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497章结拜

时间:2018-01-05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凌云、秦扇三人盯着监控,其实想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万一能从唐尼身上套出点什么有用的情报了,结果……

    这群小孩儿光顾着嗨了,把正事都忘了。

    “老家伙。”秦扇终于放下了手中喝干的杯子,疑惑地问连羲皖道:

    “我们为什么要喝枸杞泡水?”

    连羲皖:“……”

    他们在这儿盯着,又不能做点其他的,又不可能喝酒,可是枯坐着也不好,总要来点喝的,不知道为什么,连羲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枸杞泡水。

    老了……

    隔壁气氛正好,唱歌唱够了,连雪篙领着唐尼去感受最正统的华国国粹,江梦娴也兴致勃勃地跟上了,还以为连雪篙要请大家听曲儿看戏什么的,结果到了地方一看——一个麻将桌摆中间。

    “这就是咱们华国国粹!”

    连雪篙指着桌上的一副麻将,自豪道。

    ……

    吃饱喝足玩嗨了,大家都没有回家的意思,凑到了麻将桌上继续第三场,输赢都是微信转账,现场交易。

    这里还是奥迪斯汀的场子,连羲皖也十分放心,他找了个副扑克在隔壁斗地主,一边盯着监控里打麻将的几个人。

    五个人坐上了麻将桌,还没开始就出现了一个重大状况——只有三个人会打麻将!

    江梦娴不会,唐尼更不会。

    今天进了这个麻将室,就没人能清清白白地走出去了,这两人注定要被拉下水。

    唐尼对于华国国粹十分好奇,主动尝试,江梦娴也被逼着学,两人轮流上,一晚上已经初窥门道……

    江梦娴的微信绑定了连羲皖的银行卡,于是乎,连羲皖的手机响了一晚上,全是银行的扣款短信。

    “您尾号为xxxx的账号消费支出600元。”

    “您尾号为xxxx的账号消费支出1000元。”

    ……

    几个人在麻将桌上嗨,江梦娴越打越起劲儿,小脸蛋都红光满面的,虽然一晚上输了好几万。

    唐尼输得更惨,都快六位数了,可也是越玩越嗨。

    麻将室外,黑九站着打瞌睡,唐尼也带了两个保镖来,轮流打瞌睡,隔壁房间里,秦扇和凌云都已经睡过去了,连羲皖靠在沙发垫上,看着监控里的江梦娴。

    真是……可爱啊!

    看那圆嘟嘟的脸,看着粉嫩嫩的唇,哪儿都好看,哪儿都萌!

    年轻人嗨起来跟老年人就是不一样,几个老头子昏昏欲睡的时候,那边的五个人越玩越嗨,赢钱的连雪篙叫个烧烤套餐,又把阵地转移回了ktv包房里,一边烤烧烤,一边唱歌。

    喝嗨了之后,连雪篙开始口无遮拦了,一口酒一口串,一边数落江梦娴。

    “江小梦,我他妈一辈子都记得你!”

    “上次你把我落霞抱过去玩了一天,你知道落霞回来怎么了吗!”

    “落霞怀孕了!怀孕了!”

    “江小梦,你他妈对我的猫做了什么!”

    江梦娴一边吃着龙戒递过来的烧烤,一边说:“干我屁事,这事儿可不赖我!我也没那零件让你的猫怀孕!”

    龙戒一直当着一个任劳任怨的大哥哥,此刻正在烤烧烤,这烧烤机不错,无烟,而且房间散气很快。

    唐尼喝得俊脸微红,在一边笑:“雪糕哥,你着急什么,等小猫生下来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连雪篙十分生气:“哼,你给我等着,要是落霞下的崽儿是橘的,我就把你家一窝橘猫全部阉了!”

    江梦娴嘀咕了两声,没底气反驳。

    毕竟她亲眼看着她的一窝橘猫轮了连雪篙的布偶,还笑嘻嘻地拍了视频。

    姜苗苗已经喝高了,在一边声嘶力竭地唱着歌。

    龙戒忽然开辟了一个新话题:“咦,似乎咱们都是同一年的,我今年满21了,我是7月的,雪糕哥比我大一个月,苗苗因为读书晚,今年也是21,她是12月的。”

    江梦娴回:“我是9月的。”

    她原本就是9月的,江家把她改成了十月生,为了敲诈金凯,如今连羲皖也开始给她过真正的生日了。

    唐尼也回:“我今年也是21,我也是9月的。”

    江梦娴高兴,忙问:“呀,你也是9月啊,9月几号?”

    唐尼:“18号。”

    “噗——”

    连雪篙喷酒:“唐尼,江小梦,你俩居然同年同月同日生啊!”

    睡在隔壁连羲皖似乎已经睡着了,可是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双目咋睁,眼里一阵精光闪过。

    这两人,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包厢里,大家都兴奋了,江梦娴没想到唐尼居然和自己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忙问:“你是上午还是下午,我听外婆说,我是下午生的。”

    唐尼:“我是上午生的,我出生在欧洲,有时差,看起来,我们差不多的时间点生。”

    连雪篙:“哈哈,你俩这么有缘,干脆结拜算了!省得我叔整天疑神疑鬼的!”

    唐尼不解:“结拜,是什么?”

    不等人回应,姜苗苗和连雪篙已经开始瞎起哄了:“结拜结拜!”

    大概是真的喝高了,一阵瞎起哄之后,大家押着唐尼和江梦娴结拜,连羲皖掏出两根烟当香火,押着两人对着两根香结拜了。

    “你俩跟我念,我江梦娴自愿与唐尼结拜为兄妹,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龙戒在一边提醒:“雪糕哥,他们本来就是同年同月生的。”

    连雪篙:“我不管,反正你们得结拜!”

    唐尼觉得好玩,兴致勃勃地跟着连雪篙的话念了一遍,江梦娴喝得迷迷糊糊,一脸懵逼,也跟着念了。

    两人念完了誓词,龙戒端过来一碗酒,说:“按照老规矩是要放公鸡血的,但是现在暂时找不到,放点红酒进去凑合吧!”

    江梦娴喝了混了白酒的红酒之后就更懵了,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看着连雪篙拉着龙戒要结拜,唐尼把烧烤食材里的一条烤鱼抓出来掐血进酒碗里给他们喝……

    天亮的时候,连羲皖进来他们昨晚嗨的包房里,进门就看见横七竖八地躺着五个人,江梦娴躺沙发一角,盖着一张毯子睡得香喷喷的。

    连羲皖进门,轻手轻脚地把人给抱走……

    江梦娴睡到大中午才在奥迪斯汀的客房里醒来,醒来之后,一脸懵逼,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她居然和唐尼结拜了!

    真是丢脸死了!

    吓得她赶紧跑了我也来了,骚不起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