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60章嫉妒,使人阴暗

时间:2018-01-27作者:柳赋雨

    宋青鸾所有的愤怒都这句话给堵了回去。

    她的戏码,除了她自己,谁也骗不到。

    她只是一个猎物而已,猎手关心的只是她最终的去向,而不会关心它是怎么被拿下的。

    当年那场逐猎之中,她是连羲皖和连景争夺的彩头,他们最关心的是她最终的去向,她选择谁的理由似乎便没有这么重要的。

    但并不代表连羲皖是傻子,就真的看不出来其中的端倪。

    但是大家都装傻,他一个人装聪明的话,那岂不是就成了真的傻子了?

    连景拎着零食走远了,宋青鸾看着他就这么潇洒地扔下了她去进行另外一场逐猎,心里恨得牙痒痒。

    可是同时似乎又松了一口气,她早就已经对连景毫无幻想了,分开了最好。

    她要挽回连羲皖!

    但是她不能就这么回归,她必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她已经不能等了,她必须尽快回到连羲皖的身边!

    至于江梦娴嘛……呵呵,她只不过一个替身而已,她能在连羲皖身边的理由不过只是年轻漂亮而已。

    男人,都喜欢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可那种喜欢,仅限于皮囊而已。

    而她宋青鸾,才是连羲皖心里永远藏着的那个女人。

    江梦娴一路逃回,回到房间里,心还是‘砰砰’跳,忽然听见敲门声,她赶紧躲进了卫生间,球球去开门,看见连景站在门外。

    他抬头看着他,连景也低头看着他。

    连小逑真的长得像他爸妈极了,看见他,连景总忍不住想起了他的父母,叹息一声,摸摸头:“你妈妈的零食忘记拿了。”

    球球接过了零食,关了门,把零食放在桌上,然后他继续打游戏。

    江梦娴躲在卫生间里许久才敢出来,可心还是狂跳不已。

    连景,太恐怖了!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

    当天晚上,江梦娴一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球球在她身边睡得像条小狗狗,菊花在屋里‘窸窸窣窣’地翻东西偷吃薯片,江梦娴就更睡不着了,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看了一下,却找不到可以打的电话,又登录了微信,对着连羲皖的头像看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对他说什么,而是敲开了和连二宝的聊天框。

    “二宝,妈妈睡不着,你给妈妈讲个笑话好不好?”

    连二宝立马给她发了一段段的笑话过去。

    与此同时,尚品帝宫8号别墅里,连羲皖正睡在沙发上看电视,怀里睡着几只打呼噜的大橘猫。

    没有媳妇儿的日子,真是人生寂寞如狗。

    他接了那部以找回玉玺为主题的电影,找了些玉玺相关的纪录片和影视片来看,提前感受一下角色背景。

    他打个哈欠,坐在身边的连二宝忽然道:“爸爸——”

    “恩。”他懒洋洋地回了一下。

    二宝似乎是想说什么,头都转过来了,可是忽然,它眼眶里的两个灯就熄灭了下去。

    咦?没电了?

    连羲皖拍了两下他的脑袋,见没反应,就把它充上电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指示灯还是不亮,他拿出自己仅限于成功换过电灯泡的文科生水准找工具把二宝给拆开了检修,发现里面一团复杂的电板和原件,看得人眼花缭乱,也不知道它是哪儿出错了,他瞎修了一通,再装上,还是不动。

    修不好最好!

    他对这个智能过头的小家伙抱着万分的警惕,生怕它是个间谍。

    他把二宝放在杂物间里,就打着哈欠睡觉了。

    连家,江梦娴没等二宝的进一步回复,眼皮子也撑不开了,终于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天晴了,雪化了不少,天气不错,老爷子早早地和一群老头子出去打太极拳了,江梦娴带着球球出操回来,洗了个澡再去找老爷子,到的时候见老爷子正在和宋青鸾下棋。

    连老爷子一边下一边赞叹:“这院儿里,就数你的棋下得好,好好好!”

    宋青鸾十分谦恭地回答:“哪有,都是爷爷您让着我呢!”

    看见宋青鸾,江梦娴的步子顿了一下。

    连羲皖的前任……

    宋青鸾,军中之花,知名的军旅歌唱家,那身材气质是一般女人比不了的,今年三十几岁的她更是有一种任何女人都自惭形秽的独特魅力。

    白灵般的歌喉,天鹅般的气质,孔雀般的外表,凤凰般的背景……

    江梦娴承认,自己在气质和外貌上是比不上她。

    可她还是深呼吸了一口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在现任的前任面前,绝对不能怂!

    “爷爷。”

    她这一声喊,宋青鸾也回过头来看着,江梦娴来军区大院都是素颜进出的,和一群老头在一起就不讲究什么形象了,乌黑的头发都随便绑在脑后,鬓边几缕碎发坚挺着她也懒得打理,年轻的脸蛋无比的原生态无公害,鼻头还被冻得红红的。

    而宋青鸾,那逼人的气质即使是放在任何一个平庸里的五官上都是藏不住的。

    宋青鸾站起来招呼江梦娴:“梦娴,你来了。”

    江梦娴点头:“恩。”

    她走了过去,坐到了暖炉旁边,龙隐拉着她,永远傻乎乎的:“城儿呐,吃早饭了吗?冷不冷?到爸爸这儿来,爸爸这儿不冷。”

    龙隐在暖炉旁边坐了好一会儿,被烤得暖呼呼的大手握着江梦娴冻得冰冰凉凉的手,暖得江梦娴心里也暖暖的。

    老头子们给他们娘来腾出了位置,江梦娴和球球一起坐下了,看着连夏和宋青鸾下棋。

    明明人家这么优秀,这么善良,可江梦娴总是不喜欢宋青鸾,特别是看见她和连夏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模样……那个位置本来是属于她的,居然被宋青鸾给占了,她心里的阴暗面忽然被无限放大。

    嫉妒,使她阴暗。

    有种冷叫你爸爸觉得你冷。

    龙隐似乎是怕江梦娴冷着了,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个军用棉大衣把她给裹住了,裹成了一个棉球,占的位置都比别人宽两倍,和一群老头子坐在一起毫无违和感,衬托得她像个中年大妈。

    而宋青鸾虽然在和连夏下棋,但时不时地看向了一边坐着烤火的江梦娴,每看一眼,似乎都要多几分自信。

    看来,连羲皖娶她,只是因为她年轻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