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425章羲小凤的表妹

时间:2017-12-16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一面把楚晓轩拽起来,一边冷眼讽刺:“上午的戏,也不知道是谁一直ng,要跪,也应该那个一直ng浪费大家时间的人跪!”

    看来芝兰姐在剧组真的有点势力,江梦娴这么一个龙套模样的人一和她怼上之后,所有的都下意识地朝这里看了一眼。

    见那个新来的龙套往楚晓轩面前一站,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和芝兰姐正面怼上了。

    “八个镜头,七场替身,人做不好,戏也拍不好,怨不得你只能当个几分钟戏份的女配!”

    江梦娴歪着头,讥诮讽刺写在了脸上,一字一句地道,毫不留情,字字见血。

    这话正戳中了芝兰姐的暴怒点,《战龙》的女主本来有望是她,谁知道签合同的前几天,居然被告知女主被一个叫做楚晓轩的婊子给抢走了。

    她因此把楚晓轩给恨上了,在剧组时常找茬,虽然看在导演的份上,她不敢闹大,但是小动作不断,剧组里其他的人讨厌楚晓轩这个从天而降的野鸡,晓得都睁只眼闭只眼,今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龙套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芝兰姐狠狠地瞪着江梦娴,江梦娴一想到自己的老公可是这片的第一男主还是最大投资人,她自己账户里还有几十个亿,顿时把下巴一抬,底气十足:“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

    楚晓轩在背后偷偷地拽着江梦娴的衣服,似乎是想提醒她收手了,可江梦娴现在火气大,完全收不住。

    连羲皖那个臭男人又在到处勾勾搭搭,还和龙柠那个小婊砸不清不楚的,心里的火气正愁没处发!

    她想撕个逼改善一下自己的心情。

    “导演!”

    芝兰姐跺着脚,歇斯底里的一声尖叫。

    导演屁颠颠地过来了,擦把汗,一脸无奈地问:“我的大小姐,又怎么了?”

    芝兰姐指着江梦娴,语气忽然变得娇嗔了:“这个死龙套哪儿来的!给我扔出去!”

    导演看了一眼眼前的小龙套,年级不大,脸生,剧组里那些个关系户他都认识,江梦娴才来一天,他实在没印象,随口就说:“150一天雇来的,你不喜欢我赶走就是了。”

    导演不由分说地塞给江梦娴一百块,好声好气地送走:“走走,到别的剧组去。”

    看来这芝兰姐是真的有点势力了,连导演都要看她脸色,就是不知道她的势力能不能有连羲皖大?

    江梦娴把钱还给导演,说:“我不走,我表哥是男主,还是投资商,你们要赶我走,先得问问我表哥!”

    导演还没说话,芝兰姐用一种奇怪无比的眼神将江梦娴从上看到下,有些怀疑:“你表哥是哪位男主?”

    江梦娴又抬下巴,拿出关系户的傲然来:“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表哥,就是羲小凤!”

    周遭一阵寂静……

    “你表哥是羲小凤?你确定不是痴心妄想?就你也配当羲小凤的表妹?”

    芝兰姐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语气之中带着无尽嘲讽,生生地憋住了自己的笑意,十分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大口大气的龙套。

    江梦娴抱着胳膊,也学着她们的口气:“我表哥就是羲小凤,要不要我给你就看合照啊!”

    楚晓轩在剧组里被欺负得她都看不下去了,看这模样,不出几天,她怕是要被活生生地给对怼出去!

    江梦娴今天既然惹事了,就一定得善后,不能给楚晓轩留麻烦。

    她还威胁道:“我劝你们以后老实点,我表哥可是很疼我的,只要我一句话——”

    “哈哈哈哈哈哈!”

    芝兰姐忽然捂住肚子笑了,她一笑,她的两个助理也跟着笑,连带着整个片场的工作人员都露出怪异又讥讽的笑容。

    芝兰姐笑得捂着肚子,指着江梦娴:“哈哈,你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三八,少往我表哥身上贴金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江梦娴疑惑。

    芝兰姐的表哥……

    芝兰姐身边的小助理十分得意洋洋地说:“小龙套,这位可是羲小凤男神唯一的表妹羲芝兰,我不知道,你又是羲先生的哪一房表妹?”

    一瞬间,江梦娴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连羲皖的表妹?

    羲……芝兰?

    江梦娴着自己的记忆,自从她和连羲皖结婚之后,似乎就没听说过他还有表妹的事儿,他的相册里也没有这个人。

    羲……

    应该是羲如是那边亲戚的表妹。

    在连羲皖的相册里,有连家,但是羲家那边的亲戚还真是一个都没见过。

    她当着羲如是表妹的面说自己是羲如是的表妹,瞬间就成了片场工作人员嘲讽的对象。

    羲芝兰得意地把江梦娴从上打量到下:“我姑姑羲如是就我爸爸一个弟弟,小凤哥是我的亲表哥,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我表哥还有其他表妹,所以,你到底是我表哥的哪一房表妹呢?”

    江梦娴眉头一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羲芝兰就更过分了,上前一步,咄咄逼人地说:“说清楚,不然今天我不让你走!”

    “对!说清楚,不说清楚就跪下!”两个助理咄咄逼人地围住了江梦娴。

    江梦娴狠狠地瞪着羲芝兰,忽而想到一个理由,神秘一笑:“我说我怎么在表哥家里从来没见过你呢!原来是舅妈娘家的亲戚啊!”

    “舅妈?”羲芝兰皱了一下眉头。

    江梦娴找到下台阶的理由了:“对,羲小凤是我舅舅的儿子,就是我表哥!”

    羲芝兰看着江梦娴,有些狐疑。

    当年羲如是结婚的事情并没有跟家里人说,他们知道羲如是还有个儿子,但不知道她养在哪儿,也没见过,当初羲如是死后,她天大的遗产也被分给了那个儿子,羲家找了好久也没找到那个儿子到底在哪儿,也是羲小凤去年当众承认自己是羲如是的后代之后,他们才知道了羲如是的儿子就是羲小凤。

    对于羲小凤父亲那边的情况,他们一无所知。

    但是当年羲如是回来见父母最后一面的时候,曾经透露过,她的爱人牺牲在了战场上。

    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高门巨富!就一个穷当兵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