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17章套话

时间:2018-01-12作者:柳赋雨

    看完了真人秀比赛,切尔斯成了冠军,连雪篙抓住连羲皖,又急切地道:“叔,你咋不上真人秀呢?你又会唱又会跳,上个真人秀分分钟吊打他们,出场费也高!”

    江梦娴也很是期盼连羲皖能上个真人秀综艺什么的,他十几年前是高中的时候就作为少年组合的团长出道,不仅主唱还领舞,可惜当年的视频许多都找不到了。

    连羲皖都十几年没唱过跳过了。

    这年头,混娱乐圈不仅得漂亮,而且还要长一张高级脸,才能吃得开。

    高级脸都上大屏幕了,低端一点的电视脸只能混混综艺和演演电视剧,可是也不妨碍连羲皖上一上综艺啊!

    江梦娴这个脑残粉和别家的粉丝撕逼的时候,对方惯用的撕逼套路就是‘你家主子没代言’、‘你家主子没综艺’、‘你家主子圈里人缘差没人和他微博互动’之类的,她都找不到话来接,她家主子的确没代言没综艺啊,微博上也没人和他互动……

    可惜连羲皖只演电影,不接广告代言真人秀综艺等,也就拍过几次公益广告。

    他摆摆手:“不了,人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晚餐很快就上了,连羲皖也很大方地从自己的酒窖里拿出了好酒来招待今天的客人唐尼。

    今天晚餐是烤全羊,连雪篙吃得十分高兴,边吃边说:“哇,叔,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要来,专程做了烤全羊等着我呢!”

    连羲皖:“不要想多了,今天是我和你婶子结婚天纪念日。”

    连雪篙:“……”

    江梦娴默默地板着手指头算了算,还真是结婚天了,前两天就看见厨房的后院关了只大山羊,没想到是连羲皖为了今晚做烤全羊做准备。

    烤全羊考得焦而香,冬天吃一点烤全羊真是不错的享受,江梦娴还没动手,碗里就多了一堆撕好的羊肉。

    连羲皖戴着手套把羊肉撕下来,细细地撕成了小块小块的,放在江梦娴碗里,一边和唐尼说话。

    “沃尔门先生既然和夫人是好友,那我便斗胆称呼您一声唐尼吧。”连羲皖一直保持着公式化的口吻和唐尼说话,口吻都是文绉绉的。

    唐尼回应道:“羲先生口气了,叫我唐尼就好。”

    看得出来,唐尼和连羲皖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端着范儿的,一举一动都像模板般的绅士举止。

    连羲皖用餐巾擦擦嘴,道:“你也不用称呼我羲先生,‘羲小凤’本是我的艺名,我本性连,名羲皖,如果你愿意,就依着夫人的辈分称呼我也可以。”

    唐尼想了想,“好的,连大哥。”

    连羲皖听完,很是满意。

    唐尼是江梦娴的双胞胎哥哥,这事儿早晚都要捅出来的,只是连羲皖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一直有个想法,想在一个恰当的时机里,向唐尼透露他和江梦娴的关系,届时唐尼定然会查探江梦娴的来头,他在当地放出一点风声,引导唐尼得知江小洛和龙城的关系,但是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

    他不知道唐尼是什么来头、什么为人,也不知道沃尔门家族对于唐尼是什么态度,也不知道唐尼在沃尔门家族之中又处于一个什么地位,如果冒险说出来,兴许对江梦娴和唐尼都有害。

    他还是作罢了,认亲的事情,还要从长计议。

    听着唐尼和连羲皖兄弟相称了,连雪篙第一个不依:“叔,你咋能这样呢,那我不就小了一辈了吗!”

    龙戒笑着打趣:“雪糕哥,你的辈分一直都是最小的啊!”

    有连雪篙这个活宝,席间气氛一直很活跃。

    唐尼坐在连羲皖的左边,江梦娴坐在连羲皖的右边,连羲皖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比较着两兄妹的长相——真是差别太大了!连人种都不一样!

    江梦娴简直就是翻版的江小洛,也适当地继承到了父亲的一些特点,比如皮肤更白、鼻梁更挺,眼睛也有点西式的大双,但是头发和眼珠都是黑色的。

    而唐尼,则是完全的西式风格,头发是金黄色,眼珠子都是蓝色的,虽然还是有点混血意味,但是都被稀释得差不多了。

    如果不是有dna对比,没人会怀疑他们是双胞胎的亲兄妹!

    真是太神奇了!

    气氛越发活跃,连羲皖开始套唐尼的话:“唐尼,听说你和夫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唐尼回:“是的。”

    连羲皖惊奇道:“那真是巧合了,你出生在哪个时区,我算一算你和夫人谁大谁小。”

    唐尼想了想:“我出生在东欧,和华国也就相差三个小时而已,算下来,差不多是同一时间,真是没办法区分谁大谁小。”

    连羲皖继续问:“夫人是出生于华国时间的下午6点15分,唐尼你呢?”

    6点15分?

    江梦娴这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出生准确时期,她自己都不知道,想不到连羲皖还知道……

    唐尼算了算:“我的出生时间按照华国时间算的话,大概是下午6点整吧。”

    连羲皖高兴地和他碰了个杯子,道:“有时间我定要认识认识令尊,这真是太有缘分了!”

    按照连羲皖调查到的资料,江梦娴那个哥哥的确是出生在6点整,比江梦娴早了15分钟,生出来的时候没有哭,接生的护士偷偷地抱走了,十五分钟之后江梦娴才出生了,一母同胞,却命运各不相同。

    连羲皖在不动声色地套唐尼的家庭资料,沃尔门家族实在是太神秘了,他的人手根本安插不进去,也调查不到这个家族内部的任何资料,所以现在唐尼是他唯一的突破点,与其让黑一跑非洲去西提的城堡外蹲守,不如从唐尼这儿下手。

    说起自己的父亲,唐尼抿了抿唇,道:“家父现在已经在东欧老家颐养天年,若是有机会,我定让他来帝都游玩游玩。”

    吃了几口饭,连羲皖又开始不动声色地把话题朝西提身上转移:“对了,上次在非洲,没能见到西提先生,甚是遗憾,不知道西提先生最近有没有来帝都的计划,我对西提先生早已有耳闻,若是能见上一面,那真是三生有幸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若是能见到西提本人,什么谜团都能解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