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55章你玩我也玩

时间:2018-01-25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看着江梦娴那乐颠颠的神情,心里也高兴,他研究着张泽千这两次记者会的视频。

    第一次,虽然满面悲痛和隐忍,可是那眉梢的跳动和微微放软的面部线条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他分明心里没有半点悲痛,甚至还想笑,虚伪到了骨子里。

    第二次,面上还是悲痛和自责,但说话音域放不开,嘴角和眼角都在颤抖,说明此刻他已经到了崩溃边缘,随时可能爆发,却不得不忍住。

    现在的他,日日夜夜被恶心着,戴着一顶天大的绿帽,却不得不假装深情,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极端残忍的。

    这都是他自作自受!

    经过了‘捉奸扒光门’之后,刘茜浅就这么高调地回归了张家,继续做自己的张家少奶奶,并且疯狂地收购散股,加上江梦娴无偿赠送的12,很快就看见张氏实业发出公示,刘茜浅拿到了15的股份,一跃成为了张家的大股东,并且进了董事会,成为张氏集团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而《梨花传奇》,终究还是糊了,糊得一谈糊涂,几亿投资几乎都打了水漂,投资商赔得底裤都不剩,张泽千绞尽脑汁还是没能保住票房,上映二十天就已经上了一些手机app收费观看。

    倒是那部《惊天博士》火到了极点,上映一个月,华国票房45亿,全球票房超过了90亿,稳定地入了电影票房榜单的前一百名,也成了羲小凤和秦瀚电影事业的又一个高峰,因为成绩太好,延期再放一个月,连上两个月。

    很快,又看见娱乐新闻爆料,刘茜浅接了一部新电影,其中有许多大尺度情欲戏份。

    消息一出,举国震惊!

    堂堂张氏集团的少夫人居然接演大尺度情欲戏份,这简直匪夷所思。

    对此,张氏少东不接受记者的任何采访。

    张家的花边新闻成了华国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可是他们夫妻俩情比金坚,还经常合体秀恩爱,大家表面上祝福,但其实背过身去,还不知道怎么编排他们俩。

    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接拍大尺度情欲戏。

    张泽千简直真男人!

    但,那天刘茜浅被扒光之后,也是火了一阵,大家对她的新片莫名期待,兴许是破罐子破摔了。

    张家金家和尚品帝宫算是邻居,江梦娴偶尔出门的时候都会好奇地往张家那边瞅两眼,有时候还拿着望远镜偷看张家的情形。

    自从刘茜浅回来之后,似乎天天都能看见张泽千家房顶冒烟,也不知道那屋里得打成什么模样。

    此次新片大火,《惊天博士》剧组方举办了大型庆功宴,邀请连羲皖前去,但是他在家懒洋洋的不想动。

    他不去,秦扇也懒得去了。

    还不如在家打两把游戏撸撸猫。

    眨眼大年三十了,华国人民最期盼的一个节日来了,三十这一天,连羲皖一大早就开始祭祖,江梦娴在厨房安排今年的年夜饭,辛苦一年了,虽然不如过去一天到头苦哈哈就等到过年这一天吃顿好的,但年夜饭还是得意思意思,操办操办。

    这一天,帝都的雪一如既往的美丽,神州大地上,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恩恩爱爱,有人打打闹闹。

    张家今天一大早就打得飞起来,原因是在某商务会所包房里一对36d双胞胎嫩模怀中醒来张泽千,接到了张母火急火燎的电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你赶紧回来,刘茜浅那个贱人,要死我了,气死我了……”

    张母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话都说不出来,张泽千预料事情不对头,飞奔回家,如同一个双目赤红的野兽般一脚踹开了他和刘茜浅主卧室的大门。

    自从出了事之后,他就一直不合刘茜浅睡在一起,他嫌脏!

    此时他看向了床上,登时气得两眼一黑——主卧室的大床上,躺着他的老婆刘茜浅和两个同样赤身露体的男模特。

    房间之内,淫靡之气还未消散,地上全是酒瓶子和他们疯狂之后留下的各种匪夷所思的垃圾和道具。

    “刘茜浅!你这个贱人——”

    他的老婆,居然堂而皇之地带着两个野男人进了他们张家的门,甚至睡了他的床,就算被人撞破了,她也丝毫不知廉耻,就在张泽千和张母的怒目之中,赤条条地从床上走下来,毫不避讳地把自己赤裸的身体展示在张泽千面前,展示着那不堪入目的欢爱痕迹。

    刘茜浅歪着头,一脸讥讽地看着那宛若野兽般的张泽千,道:“怎么?你可以玩,我就不可以玩吗?我告诉你,我不仅要玩,我还要带回家玩,你管我?”

    “你——”

    张泽千一头绿帽,气到昏厥,一口怒气憋出来,成了几句干巴巴的话:“不知廉耻!你身为我张家的少夫人,你居然、你居然——”

    刘茜浅现在是有恃无恐了,悠悠地批了件丝绸性感睡衣,点了根女士香烟,吐出了妖娆的眼圈,把烟灰随意地抖落在地毯上。

    她妖娆的眉梢微微挑动,道:“今天年三十,我准备请几个男模来家里轰趴高兴高兴,你们喜欢的话,也可以加入。”

    张泽千已经说不出话了。

    刘茜浅彻底变了,她现在才意识到,过去的自己真是太老实了!

    张泽千夜夜春宵,他有什么脸来指责她!

    张母气得冲进去要打刘茜浅:“你这个贱人!贱人!你不得好死!你给我滚出去!”

    眼看着张母冲进来就揪着刘茜浅打,刘茜浅发狠,伸手就接住了张母了攻势,两个女人在屋里打得死去活来。

    刘茜浅如今可不是当初那个刘茜浅了,扯住张母的衣服就开始扒,很快两个女人就赤身露体了。

    她不要脸了,可张母一把年纪还是要脸,眨眼就被扒光了,在屋里又哭又骂一边找布料来裹自己的身体。

    张泽千再也看不下去了,狠狠地给了刘茜浅两巴掌,把张母给救了下来,然后狠狠地摔门,再也不想看这幅场景。

    刘茜浅的声音从主卧室里传来:

    “张泽千,为了你的名誉,你最好把嘴巴闭紧点!”

    张泽千听着那狠狠的威胁,却毫无办法。

    刘茜浅那女人已经疯了,说开轰趴还真是在张家里开了轰趴,请了十几个不三不四的男男女女回家开性爱趴,在客厅里当着张家人的面就开始卿卿我我,甚至动手动脚。

    张母当场就被气得昏了过去,张父和张泽千送张母去了医院,整个年都过得乌烟瘴气。

    龙家,一如既往地沉浸在阴霾之中,沃尔门家族来势汹汹,龙家根本不是别人的对手,想联姻想寻求合作,但是人家压根看不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