意思,故意抢走了属于大哥的婚事!

    他就是想独吞这天大的好处,自己攀龙附凤不管龙家,他不希望自己的大哥搭上连家,不希望大哥的权势超过他!

    他们用最坏的逻辑来衡量龙烈的行为。

    所以,一直到连羲晚出事,龙烈都没把连羲晚带回龙家一次,他也根本没有那个打算,他们的婚礼也只是象征性地挑了几个龙家人参加。

    所以龙夫人还真是没见过自己那个老三媳妇儿,此时看见这张脸,还以为是连羲皖,又嘤嘤嘤地开始抹泪了:“我的烈儿这么年轻就死了,你们不仅抢走他的儿子,还诬陷我们,这人心怎么能这么凉薄呢——”

    ‘连羲皖’下了车,一步步地走来,冷冷地看着她,龙夫人一边抹泪,其实在一边偷看,却看见‘他’——没有喉结!?

    她心里小小地震惊了一下,原来羲小凤真的是女扮男装,一直骗人!

    联想起最近的花边新闻,她一下子来了底气,指着眼前的人义正言辞地道:“原来你果然是女人!”

    “你这个骗子,行为放荡不知廉耻,连家出了你这种人,真是给连夏丢脸,我的孙儿还这么小,我不能让他跟你学坏!”

    一听到这茬,龙擒也有了底气,一脸假仁假义,道:“你们连家收养球儿我不反对,但是我不能容忍我的孙子被这种私生活不检点的人收养,为了球儿的成长,我必须带走他!我可不想我的孙儿,成第二个羲小凤!”

    “若是你们执意要抢走球儿,我们就法院见!凭羲小凤的这些劣迹,是很难拿到抚养权的!”

    现在的羲小凤因为泡夜店到处撩妹,天天被人拍到左拥右抱,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大渣男了!这种人想拿抚养权是不太可能的!

    对面的‘连羲皖’忍不住笑了,走了过来,第一次和两人介绍自己:“你们好,我是连羲晚,龙烈的妻子。”

    龙擒和龙夫人惊诧无比地看着她。

    连羲晚根本不想给他们消化信息的时间:

    “对,我没死,我现在回来了,球儿是我的儿子,从法律上讲,生母还活着,你们没办法拿到抚养权。”

    “另外——”她眼眸一指车门,见车上下来了一个年轻人牵着一个小孩子,连羲晚道:“被你们拔管的龙烈也没死,球儿父母健在,很抱歉,你们真的拿不到抚养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