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26章宁愿没来过

时间:2018-01-25作者:柳赋雨

    “景哥?”

    宋青鸾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她好奇地看着忽然之间就浑身煞气的连景,十分不安地问道。

    连景将手机收好,带好帽子,忽然走到了宋青鸾面前,十分郑重地对她道:“宋青鸾。”

    “恩?”宋青鸾抬起头看着他。

    连景的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无情,仿佛宣布什么军令一般,道:“我今天,正式向你提出分手。”

    宋青鸾整个人都楞了。

    分手……

    等他回神的时候,连景人已经走远了。

    她看着他的背景发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失落,反而是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分手,不是她一直期盼着的吗?

    结婚早就已经没有希望,连景的无情超越了她的想象……

    唐尼才到帝都,根基不稳,可还是把自己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可是在电子和网络方面他是行家,和龙戒配合,一会儿时间就删光了网络上的所有照片,把影响力降到了最低,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对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人这么上心。

    安排好了人手,唐尼急匆匆地出门了,出门的时候,看见天空飘着雪。

    这么晚了,你在哪儿?你冷吗?

    唐尼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却总是感觉到很冷,这不是他的冷,而是另外一个人的……

    唐尼打电话给连雪篙:“雪糕,梦娴以前有没有这么忽然跑出去过?她跑出去的话,一般会去哪儿?”

    连雪篙正在和连羲皖一起到处找人,她平时去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人。

    连雪篙抹抹泪,说:“都找遍了,没找到,她没带钱包也没带手机,走不远的。”

    挂了电话,连雪篙看向了连羲皖,道:“唐尼和龙戒已经把帖子都删完了,龙戒已经找到了发帖的人。”

    连羲皖一直没说话,一张脸布满了阴森,头发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他道:“随时和唐尼联系,他可能知道梦娴在哪儿。”

    双胞胎都是有心灵感应的,兴许唐尼知道她去哪儿了。

    另一边,唐尼挂了电话,开着车在帝都大学附近转悠。

    你会去哪儿呢?

    唐尼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条枯旧的长凳孤独地摆放在一颗腐朽的柳树下面,旁边是一条安静的小河。

    江梦娴一个月前在朋友圈发过这么一张照片,她说,那是她父母曾经去过的地方。

    帝都公园!

    唐尼连把车开到帝都公园,天已经黑了,公园已经关门了,唐尼围着公园的围墙转悠了一会儿,看见了一道矮墙上似乎还有脚印,他从矮墙处翻墙进了公园,依据着那张图片的内容,很快就找到了那条小河。

    他脚步轻轻地走着,雪夜里,世界寂静无声,偶尔有树枝被积雪压断的脆响传来。

    他走着,轻轻地走着,怕惊扰了这宁静,也没有高声呼喊,顺着小河走了几分钟,忽然听见寂静之中传来一阵的啜泣声。

    顿时,唐尼喜出望外,加快脚步冲过去,看见一棵小树下面,一个小小的人影坐着,蜷缩着身体被冻得瑟瑟发抖。

    “梦娴!”唐尼不禁喊出了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影听见声音,站起来朝远处跑去,唐尼忙追了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那个人影。

    他将江梦娴拥入怀中的时候,就像往自己的怀里拥进了一坨冰,她浑身都被冻僵了,连头发都是湿漉漉的,还结冰了。

    她哭得像个泪人,就算过了十几年了,她还是如同小时候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儿一般,无助、绝望又脆弱。

    唐尼使劲地抱住了她,努力地想把浑身冰冷的她捂热。

    江梦娴在他怀里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无助地而绝望地哭着。

    唐尼把脸埋进她湿漉漉的头发里,一阵从未有过的心痛袭来,眼眶一热,两行泪滚了下来。

    他松开她,飞快把自己穿着的羽绒服脱下来裹在她身上他,捧着她冰冷的脸,低声哄道:“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江梦娴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眼睛都哭肿了,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没有半点温度,她想说话,可是一张嘴,只剩下哽咽,连嘴唇都发麻了。

    “走,我送你回家!”唐尼拽住她冰冷的手往外拉。

    江梦娴似乎还不想回家,往后面拽了拽唐尼,唐尼回头,看着她脸都哭皱的她,低声问:“怎么了?”

    江梦娴抽噎了两声,哽咽着说:“我现在不想回家。”

    她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连羲皖,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所有的人。

    唐尼看了看他,握住她冰冷的手在手心里暖着,知道她现在心情起伏很大,不太想回家,耐心地说:“那我们找个温暖点的地方坐一坐好不好?”

    江梦娴一直流泪,没有回答,他拽她,看见她的脚步跟着动了一下,唐尼忙拉着她去找了避风的地方坐下了,他从羽绒服里面摸出了打火机来,在附近的是树林里摸到了一些干燥的树叶和树枝,一会儿时间就燃起了一堆火来。

    火苗升起,江梦娴缩在火堆前烤着自己冰冷的身体,她看着火发呆,两坨妖娆的火在眼眶里跳动,她的脸微微发麻,嘴巴里干。

    她想了好多,那段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光,她本想永远地忘掉她,可是现在却如同伤疤一样别人狠狠地撕开,露出了那狰狞的血肉和伤口,哄臭难闻,疼痛难忍,她最不想让人看见的伤疤就这么狰狞可怖地摆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这种感觉,生不如死,似乎连灵魂都被人扒光。

    唐尼从自己的包里十分幸运地摸出了一盒巧克力牛奶,放在火堆附近热了热,然后递给了江梦娴。

    江梦娴接过了牛奶喝了两口,她嘴巴里干,喝了点牛奶胃里舒服了不少。

    她继续看着火堆发呆,被泪水冲刷之后的脸麻木冰冷,被热火一考,像是蒙上了一层膜,十分不舒服。

    她一口气把牛奶喝光了,把盒子扔在了火里,拿棍子挑了挑,很快就被烧光了。

    两人对着火看了好一会儿人,都没说话。

    唐尼没有打电话给连雪篙,他想和她单独待一会儿。

    过了良久,他才说话:“早点回家吧,他在到处找你。”

    江梦娴的眸子闪了闪,似乎有光微微地透了出来,她裹了裹身上唐尼给的羽绒服,把脸都缩进了衣服里,像个乌龟一样躲躲闪闪。

    她也想回家,可是她浑身的伤疤被人狠狠地撕开,她觉得自己浑身散发着让人无法接受的臭味,又如何能奢求让连羲皖接受自己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