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12章黄脸猫

时间:2018-01-12作者:柳赋雨

    一曲完毕,大家更换舞伴,龙戒瞄准了机会冲上去,而这个时候,连景也松开了江梦娴,江梦娴赶紧挽住了龙戒的手。

    第二首舞曲开始了,龙戒引着江梦娴钻入了人群之中,江梦娴下意识地回头,看见连景高大修长的身躯消失在了歌舞正酣的男男女女之中……

    刚才,那不是梦,那是连景在向她示爱吗?

    因为她是连羲皖的女人,所以,连景要像夺走宋青鸾一样,也夺走她江梦娴吗?

    “不要怕,连景只是喝醉了。”

    龙戒温柔的话语落入了她的耳朵里。

    刚才的一切他都看见了。

    连景和连羲皖以及宋青鸾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如今,历史似乎在重演……

    江梦娴成了连家两兄弟争夺的彩头,可江梦娴不是宋青鸾!既然这是她的妹妹,他必须尽全力保护她!

    同样关注着这里人不少,还有近在咫尺的唐尼。

    他似乎更感觉到她此时的心情,害怕、惊恐……

    此时,连羲皖也正在用监控看舞会上的情景,特别是连景那印在江梦娴唇角的一吻,十分清晰,他整个人都炸了,狠狠地把手里的东西砸了出去。

    “红中!”

    一个红中砸在了一堆麻将里。

    对面秦扇双眼精光大作:“嘿嘿,碰!我他妈又糊了,给钱!给钱!”

    麻将桌上的凌云皱着眉头:“卧槽,老家伙,你都输了三百多万了,你到底想干什么?钱多可以送点给我啊!”

    坐在另外一方的球球个头太矮,踩在板凳上陪着三巨头打麻将,每打完一局,他都拿出小本本记账。

    连羲皖今天输大了,输了三百多万!

    连羲皖叼着一根棒棒糖,眼里布满了血丝,认真洗牌,黑七在一边忙着转账,凌云和秦扇的直接转他们账上,球球的就让他自己记账。

    连羲皖:“再来,反正输的又不是我的钱!”

    麻将继续,与此同时,金家舞会之上,放在黑九兜里的江梦娴的手机一直振动个不停。

    “您尾号为xxx的账户转账支出100,000。”

    “您尾号为xxx的账户转账支出500,000。”

    “您尾号为xxx的账户转账支出200,000。”

    ……

    “现在龙家已经开始查你妈妈的事情了,你现在就是金家小姐和龙家没有半点关系。”舞会之上,龙戒在江梦娴耳边低声道。

    江梦娴的手还一直在抖,心里紧张极了,低声道:“恩。”

    “我已经知会了江家那边,他们打死只会认我是十月生的。”

    ……

    一场舞会一直进行到了半夜,大家纷纷告别,未免金家来找麻烦,江梦娴提前就带着猫溜了,她依旧穿着那身晚礼服,套了身羽绒服就回家。

    到了家门口,黑九走了,她看夜都深了,也不好意思叫门,自己拿钥匙开门,猫着腰,悄咪咪地进门。

    谁知道,才溜进大门,脚才一踩在家里的地板上,仿佛是声音大了,惊动了声控开关,‘哒’一声,客厅一盏灯亮了。

    那盏灯很微弱,只照亮了客厅一隅,其余地方还是漆黑一片。

    微弱的灯光之中,传来冷冷一声轻笑。

    “回来了?”

    仿佛来自地狱的质问,缠绕着阴森鬼畜,在空荡荡的大厅环绕。

    江梦娴看向声源,那盏灯之下,沙发上坐着连羲皖,穿着一身橘黄色的条纹卡通睡衣,身边整整齐齐地坐着一排橘猫。

    童趣之中透着一阵鬼畜阴森。

    五双阴森森的眼落在了江梦娴的身上。

    江梦娴浑身发麻腿发软,这氛围,这神情,这灯光,一看就知道连羲皖生气了。

    看来今晚是免不了一顿操练……

    她不敢动,低着头,唯唯诺诺:“回来了……”

    那边久久没有声音,江梦娴站在门口也不敢动,屋里暖气开得足,热得她浑身发汗。

    她低着头,看见连羲皖坐在沙发上,摊开了手脚,手里转着三个粉红色的东西,定睛一看——三个遥控跳蛋!

    他面前的茶几上,整整齐齐摆着一系列的情趣玩意,皮鞭蜡烛是标配,口塞肛塞样样齐全,还有两只长条黄瓜和一串香蕉,以及一系列长条形的水果蔬菜,和两个高尔夫球……

    江梦娴感觉今晚自己逃不了这顿大刑伺候,屁股条件反射性的痛。

    她错了,不该和连景跳舞……

    她根本就不该骗金家搞这个认亲宴会!

    从她拒绝连羲皖去认亲宴的时候,她的命运似乎就注定了!

    手里的猫软软糯糯地‘喵’了一声,打破了寂静。

    连羲皖手里的三个跳蛋碰撞着,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他阴森森一笑:“哟,谁送的猫,挺可爱啊!”

    江梦娴不敢撒谎:“唐尼送的。”

    连羲皖仿佛平日开玩笑般的轻快语调,又道:“看来是家里的‘黄脸猫’看腻味了,都开始在外面找新猫了。”

    他身边的一群‘黄脸猫’跟着喵了两声,仿佛在控诉江梦娴的‘花心’。

    江梦娴欲哭无泪,连羲皖这口气,仿佛是妻子质问花心丈夫‘家里的黄脸婆看腻味了,都开始在外面找新人了。’

    她赶紧说:“不不,我最喜欢黄脸猫了,这个也是黄的,你看你看!”

    这只加菲也是个橘猫,洋橘猫也是橘猫啊!

    连羲皖不看她的猫,看着她的人,拿着皮鞭指指她那碍眼的大红色羽绒服:“屋里有暖气,你穿这么厚不热吗?脱了脱了。”

    反正今晚伸头是挨炮,缩头也是挨炮,江梦娴知道跪下求饶都晚了,连忙乖巧地脱了羽绒服。

    连羲皖:“你都流汗了,衣服都脱了,凉快点。”

    江梦娴晚礼服脱了,穿着打底的文胸和打底裤站在他面前。

    连羲皖用皮鞭轻轻骚着她那修长的腿线,道:“怎么不脱干净?”

    江梦娴看看周围:“不好吧,这是在客厅,万一还有别人呢?”

    连羲皖背对着光,江梦娴看不清楚他的面容,被一层黑暗所笼罩,只能看见那阴森森的唇线在动:“你放心,没人。”

    今晚,他要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体验,让她知道知道,‘黄脸猫’的威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