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495章第三块

时间:2018-01-05作者:柳赋雨

    龙柠和外宾交流龙柠还故意拉着江梦娴,和她分享这块腕表的精致和历史。

    她知道,她这只野鸡肯定不会知道的!

    “这款腕表发行于二十年前,当时全球限量发行了十块,每一块都价值连城,目前为止,只有两只还存在,是诸多收藏家为之疯狂的存在,梦娴,你看,这精致的做工,这可是出自知名大师贾斯汀之手,纯手工制作……”

    江梦娴不搭话,就看着龙柠和那个外宾高兴地交流着。

    她不说话,龙柠便就使劲儿地拉着她想让她加入他们的话题。

    她当然并非真的是让她加入他们的话题,而是让她知道自己的卑微和无知,让她当场难堪。

    的确,江梦娴是一句话都不想插,也插不进去。

    可龙柠是不可能会放过她,她今天一定要让她难堪。

    “梦娴啊,你不是对腕表十分喜欢吗?这款腕表可是经典啊!你不过来看看吗?”

    在龙柠的认知之中,江梦娴就是个羲小凤家里的保姆,懂什么有钱人玩的腕表?而且这腕表十分冷门,不是真心玩这个东西的人真的不知道。

    被龙柠拽着的江梦娴也不好意思走,外宾还一个劲儿地要跟她聊腕表。

    她若说自己一窍不通,那多对不起自己学生代表的身份!身为帝都大学的优秀学生代表,竟然连这么知名的腕表都不知道!

    就连校领导都看出了龙柠是在故意找江梦娴的麻烦,司天祁忙出来打圆场,接下了龙柠的话题:“原来是这款啊,我也记得,当年出世的时候引起了轰动,可惜,现在已知,只有两只还在世,真是腕表史上的一个传奇……”

    可龙柠却偏偏不领情,偏要让江梦娴说话:“梦娴,你刚才不是还说很喜欢这块手表吗?现在看见了怎么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啊?”

    江梦娴看了看迫切想要她难堪的龙柠一眼,终于还是说话了:

    “不,我知道还有第三只腕表的存在。”

    “第三只?”

    外宾惊奇了,不可置信地问道:“还有第三只的存在?”

    当初他从拍卖行拍下这款腕表的时候,就是因为世上仅剩两只,而显得无比珍贵,价钱都能高出许多。

    现在江梦娴居然告诉他,这玩意还有第三只?!

    就连司天祁也惊奇了,这玩意还真的有第三只?

    江梦娴点头,道:“是啊,千真万确还有第三只。”

    外宾忙问:“第三只在哪儿?”

    江梦娴看着龙柠,面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第二只在龙柠小姐父亲手里,第三只,则是在龙柠小姐的丈夫羲小凤先生手里啊!”

    龙柠怔怔地看着江梦娴,一时没转过弯来。

    而外宾则是皱皱眉头,以一个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龙柠,很是疑惑地问:“第三只,在羲先生手里?”

    那龙柠岂不是三只都见过了,那为什么还当着他的面说这腕表只有两只呢?还说得头头是道?

    龙柠灿然一笑,避免尴尬,忙把自己说的谎话圆过去:“怎么可能?我从来没见过先生用过这款腕表。”

    她心里有数,这款腕表的确仅存两只,一只在眼前这位外宾的手里,另一只,不知道到底是被谁买走了,不会这么碰巧在羲小凤手里,而且就算在,江梦娴的眼力价也不可能认识。

    她刚才说这腕表,不过只是为了引起话题,故意让江梦娴难堪。

    她再一次强调:“梦娴,你该不会根本不认识这款腕表吧,可千万不要信口胡说,这腕表每一只都不一样的……”

    司天祁眼看着就要无法收场了,准备开口打圆场,没想到,江梦娴接话了:

    “羲先生前不久出演了《战龙》反一号,片中有一场戏,反派要带手表,那手表是羲先生自己的真表,就是这一款,羲夫人居然不知道?你不是羲先生的夫人吗?”

    江梦娴还真是不太懂表的门道,但事情就是这么巧,龙柠吹嘘的世界上只有两块的手表,连羲皖就有一款。

    他平时很少带,都是收藏在家,但是这一次拍战龙,拿出来当道具了。

    作为连羲皖的脑残粉,江梦娴对于偶像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是十分的敏感。

    当连羲皖带上那块腕表的时候,她还真是专门去了解了。

    怕是外宾不信,她还掏出手机,找到了连羲皖拍战龙时候的剧照来,照片里还有那张腕表的特写,因为还没有公布,所以龙柠也不知道。

    龙柠疯狂追逐着连羲皖,却连他真名都不知道,江梦娴嘴上不说爱,可连羲皖哪条内裤上起个球,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外宾看着那张照片,对着里面那个腕表的照片啧啧称奇。

    果然是同款的腕表啊!

    想不到这世上真的有第三块,而且还被羲小凤给收藏了!

    这时,轮到龙柠尴尬了,她站在那里,怒也不是,笑也不是,面皮僵硬着,心里其实恨得牙痒痒。

    真是没想到,连羲皖居然有这款腕表,而江梦娴这个小保姆,平时在家就是擦地板,所以知道也不奇怪。

    失策了!

    唐尼看着那针锋相对的两人,忽然低头笑了,原本的担心也烟消云散了。

    外宾看完了连羲皖的那块腕表,迫不及待地问了龙柠:“您父亲的那块腕表有照片吗?”

    龙柠心里恼死了,可是不得不笑吟吟地来为自己的谎话圆场:“真是巧了,我手里没有照片,等我回家一定找出来请您一同来鉴赏。”

    没想到外宾真的把她的话听进去了:“好的,一定一定,我当时拍下这块腕表的时候,卖家承诺这是当世仅存的两块,其余八块已经确定损毁,我正好可以拿上证据去找向我道歉,这是对腕表极端不尊重的一种行为!”

    在他们的圈子里,这是哄抬价值,是要被整个圈子不耻的!

    当世仅存两块,和仅存三块,价值完全不一样了!

    当初卖家信誓旦旦说了仅存两块,如今一旦自己拿到第三块腕表存在的证据,就能证明他在说谎!他不仅要对方道歉,还会所要赔偿。

    龙柠的面,变得十分不自然,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如果自己拿到了第三块表存在的证据,那就是得罪了一个腕表收藏家,对方一定会找自己麻烦的。

    可是如果自己拿不出第三块,那就是说谎被当场戳穿。

    这让她如何自处下雨了,好冷啊,冷死了冷死了,一边哆嗦一边码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