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28章先剁了手再说

时间:2018-01-25作者:柳赋雨

    当年江家人给的伤害已经是过去了,她现在过得很好,并且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她没有时间去乱想了!

    江梦娴烤干了衣服和头发,唐尼把火给弄熄灭了,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公园外走去。

    唐尼趁机给连雪篙发了坐标,忽然听见江梦娴问:“你是怎么找得我的?”

    唐尼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得知江梦娴失踪的时候,他脑子里就浮现出这个公园的画面。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含糊地回答:“查附近的监控看见的。”

    两人到了翻墙进来的地方,又翻出去。

    江梦娴忽然穿得多,但是身体灵活极了,轻巧地就翻上去了,消失在了围墙的那一边。

    唐尼紧随其后地翻了过去,谁知道才在墙头上露了个脸,就看见墙的另一边一辆车正在关车门,车门狠狠关上之后,很快就开走了。

    等唐尼下来的时候,车没了,江梦娴也没了踪迹……

    雪夜,帝都天色黑得异常稠浓,那是霓虹灯也驱散不了的黑。

    一辆越野停在了某个小巷子里,车上下来几个人。

    首先就是江礼,还有他的老婆和两个儿子。

    大儿子和二儿子费力地从后备箱里扛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下车来,行李箱大得能塞下一个人,一个女人。

    “龙大小姐,多谢多谢,要不是你,我还抓不住这个小丫头片子!”江礼搓着手,笑得一脸谄媚。

    车内的龙柠看了看那个没有动静的行李箱,眼里都是笑,道:“举手之劳而已,快去交货吧,别让对方等急了。”

    车门关上了,龙柠的车开走了,江家人美滋滋地拎着大号的行李箱走在薄薄的雪地里,江礼的老婆一边走一边骂。

    “个贱婢,还以为自己上天了!呸!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到了老娘手里!”

    “少说话,赶紧交货拿到钱再说!”江礼狠狠地骂了一声。

    他们找了个人贩子把江梦娴给卖了,对方给他十万块。

    十万块,足够让江礼一家干尽任何丧尽天良的事情!

    出了小巷子又出了几百米,前方豁然开朗,是个旧厂的仓库,人贩子已经等好准备交货了。

    江家四个人,对方也是四五个人一辆车。

    “怎么现在才来!钱还想不想要了!”人贩子头头看着姗姗来迟的江礼一家子,愤怒道。

    江礼点头哈腰地道:“来了来了!”

    他让自己的儿子把行李箱放在了人贩子的面前,恭敬道:“请验货!”

    头头向前走了两步,弯腰准备开行李箱。

    谁知道手才放在了行李箱上,忽然一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就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一阵刺眼的灯光刺了过来。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车灯,不知道是来了多少车多少人,人贩子吓得往车里退,第一个想法就是:警察!

    但是等那炫目的车灯黯淡下来,适应了灯光之后,他才发现对方来了不下十台车,不是警察!

    可是头头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变好半点,对方似乎来头不小啊!

    十几辆车把围住了这小小的交易现场,车灯打开,把这里照得亮亮堂堂的,交易的双方都受惊不小,纷纷往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退。

    江家人没见过这种阵仗,下意识地就想跑,但是还没跑出两步,从车里下来一拨人把他们给堵住了,推搡着回到了空地中间。

    来人有黄有黑有白,气势宏伟,来势汹汹,领头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青年。

    竟然是外国人!

    人贩子头头也在帝都混出了一些人脉,还不知道帝都什么时候竟然出了一个白人势力?

    可是对方人多,他也不敢造次,好声好气地上前道:“敢问今天是什么风?竟然把诸位给吹来了。”

    对面的青年笑道:“没什么,得知兄台做生意做到我家门口了,今天特来看看。”

    这是道上的黑话,没想到一个洋鬼子居然说黑话说得这么溜,人贩子脑门上都是冷汗。

    做生意做到别人家门口,在道上的意思就是对别人的家人下手了。

    他看了看江礼,再看看行李箱以及那气势汹汹的一队人马,似乎明白了什么,忙道:“那实在对不住了,不知道宝地是阁下的地盘,我们立马走。”

    说罢,让人把行李箱给拖了回来交给唐尼。

    唐尼让人接了行李箱,温和笑道:“既然是误会,我也不能让你白走一趟,我这里有更好的货色,正好可以以物换物。”

    唐尼让人拎出了另外一个行李箱放在那人贩子的面前,也是一个黑色的大号行李箱,能装得下一个身量小的人。

    对方愣了愣,没想到这洋鬼子这么会做事,当下道了一声谢,拎上行李箱赶紧走了。

    看着人贩子开车走远了,唐尼才走向了行李箱,正要打开,忽然看见又来了一波人,这次也是来了十几辆车。

    ‘吱——’

    车一个急刹停在了唐尼面前,车门打开,里面走下来的男人一身冷厉风衣卷过一个嚣张霸气的弧度。

    连羲皖大步流星地走了上来,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摆在雪地里密码箱,弯下腰打开箱子,看见里面蜷缩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儿。

    她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羽绒服,头发凌乱还沾着树叶,额头上被蹭破了皮,嘴角还有淤青,蜷缩在里面冻得瑟瑟发抖,嘴里吐着微弱的气,看见连羲皖,她眼神软软地看向了他,张张嘴,僵硬的唇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连羲皖眼底一热,飞快地把江梦娴从行李险里抱了出来,又大步流星地走了。

    怀里的小人没有半点温度,落在他怀里还一直发抖,他的心,徒然一阵抽痛,仿佛心上一块肉被人无情地撕扯着。

    他捧在心尖上的人儿啊,竟然被人这么糟蹋!

    连羲皖不想逗留半秒钟,一言不发地抱着江梦娴上了车,车里有暖气,有他,她就不会冷了。

    看着那风风火火而来又风风火火而去的连羲皖,唐尼没有说半句。

    秦扇走了过来,拍拍唐尼的肩膀,道:“兄弟,多谢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接手吧。”

    唐尼看向了那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求饶的江家人,故意问秦扇,道:“你准备怎么处置这一家人?”

    秦扇冷冷地看向了地上跪着的一家子,眼里全是冰冷和不可名状的恶心。

    江礼当年当老师猥亵幼女被开除,现在他大儿子也在当老师,咸猪手都是祖传的,只是事情还没爆出来,还不知道多少女孩儿惨遭他们毒手。

    他故意大声说:“先剁了手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