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58章二宝不进去了

时间:2018-01-25作者:柳赋雨

    现场笑作一团,没想到老爷子还这么幽默。

    ‘过气男星’这个梗出自前段时间黑粉的抹黑,说羲小凤是个没有代言没有综艺的过气男星,却因此成了羲小凤粉丝们的笑谈,每次提及自家男神,都昵称‘过气男星’。

    没想到,老爷子居然连这事儿都知道,看他那狂热程度,原来竟然还是个羲小凤的粉丝!真爱粉无疑!

    不过这也难怪了,羲小凤的粉丝几乎涵盖了所有年龄段,有大爷大妈,也有年轻的怀春小姑娘。

    老爷子在春晚上这么一闹,无疑是告诉了全世界——这个过气男星,我罩着了!

    那些刚才还是说人家抱大腿的黑粉评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连羲皖连声说感谢,最后主持人机智地把话给接了过去,连夏献花完毕,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戏。

    连羲皖抽完了幸运观众就下台卸妆了,春晚继续,等下一次镜头再往连夏那里的时候,却已经看见他身边坐着卸妆完毕一身西装革履的羲小凤了,还有秦瀚和连景也陪坐在了一边。

    往后的节目,直播镜头老是往连夏那边扫,每次都能扫到羲小凤似乎在和连夏十分熟络地说着话。

    两位过气中年男星,似乎一跃走上了人生巅峰!

    老爷子虽然身体好,可到底是老了,到了十一点钟就提前离场了,连羲皖也送着连夏出去了。

    连羲皖十二点之后才回了家,换件衣服,又和大家一起看春晚。

    秦扇打着哈欠嘟哝着:“明年再也不去了,跪着求都不去了。”

    之前春晚邀请他去表演个节目,他不愿意。

    节目组求其次,让他去做个‘幸运观众’,给一个魔术师当托,表演一个大魔术。

    他想着当托应该也不是多难,就屁颠颠地同意了。

    彩排的时候才知道,魔术师表演的节目是——生切大活人!

    彩排几次,正式表演一次,他被生切了七八次,每次都切成三段,心累……

    他抱了抱坐在他大腿上的姜苗苗,姜苗苗抓住了他的手,两人偎依着。

    在麻将声之中,大家度过了一个安静祥和的年。

    唐尼第一次体会过年的感觉,觉得新奇极了,也忍不住小酌了两杯。

    大家通宵打了一波麻将,打完了上天台烧烤,烧烤完毕,差不多天亮了,早餐吃了点饺子和汤圆,各回各家了。

    大年初三,江梦娴和球球去了军区大院连老爷子那里,要在那儿住上两天。

    老爷子刚过了一百岁,举行了盛大的生日宴会,连家所有子弟都回来了,举国同庆,却唯独缺了连羲皖。

    连羲皖说过,不承认羲如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再进连家大门。

    一大早,江梦娴和球球就坐车去了连家,路过张家的时候,又看见张泽千和刘茜浅在大门口吵架,她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便走远了。

    张家最近天天乌烟瘴气,张母都被气得住院了,也是活该!

    军区大院外,远远地停着一辆车,车上,有一双眼睛盯着那肃穆的大院门口。

    停了约莫几分钟,车上的人,终究还是没有下来看上一眼。

    江梦娴的车到了军区大院门口,因为是军事区,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上的人都要停车下来接受检查,江梦娴牵着球球下来了,黑八拎着一个皮箱,二宝跟在后面。

    虽然是熟人了,可东西什么的还是要查一些,江梦娴站在门口等检查,球球站在她身边,看见大院的不远处停着一辆车,车窗落了下来,一张俊美且沧桑的脸落入了球球的眼帘之中。

    球球拽了拽江梦娴的外套。

    江梦娴揉揉他的小脑袋,道:“儿子,怎么了?”

    球球看了看那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江梦娴的目光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见那边一辆车子正在缓缓开走,车窗全黑,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人。

    她揉揉球球的小脑袋,笑笑,道:“好了,别看了,等你长大了,能考驾照了,妈妈也给你买一辆那种车车,好不好?”

    球球抬头仰望着她,小脸蛋红彤彤,萌萌哒,似乎有点焦急,江梦娴忍不住伸出一双带着手套的手捏了捏他的小脸。

    进出军区大院盘查还是十分严格的,不仅行李箱要查,连猫包都要检查几遍,睡在里面的菊花也被拉出去撸了几遍毛。

    检查完毕,黑八拎着皮箱走在前面,球球紧随其后,江梦娴拎着猫包走后面,二宝却迟迟不进去。

    “二宝,怎么不走了?”江梦娴疑惑地问。

    二宝望着江梦娴,发出机械男童的声音:“妈妈,这里是军事区,二宝的程序里,这里是禁区,二宝不能进去,二宝回家和爸爸一起等妈妈和哥哥回来。”

    二宝说完,自己就上了车,一双眼睛从车窗里露出来望着江梦娴。

    江梦娴这才想起来,二宝可是个高度智能化的机器人,而军区大院,是军事区,不会让不明来历的电子设备进入。

    虽然是个机器人,可江梦娴对二宝还是有点不舍的,只能让二宝和黑八先回去了,等过几天来接他们娘俩。

    江梦娴和连小球进了军区大院,到了连家,看见两个老爷子神采奕奕地在家里下棋。

    “城儿呐,你来了?工作忙不忙,累不累?”

    龙隐一看见江梦娴就赶上来问。

    连夏有些生气:“哼,我老头子好不容易才盼到百岁生日,小丸子不来就算了,你也不来,哼!”

    看着老顽童似的连夏,江梦娴赶紧去哄哄。

    连夏倒不是真的跟江梦娴生气,可他的百岁生日宴会,她和球球都不来,虽然连羲皖精心给他准备了一出大戏,可连夏每每想起心里都是气鼓鼓的。

    江梦娴赶紧赔笑:“老爷子,我这不是来了吗?”

    连夏还是不高兴:“那你得多住几天才走!”

    “好好好。”江梦娴一口答应下来了。

    连夏让人把他们娘俩的行李都放在了连羲皖以前住的房间里。

    今天一来,连老爷子不着急着拉江梦娴去下棋,而是拉着她去看照片墙。

    连夏家里的照片墙,堪比历史书,华国的各种重大历史事件都能在这里见到,因为那都是连夏亲自参与过的。

    新近又有两幅照片上墙了,一张是连夏一百岁那天,他满堂儿孙的大合照,他的几个儿子几个女儿延绵出了百子千孙,那照片颇为壮观,一半的人穿着军装,另外一半不从军的那也必定混得不差。

    另外一张,就是他和连羲皖春晚那天在后台的合影,连羲皖妆都没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