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618章谁要抢我连家之人

时间:2018-02-18作者:柳赋雨

    龙柠绝望的哭声被江梦娴一巴掌一巴掌打得微弱了下去。

    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江梦娴才站起身,拿出个口罩把自己的脸嘴给遮住了,最后还往龙柠身上踢了一脚,心里畅快极了。

    以前她是很鄙视打小三的原配。

    出轨这种事情,若没有男方配合,小三一个人肯定成不了事情,该打的是男人!

    可龙柠这做法也太过分了,连羲皖明明对她没意思,还一次次地来倒贴,不打她难解心头之恨。

    龙柠趴在地上,鼻子嘴巴全是血,一张口就掉下来两颗大牙,她脸被人打肿了,全身都疼,趴在地上只能哭,脑子嗡嗡地响着,但是别人的指指点点她却听得一清二楚。

    “小骚逼!小贱货!”

    “年纪轻轻当小三,人家还压根看不上她!该打!”

    “撕她衣服!撕她胯!”

    “我要是她爸爸,早就把她赶出家门了!”

    龙柠却只能无助地呜咽着,想骂都骂不出来了。

    龙家等江梦娴把人打得差不多了,还才捡垃圾一样把龙柠提起来扔进了车里,一关门,将她的呜咽声给关在了车里。

    龙家的小首领又心平气和地跟江梦娴说话了,看她打得很爽,应该很好说话了。

    “连夫人,逑儿少爷毕竟是我们龙家之人,他从小父母双亡,理应由我们龙家收养,我们龙家希望连夫人能将逑儿少爷交于我们带回龙家认祖归宗。”

    未免江梦娴不答应,他又道:“连夫人曾经和龙家闹过一些不愉快,如今罪魁祸首已经交于你教训了,我想这误会也该到解除的时候了。”

    江梦娴虽然打爽了,但不一定会这么轻松地同意龙家的提议,假装为难:“这个便由不得我做主了,我不是球儿的爸妈,我只是他的舅妈,怕是不能左右他的去向。”

    那首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一道十分威严冷厉的声音打断了:

    “放肆!我的孙儿,是你能动的吗!”

    那小首领听见那声音,就知道今天自己算是没办法完成龙萧的交代了。

    人群之外,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几辆车,车里又下来十几个人,把围观的人群都赶走了。

    一个长相威严的中年人在几个青年男人的簇拥之下大步走来。

    江梦娴在资料上见过那个人,龙烈的父亲龙擒。

    龙擒在龙家之中也有不小的势力,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儿子从商,如今在龙氏之中威望颇高,一个从政,政界地位不低,一个从军,多年前壮烈牺牲,成为烈士,国旗盖体葬入烈士陵园。

    他也是龙家之中、除了龙萧和龙城旧部之外的第三大势力。

    “擒爷……”龙萧派来的小头目在龙擒面前也不得不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龙擒道:“我是来接我孙子的,你可以走了。”

    小头目面露难色:“可是族长说了,这孩子父母双亡,应当由族内收养,这……”

    龙擒将眼一瞪,无比威严冷冽:“要我说第二遍吗!”

    那小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目看看龙擒带来的人,再看看连家那边那车窗全黑的车,咬咬牙,领着自己的人潮水般的退走,半分钟时间就走得干干净净。

    龙家人走了一批,可是江梦娴依旧不敢放松,目光定定地看着龙擒。

    这个人可比刚才的龙柠难缠多了。

    当年就是他,一手促成了龙烈的‘死’。

    当龙烈挣扎在生与死之间的时候,他们在他病床前商量找个合适的时机拔管推他一把,然后申请烈士称号,光宗耀祖,巩固他这一脉在族中的威望。

    江梦娴握了握拳头。

    她看着龙擒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他看了看车,一边指挥手下人去围住车,一边挤出点亲和笑容,对江梦娴说:“连夫人,多谢你对逑儿多年养育之恩,我是逑儿的祖父,我来接逑儿回龙家了。”

    当初龙烈死后,龙擒便想收养连小逑,派人去接连小逑,却得知连羲晚的那个弟弟已经先一步收养了连小逑,他的户口已经落在了连家。

    龙擒大怒,每一个后代都是他重要的资源,他是绝对不允许连小逑被外人收养,但是没想到对方态度十分坚决,死也不交人。

    在追回连小逑和与连家撕破脸之间,他权衡一下,放弃了收养连小逑。

    如今,得知羲小凤就是收养连小逑的连羲晚之弟,而且连小逑已经展现了惊人的天赋,龙家内部动荡,他才动了追回连小逑的心思,这个时候若是自己的阵营之中有个神童,对自己有好处。

    可没想到,江梦娴却笑着婉拒了:“接逑儿的事情,我是真不能做主,我又不是他爸妈,要不你去连家问问老爷子吧,逑儿户口的事儿,是老爷子亲自出口落的。”

    龙擒知道她在拖延时间,连小逑父母双亡,自己作为祖父收养他合情合理,他做了一个手势,手下人朝车围了过去。

    江梦娴飞快地挡住了车把手的地方,似笑非笑地看着龙擒,道:“您这就不对了,球儿的户口可是上在连家的,他的去留怎么也该由连家做主……”

    “我们龙家的事情,与你一个外人何干!”龙擒脸一变,生硬地打断了江梦娴的话,低沉威严的嗓音响彻全场:“你姓龙吗?”

    江梦娴瞪着龙擒,心里骂着:我不姓龙,我爸姓龙。

    还一边估算着龙擒的辈分——他是她孙儿辈!

    和孙子说话,她的语气多了几分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地道:“我虽然不姓龙,可我是球儿的舅妈,球儿的户口是落在我家的,我是他现在的监护人,从法律上讲,我有权利决定他的去留!”

    见一个小丫头竟然敢和自己顶嘴,龙擒的神色十分不好看,冷冷一挥手,指挥人上前硬抢。

    江梦娴这边还是有几个人,从各个角度保护住了车。

    连雪篙看着那逐渐靠近的龙家人,再三警告道:“别过来,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拉来一个连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的话刚落音,一辆军车就开了来,一停稳就下来了一大群军绿色的兵,目测能有一个连。

    连景带头,领着一群兵把龙家这十几个人瞬间包围了。

    连雪篙笑了,可龙擒的神色就变得不好看了。

    “谁要抢我连家之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