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456章我不姓羲

时间:2017-12-24作者:柳赋雨

    他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出现的好,让江梦娴能自由发挥。

    江梦娴打人的地方是在影视城的小巷子,一处没人的空房子里,这里很多空房子,专为拍戏盖的,也没有住人,现在更没人。

    就算偶尔有个人路过,听见那鬼哭狼嚎的声音,也只当是在拍戏。

    那个房间里,还留着白天拍戏的剧组留下来的垃圾没有清理,小春已经把其余的几个大汉制服了,横七竖八地躺着,不知道是死是活。

    羲玉树被打得到处乱爬,一边爬一边哭,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人哭得涕泗横流。

    江梦娴就这么看着他在地上爬,像条臭虫,她时不时就上去给他一脚,把他的皮带扒了下来当凶器,一言不合就一皮带下去。

    羲玉树被几皮带打得没脾气了,趴在地上鼻青脸肿地求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回应她的是江梦娴一顿巴掌,‘啪啪啪啪’,打得他趴在地上直哭,她还气不过,一把按住他的头放进一边的花盆里,强迫吃了两口土,才拎着头发揪了起来,再给两巴掌,再按进去吃土,重复了好几个回合。

    “有表哥很威风哦?有表哥了不起哦?有表哥就可以在剧组随便占人便宜?羲玉树,你这是在给你表哥招黑知不知道?”

    羲玉树一嘴泥巴,说不出话。

    一想到这对兄妹在剧组里平时拿羲小凤的名头招摇撞骗,到处惹是生非,江梦娴整个人气得冒烟。

    她作为脑残粉,日夜为了男神的形象操碎了心,生怕男神又被人抓住把柄无脑黑。

    没想到羲玉树这傻逼居然大摇大摆地拿羲小凤的名头在剧组横行霸道,还潜规则女配角。

    他这是在给男神招黑!

    她发狠,扒了羲玉树的衣服裤子,像死狗一样拖到了大灯下面,拿出手机,‘咔擦咔擦’地拍了好几张光屁股裸照。

    她差点就冲着他软趴趴短细细的黑毛小鸟踹下去了,可临到头还是忍住了,羲如是家里就两姐弟,羲如是的弟弟就只有羲玉树这么一个儿子。

    草他表哥!

    他们老羲家就这一根独苗了!

    不能打死,她这次也要他得到教训。

    “我草你表哥,起来!”

    他把浑身都是泥巴的羲玉树抓了起来。

    可怜的羲玉树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被江梦娴揪着头发拖了好几米,别看她长得小,劲儿大,吊打羲玉树不过分分钟的事情。

    在羲玉树的惨叫声之中,江梦娴拿出个电击棒,把档位调成‘疼痛’,戳一下能让人疼得怀疑世界。

    这可是连羲皖为了防鬼狼而专门研发的大功率防‘狼’电棒,效果那是相当鬼畜。

    “我草你表哥!”

    她骂一句,把电棒使劲儿地往羲玉树的屁股肉上戳一下。

    “啊——”

    一声惨叫在空荡荡的建筑之中回响。

    江梦娴:“我草你表哥!”

    再狠狠一戳。

    “啊——”

    羲玉树又发出一声惨叫,痛得浑身发抖。

    外面的有人听见了这里的动静,来来回回就那两个台词,还道:这剧组ng的次数还有点多呢!

    连羲皖站在外面的路灯下,想点个烟,摸了摸包发现自己已经戒烟许久了,就去附近买了个杯咖啡,一边喝咖啡,一边等江梦娴,一边数她到底要草多少次羲玉树的表哥。

    终于,江梦娴草羲玉树他表哥草够了,用力太猛,肚子也饿了,才把防狼电棒给收了。

    羲玉树已经哭得像个泪人,早被虐得昏过去了,尿都吓出来了。

    江梦娴把光溜溜又浑身是尿和泥巴的羲玉树托出了房间,找了个路灯杆,用皮带把他给绑在上面。

    她大摇大摆地把羲玉树绑在路边的路灯杆上,还有不少人路过,纷纷驻足,不过很快就走开了。

    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剧组,剧情这么变态!

    这剧组的演员真是放得开啊,都全裸了!

    绑好了羲玉树,江梦娴去附近的水龙头洗了个手,洗手的时候,身后忽然就传来一个声音:

    “哟,草羲玉树他表哥草完了?”

    江梦娴那小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

    卧槽?

    男神怎么会在这里?

    卧槽?

    刚才揍他表弟的过程岂不是都被看光了?

    卧槽?

    她青春美少女的形象岂不是不保了?

    脑子里空白了几秒钟之后,江梦娴转身,把刚才凶神恶煞的神情一收,可怜巴巴地说:“今天他吃我豆腐,摸我屁股,摸我胸,还要把我扒光了拍视频。”

    还有这等事情?

    连羲皖皱了皱眉。

    那江梦娴的确该草他表哥,草他八辈祖宗都不为过。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自己的童养媳竟然受了这般天大的委屈,连羲皖自责极了,上前两步,抓住她湿漉漉的手。

    “好了,咱不气了,晚上我让你草他表哥行不行?”他一本正经哄着。

    江梦娴也一本正经地点头,嘟着嘴:“好。”

    连羲皖牵着江梦娴的手离开了小巷子,他对迎面走来的黑八道:

    “阉了。”

    说那两个字的时候,他神色是无比的冰冷,和刚才哄人的时候的模样判若两人。

    黑八凝重地点了一下头,等他们走了之后,往昏迷之中的羲玉树那只**裸的黑毛小鸟上狠狠一脚……

    江梦娴刚才也听见了连羲皖的话,他说出你那两个字的时候,语气腔调真是冰冷得一点都不像他。

    冷得近在咫尺的她打了个哆嗦。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体会过来,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可是她还有些忧虑:“那是你们老羲家唯一的小**了?就这么废了?”

    连羲皖:“我不姓羲。”

    江梦娴缩了一下脖子,不敢说话。

    看来,连羲皖和羲家的关系也不是特别好。

    也就是说,她以后可以在剧组为所欲为,不用顾忌羲芝兰了?

    回到酒店,江梦娴冲了个澡出来,看见小春已经把饭菜都摆在餐厅里了。

    她一边吃饭一边看手机,今天发了好多照片,都是她在影视城里逛吃逛吃的途中拍的。

    还有许多和龙套演员的合影。

    她忍不住翻到了那一张和一个白人小哥的合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