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40章老鼠爱大米

时间:2018-01-25作者:柳赋雨

    很快,戏开演了,音乐声起,一群刀马旦上场开始耍把式。

    开演才几个动作就赢得大家的一支掌声:“好!”

    唐尼对戏曲比较感兴趣,一眼就认出了戏目:“这是《穆桂英挂帅》!”

    很快,主角穆桂英登场了,是个刀马旦,身姿矫健,专业过硬,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那把式耍得让人拍案叫绝,就算江梦娴对于戏曲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也不禁被这精湛的技艺给感染住了,十分认真地看着戏。

    连羲皖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请来的戏班子,十分专业,大家看得十分满足,掌声迭起,把迟迟不出现的连羲皖都给忘在脑后了。

    江梦娴一边吃着小吃一边撸着猫看戏,心情不错极了。

    领头的刀马旦走下了戏台,走到了江梦娴不远处的雪地上,踩在雪地里耍花枪,一边唱词,那嗓门玩转优雅,一看就是个角儿,这唱腔这身段这把式,把穆桂英这么一个经典女将完全演活了。

    “好!”精彩表演近在眼前,江梦娴忍不住鼓了个掌。

    一套枪法耍完了,穆桂英放下花枪走到了江梦娴面前,又开始唱曲,那身段那嗓音实在是举世罕见,说他是男的,可她的身段和嗓音实在是一般男人模仿不出来的,说她是女的,可是方才耍的枪法,没几个女人能耍出那种力度和气场来。

    连雪篙鼓着掌,眼睛左右瞄来瞄去。

    好戏都开锣了,正主怎么还没来?

    “我叔呢?我叔呢?”他东张西望地找连羲皖在哪儿。

    身边的龙戒用手在大腿上打着拍子满足地听着曲儿,眼里带着笑,看着那围着江梦娴唱曲的穆桂英,道:“喏,你叔不是来了吗?”

    “哪儿?哪儿?”

    连雪篙到处找,没看见他叔,忽然看向了那正在婉转唱曲的刀马旦,忽然一阵目瞪口呆。

    卧槽!

    又被喂了一嘴狗粮,这两口子完全不给单身狗活路了!

    穆桂英围着江梦娴唱曲,她听得津津有味,忽然看见那刀马旦扭身一转,身段一变,从戏袍子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朵玫瑰花来,放在了江梦娴的面前。

    江梦娴整个人一楞,忽然透过那厚厚的油彩看见了穆桂英灼灼的深情目光,这才反应过来,那就是连羲皖啊!

    她惊愕得捂住了嘴!

    这就是连羲皖给自己的惊喜吗?

    这就是他为了自己专门准备的大戏吗?

    她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连羲皖这么认真地唱戏!

    江梦表现顿时受宠若惊,伸手去拿玫瑰花,却没想到连羲皖扭腰一躲,不让她拿花,可是一转身,手里的玫瑰又多了几只,红艳艳的玫瑰宛若一团火,落入了江梦娴的眼帘之中,她再伸手的时候,他没有躲,让她拿走了玫瑰花。

    一曲唱完,穆桂英退下了,别的戏目开始了。

    但是别的角儿肯定唱得不如连羲皖好,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之中久久不能回神,而江梦娴已经抱着刚才连羲皖送给自己的玫瑰花狠狠地闻了闻。

    唐尼一直到现在才忽然明白过来,刚才的那个刀马旦是个男的,而且就是连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皖,楞了半天,忽然一阵摇头轻笑。

    这真是学不来啊——

    江梦娴脸红得像个恋爱中的小姑娘,捧着那几朵玫瑰花笑了又笑,宛若一个智障。

    连雪篙撇撇嘴,想走。

    今天连羲皖看来是已经摆下了狗粮大餐等着他了,他想一脚踢翻他们的狗粮盆一走了之,可是又想看看连羲皖今天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节目。

    于是乎,他忙端过了一盘哈密瓜兴致勃勃地一边吃瓜一边等着看好戏。

    又一曲完了,一阵音乐响起,这次是首流行舞曲,穿着一身光鲜的连羲皖已经卸妆完毕,戴着一定十分时髦的帽子出现了。

    随着音乐,连羲皖迈着年轻而动感的舞步到了江梦娴面前,活力四射地挑起了现代热舞。

    那舞姿强劲有力,那舞步优美帅气,那舞蹈功底完全能赶得上任何一个当红舞团的领舞。

    连羲皖其实更像他妈妈羲如是,从小就有艺术细胞,什么爵士舞、霹雳舞都跳得有模有样,十几岁就以少年组合的领舞和主唱身份出道,可惜得不到连家的支持,十八岁那年还是当兵了。

    他从影之后,早已经多年不跳舞,如今为了博爱妻一笑,重拾多年前的舞蹈,把江梦娴逗得心花怒放。

    外面下了大雪,这里温暖如春,气氛热烈,大家一个个闪闪发光,亮光四射,宛若一个个穿了衣服的电灯泡。

    跳舞跳累了,连羲皖挎着一个吉他走到了江梦娴面前,在她对面坐下了,问道:“想听什么?我唱给你听。”

    到这儿,连雪篙不淡定了,他过生日的时候跪下求连羲皖给他唱首生日快乐他都不干,今天居然这么爽快地就来开嗓了。

    不公平!

    他一边愤慨,一边竖着耳朵听江梦娴点歌。

    江梦娴像个刚谈恋爱的未婚小姑娘,捧着红彤彤的脸,说:“先来首《老鼠爱大米》。”

    这是她接触的第一首流行歌曲,不知道连羲皖会不会唱……

    连雪篙又不依了,他叔好不容易才愿意唱歌,就唱个老鼠爱大米那多寒酸!

    来首高难度歌剧,飙两段海豚音才像话!

    干净的吉他琴声响起,连羲皖清清嗓子,看着江梦娴,眼里带着笑,开始款款唱起:

    “我听见你的声音,有种特别的感觉,让我不敢想,不敢再忘记你……”

    他的歌声很干净很性感,隐约透着一种空灵之感,两人一不小心就迷醉其中。

    江梦娴如痴如醉地听着,歪着头,唇角一丝愉悦无比的笑容,小手跟着节奏打着拍子。

    这是男神给她开的演唱会啊!

    其他人也在认真地听着,把歌声里的感情实在是太强烈了,透着一种浓浓的爱意,浓稠得似乎都要化作实体凝结成露滴下。

    那一男一女,一人弹唱,一人倾听,实在是般配得不行,一对金童玉女,一对天作之合,恩爱得令人嫉妒。

    一曲又终,连羲皖又问,“还想听什么?”

    江梦娴想了想,道:“《酸酸甜甜就是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