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510章强势占有

时间:2018-01-10作者:柳赋雨

    瞬间,金缘整个人一震,看向江梦娴的眼神充满了惊恐。

    她和张泽千的事情,江梦娴怎么会知道!

    她整个人似乎嫣儿了似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江梦娴把她松开的时候,金缘整个人都是懵的,心虚地看向了刘茜浅,再看了看张泽千,忽然面色一变,笑道:“现如今,宴会都开始了,要是现在砸了,钱就白花了,有什么事情不如等宴会完了再说吧。”

    她现在不能让刘茜浅知道她和张泽千的事情!

    刘家就刘茜浅一个独生女,她和张泽千结婚之后,刘家的所有就是张泽千的了,张泽千正在吞并刘家的产业,这个关键点上,她绝对不能让江梦娴这个骗子搅合了他们的好事!

    而刚才江梦娴抱住金缘说悄悄话的时候,她那一双幽深魅惑的眼神却穿透了人群,落在了房间里一直没说话的张泽千身上。

    张泽千不懂唇语,可是也看懂了她刚才嘴里吐出来的几个字。

    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金缘的事情了吗?

    若是自己不帮她说话,她就揭穿两人的事情吗?

    张泽千的手机忽然跳动了两下,他不动声色地拿了出来,看见微信上,江梦娴给自己发了两张视频截图出来。

    视频里,正是那天他和金缘在爱度的厕所干的那档子事儿。

    果然……

    张泽千面上青筋暴起。

    要是她现在提出来,搅合了他和刘茜浅的事情,怕是刘家不会罢手,他还没有完全拿到刘家的钱,今天也不能拿功亏一篑!

    张泽千和金缘打了一个眼神,两人已经知道该做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进来一个人低声道:“连家来人送贺礼了,老板、小姐,你们赶紧出去接待吧!”

    “连家?”金凯面上一跳,“哪个连家?”

    来人回:“是连景连将军亲自来送贺礼!”

    在场的人都楞了,竟然是连景亲自来!

    江梦娴听到这话,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一边站起身,说:“爸爸这话问得真是奇怪,当然是开国元勋连夏的那个连家,帝都还有谁敢自称连家?这都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去接待贵客了,你们自己商量着吧。”

    她说着,率先出去了,留下面色难看的金凯和一屋子人。

    这死丫头,居然能请到连家!

    金家本家来了两三个长老,龙家来了龙家第一小姐龙柠,金凯本以为已经够面子了,没想到连家还来了连景!

    许多还是金凯想请都没有门路请的!可江梦娴发出去的请帖,基本上都来了!连家的,金家的,秦家的,姜家的……

    金凯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已经做出了决定,对旁边的人道:“什么事情等宴会完了再说。”

    他急慌慌地出去了,才走出去,就看见好不容易才赏脸过来金家本家三位长老围过来,激动地拽着金凯的手:“嗨呀,你这宴会能请到唐尼这种贵客,应该早点说啊,我应该让族长亲自来啊!”

    金凯懵了,当初求着三位长老来他差点跪下了,现在他们居然说,‘应该让族长来’?

    一个长老指着认亲宴现场几个角落:“你看你看。”

    “连家大少连景!龙家大小姐龙柠!”

    “不,来头最大的是卡座里那个,你知道那是谁吗?东欧沃尔门家族二号人物唐尼沃尔门!那可是族长都请不到的人物啊,他刚才把女皇送给他的猫送给你女儿,金凯,你这个女儿神了!神了,改天赶紧带回族里让族长见见!”

    幸福来得太快,金凯整个人都懵了……

    房间里,刘茜浅奔着要出去揭穿江梦娴的真面目,金缘和张泽千忙拉住她。

    “茜浅,这事儿你就别管了,这是我们金家的事儿!”金缘苦口婆心地劝道。

    刘茜浅像条愤怒的野牛一样往外冲,幸亏张泽千帮忙抓住,不然还真是抓不住她。

    “放开我,我要去揭穿那个贱人的真面目!”

    那贱人凭什么能风风光光地成为金家二小姐!

    张泽千赶紧劝道:“茜浅你冷静一点,现在钱已经花出去了,认亲宴已经开了,连景也来了,你现在出去,就是得罪连景!”

    “不,我不甘心!”

    那只野鸡,本来已经是烂命一条,如今却成了金家小姐,还拿到了5的股份,所有的人都被她给算计了!

    贱人!贱人!

    她绝对不许她翻身!

    眼看着她情绪要控制不住了,张泽千赶紧带着刘茜浅先离场了。

    认亲宴马上就要到最高潮的一段了,吉时就到了,马上是认亲环节,一会儿还有舞会。

    “首长,我先失陪一会儿。”江梦娴和连景稍微地打了一下招呼,就朝他微微颔首,徐徐退走,去换身衣服。

    连景朝江梦娴点点头,看着那身影徐徐地从自己的眼帘之中消失。

    他缓慢地收回了目光,一抬头看见周围都是蠢蠢欲动要来巴结自己的人。

    他面露不喜,忽然看见连雪篙在朝自己招手,忙走了过去。

    “哇,叔,你今天穿得好帅啊!”连雪篙看见他就夸。

    今天的连景是奉了老爷子的命令来送贺礼的,特意穿了一身男士礼服,黑色的燕尾服,搭配白色衬衫,还有一只黑色的领结,漆皮鞋擦得发亮,他的发型是寸头,搭配着一身正装,竟然没有任何违和。

    连雪篙从来没见过连景穿得这么帅气过。

    今天大家都穿得帅,可是他连景,尤其帅得发亮。

    连景和龙戒以及唐尼打了招呼,角落里的姜苗苗他也似乎见过几面,还是打了招呼。

    五个人坐下来,谈笑风生。

    连雪篙:“龙戒戒,你看我今天帅不帅?我一会儿邀请江小梦跳舞,她会不会来?昂?”

    龙戒笑了笑,摇头:“雪糕哥,你会被打死的。”

    江梦娴都跟龙戒说好了,一会儿龙戒务必和她跳第一支舞。

    今天,无论江梦娴和哪个男人跳舞,她回家屁股都要被打肿,若是那个男人是她的同族哥哥龙戒,应该能少吃点苦头。

    连雪篙不当回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怕个鸟!赶紧赶紧,起来,咱们练练,你跳女步,我跳男步。”

    龙戒十分无奈地被连雪篙抓起来练习。

    连景笑笑,没有说话喝干了杯中的鸡尾酒,狭长的双目之中,闪着硕硕精光。

    唐尼低垂着头看自己的猫,此时一抬头,就看见了连景眼里那道光……那是一种,带着固执追逐和强制占有意味的势在必得太冷了,嗷嗷嗷,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