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483章热烈鼓掌

时间:2018-01-02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以十分专业的口吻点评了一下:“恩恩,不错,但是我觉得这个裙摆镂空的设计不太合理,你穿上的话,要体现的重点就被转移了,看起来整件衣服都没了专一的亮点。”

    “啊?”江梦娴听得云里雾里,低头看了看,似乎也是这么回事,连忙挑了另外一套婚纱继续试。

    对于挑选婚纱,她十分慎重,连羲皖也十分认真地陪着。

    眼看着江梦娴试穿了一套又一套,连羲皖忽然站起身,说:“羲家来家里找麻烦了,我回去看看球儿。”

    想来想去,连羲皖觉得还是得回去看看。

    江梦娴也赶紧说:“那你先回去,我试好了衣服就去军区大院看看爷爷。”

    “恩,我晚上派人来接你。”

    连羲皖急匆匆地走了,尽管家里的情况不需要他担心,可是一想到球球在家,他绝对不允许羲家伤害球球。

    连羲皖急匆匆回到家,家里全部封闭了,他从地下室回家,到了花园,看见球球在花园里玩猫狗玩自己的机器人。

    “儿子,刚才是不是有人来找?”

    球球头也不抬:“我跟他们说我爸妈都死了。”

    连羲皖无语……

    婚纱店里,江梦娴依旧在试婚纱,连羲皖的衣服早就试好了,她得找一套能配得上那件衣服的婚纱。

    因为羲小凤的身份缘故,一整层都关闭了专门接待他们俩。

    婚纱店是‘爱度’婚恋用品连锁旗下的,爱度不仅做婚戒,还做高级婚纱定制。

    爱度的婚纱旗舰店店面十分大,几层楼都是他们的地盘,越往上层级越高,而江梦娴托了连羲皖的福,自然是在最高的一层楼。

    试婚纱真是个体力活,江梦娴试了半天终于试好了一件她十分满意的婚纱,留了尺寸之后,她赶紧去找洗手间,可惜今天不凑巧,本层卫生间的抽水马桶正好坏了,员工正在十分紧张地抢修着。

    真是没想到,来了一位贵客,卫生间却不能用,店员们战战兢兢,生怕大客户生气。

    江梦娴倒是没说什么,下了一层楼去借别处的洗手间。

    洗手间里,坐在马桶上江梦娴静悄悄地玩着手机,厕所里熏着香,味道十分好闻,还有按摩和自动冲水以及……自动擦屁屁功能。

    江梦娴坐在马桶上按摩屁股放松一下,顺便想想一会儿怎么和连老爷子交代自己和连羲皖睡了这么久的事儿。

    她毕竟是个大客户,不能一直蹲在厕所,未免让人误会,她赶紧在蹲位门口放了一个‘正在维修’的牌子,放心地关上门在里面思考人生。

    一会儿时间,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了,一个女声试探性地问道:“有人吗?”

    江梦娴忙把手机关静音,不做声。

    厕所里就两个蹲位,她占了一个,别人只能去另外的蹲位。

    女生进来,敲了两边的门,确认了一个空着,一个正在维修,才出去了。

    一会时间,外面传来整齐的高跟鞋和皮鞋声。

    ‘咔’!

    厕所的大门被关上了。

    紧接着,隔壁蹲位的门也关上了,然后……立马传来了饥渴的男女喘息,以及皮带扣落地的脆响,之后就是一阵激烈无比的‘啪啪啪’。

    江梦娴:“……”

    隔壁的男女忘情‘鼓掌’,肆意交欢,女人叫得十分诱人高亢,间或还传来皮带抽肉的声音。

    “臭婊子!说,妹夫我干得你爽不爽?”

    “你这禽兽,未婚妻就在隔壁试婚纱,你却在这里和未婚妻的表姐厮混……你还真是个禽兽啊!”

    “你不就我这禽兽的样子吗?”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跟那小贱蹄子说清楚?”

    “我这不是才领证吗?放心,等我卷走了刘家那点钱,立马就甩了她!”

    “啪啪啪啪啪!”

    江梦娴:“……”

    竟然是金缘和张泽千!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吃屎吃到茅坑里来了!

    纵情欢愉的一对男女没发现,一个手机摄像头已经悄悄地从隔间的上头伸了过来……

    爱度婚纱定制的二楼大厅付款处,刘茜浅和金缘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还不见张泽千出来。

    刚才金缘说出去上个厕所,张泽千也接到一个生意上的电话便就出去接了,可现在金缘都回来了,还不见张泽千回来。

    今天是刘茜浅和张泽千来爱度试婚纱的日子,还请了金缘来帮忙参考,千挑万选之后,刘茜浅终于选中了一套中意的婚纱,就等着张泽千来付款了。

    来试婚纱的人还挺多,还有不少刘茜浅和金缘的熟人,一群贵妇人聚在一起聊天,吹嘘着自己的婚纱。

    一个说:“我这套婚纱浑身上下光是饰品就价值上百万,全是真家伙,那个沉啊!”

    另一个说:“你的婚纱多重啊!你才二十几公斤而已!我这套三十几公斤呢,头纱都长5米!”

    “我的头纱8米!我到时候让我老公的那些个儿子女儿全部给我出动拎头纱!”

    婚纱就跟婚戒珠宝一样,也是这群太太们攀比的重要依据之一。

    刘茜浅听了大家的吹嘘,不说话,等大家都吹嘘完毕了,她才道:“我这条婚纱也不贵,也就七百万美元而已,设计师给凯特王妃设计过婚纱了。”

    一群贵妇羡慕嫉妒恨。

    果然是张家的少夫人,搞地产就是有钱啊!这阔气,别家比不上!

    一群人谈笑风生,你时不时地捋捋碎发不经意之间露出自己手指上闪瞎人眼的鸽子蛋,她偶尔抬个手腕不小心显出自己价值连城的翡翠手镯……

    忽然,金缘眼尖地发现了角落里坐着一个穿着朴素的江梦娴。

    这里是高级婚纱定制店,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客人非富即贵,这客厅的顾客们就算不是浑身珠光宝气,但也穿着得体,不似她,一件衬衫,一条短裤,一双球鞋,还带了个鸭舌帽。

    仿佛一只丑小鸭误入了金孔雀的领地,散发着一股不合时宜的恶臭和穷酸。

    她来这里干什么?

    金缘和刘茜浅对了一下眼神……

    江梦娴懒得拿自己的vip身份去插队,就让黑九排队付款去,她坐在一边和家里的连羲皖分享自己挑选的婚纱。

    连羲皖正在家里和球球玩沙子,他一直忙,球球一直高冷,他们父子都好久没一起玩过了。

    “我选了套婚纱,我特别喜欢,发你微信了,我已经让人付款了,把你那件也付款了,算我账上,不客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