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29章媳妇儿,我会疼你的

时间:2018-01-25作者:柳赋雨

    江礼一听这个,吓得魂不附体,忙又是磕头又是求饶:“大哥,求求你不要剁我的手,求求你!求求你!”

    一家子的求饶在秦扇耳朵里,真是跟苍蝇嗡嗡似的,令人恶心厌烦。

    唐尼笑道:“可别,剁手跺脚的话,可就不好玩了!我知道国外有一家私人俱乐部适合他们。”

    “哦?唐尼兄说来听听。”

    唐尼和秦扇当着江家人的面轻松地聊起了天:“那家俱乐部的客人都喜欢玩男人,什么年龄段的男人都玩,他们把男人去势之后,拔光所有牙齿剃光体毛就能送出去见客了。”

    江礼第一次听见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整个人都傻了。

    “不……”

    可惜没人能听见他们那卑微而无用的求饶。

    唐尼继续道:“我认识那里的负责人,他们最喜欢的就是黄种男人,没有太大的体味,皮肤也白,后门紧,我看着父子三个送过去应该是十分受欢迎的。”

    秦扇恶寒,问:“拔光牙齿干什么?”

    唐尼看着江家人,宛若平时闲聊,笑道:“怕奴隶咬伤客人的身体,而且没有牙齿才能让客人享受到更舒适的体验啊。”

    江家人都傻了。

    什么咬伤客人的身体?拔光牙齿能有什么更舒适的用户体验?

    秦扇回味了好一会儿才懂,菊花一颤,牙齿一寒,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挥挥手:“拿去拿去,你自己拿去折腾吧。”

    一句话,宣判这一家的生死。

    江礼像狗一样磕头求饶,可惜,已经毫无用处。

    秦扇的人很快便走了,唐尼看着秦扇的车离去,脸忽然冷了下来,海蓝色的双眸里,仿佛隔绝了阳光,深不可测,甚至渗入了几丝血色。

    他缓缓转头,看向了江礼一家子,脑海里,那张江梦娴幼年时期受辱的照片被无限放大。

    那一刻,厌恶到极点,恨到极点,仿佛他的灵魂,被另外一个人的绝望和仇恨扭曲而变形。

    明明这个根本不是自己的事情……

    秦扇不知道唐尼为什么会卷入这件事情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主动出手帮忙,但是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江家父子了。

    落入唐尼手里,他们经受的,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黑暗。

    不过,秦扇倒是十分好奇,唐尼到底是用谁替换下了江梦娴。

    那个被人贩子带走的行李箱里,到底是谁?

    连羲皖的车里,他死死地抱住江梦娴,脱开她的衣服把她纳入自己怀中,她已经浑身发烫,迷迷糊糊地呢喃着:“我冷。”

    他抱着她,拼命地想给她温暖,吻着她皱巴巴的小脸,道:“有我在,不会冷的。”

    江梦娴发起了烧,在他怀里又哭又说胡话。

    她像个受惊的小猫似的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嘴里呢喃着什么,他凑近听了听,听见她在说。

    舅舅,不要。

    那一瞬间,连羲皖觉得自己出现得还是太迟了,如果自己出现在她生命里的时间能早几年多好啊!

    他的小可爱就不会吃这么多苦头了!

    那些伤害过她的畜生,他不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让他们好过的!

    他紧紧地抱着她,把脸埋进她的头发里,两滴泪消失在发丝之前。

    那一刻,他仿佛化身禽兽……

    车开近了最近的医院,江梦娴很快就被推进了病房打了点滴,连羲皖守在病床前,一夜没睡。

    江梦娴翻墙出去就遇上了龙家的人,被龙家绑走交给了江家人,之前在湖边吹风,后在行李箱里关着又着凉了,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

    连羲皖把她接回了家好了私人医生过来照顾她,他一直在她身边,一会儿摸摸她的手,一会儿看看电热毯是不是够热,任何事情都是亲历亲为。

    她昏迷的一天一夜里,出了很多事情。

    龙柠在一张潮湿冰冷的土炕上醒来,一睁开看见盖着亮瓦的屋顶透进来光,她坐起身好久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派人把江梦娴给抓住交给了江家人卖给人贩子,然后她坐车离开,路上出了车祸,她失去了知觉……

    她看了看周围,起身,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潮湿哄臭,眼前的房间破烂简陋至极,甚至连地板都是土做的。

    她的细高跟在潮湿的地面上一踩一个印子,她推开手边的窗户,看见了窗外的情景——山,无尽的山。

    山高得遮盖了日头,整个山坳里阴森森的,对面的山仿佛是要吞没了这栋小小的房子。

    忽然一个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嘻嘻嘻,媳妇儿醒了,哥,俺们的媳妇儿醒了!”

    门忽然开了,进来四个穿着穷酸的中年男人,从三十岁到五十岁不等,浑身没穿什么衣服,就挂着几块烂布,高兴得裂出了四口老黄牙,朝龙柠去了。

    人还没到,那令人作呕的味道就已经到了。

    龙柠吓得花容失色:“你们是谁?滚开!滚开!来人,来人啊!”

    其中一个男人道:“媳妇儿,你是我们十万块买来的啊!媳妇儿别怕,俺们会疼你的!”

    龙柠彻底傻了,她听江家人好似说过,他们要把江梦娴卖给人贩子,人贩子已经收了一户人家的钱,那户人家4个光棍加起来150岁了,穷得娶不起媳妇,凑了十万块买江梦娴做媳妇儿!

    那一刻,从未有过的恐慌袭上心来,龙柠哆嗦着道:“不不,你们弄错了,你们的媳妇儿不是我——”

    可惜,四个急不可耐的光棍已经按了上去,瞬间把她淹没。

    层层叠叠的大山里,人迹罕至,彻底把龙柠的呼救声吞没,就算是远远近近的几乎人家听见有人在呼救也见怪不怪了,村里太穷了,娶媳妇儿都是靠买,人贩子都是他们大恩人,没了人贩子他们根本不可能传宗接代,新来的媳妇儿都要这么闹几天,打几顿就消停了。

    全村家家户户的媳妇儿都是买的,要是看见谁家媳妇儿跑了,全村帮忙抓回来,警察来了,全村出动打回去,谁来抢走他们的媳妇儿就是要断他们的根,那就是等同于要他们的命!

    与此同时,帝都大学也面向全体学生和社会发出了声明: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帝都大学的每一个学生,帝都大学将彻查此事。

    通过对比监控,学校很快找到了是谁把照片贴到了布告栏上,龙戒那边通过技术手段查到了发帖人的ip,查到龙柠头上。

    帝都大学丝毫不留情面,直接公开了调查结果,公开开除龙柠的学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