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402章倒膜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终于跟自己说话了,连雪篙整个人一震,积极地说:“龙戒很好,已经脱离危险了。”

    空气再一次安静了。

    连雪篙想了半天的措辞,说:“叔,我错了,我不该冲动,不该打那一枪。”

    连羲皖半天没有回复,连雪篙只看见他的背影,高傲而低沉,宛若让人看不透的深海。

    这个男人经历了太多,早已经懂得如何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收敛在那具皮囊之下,让人探测不到。

    良久,连羲皖转身,扎根似的脚步总算是动了动,走到连雪篙身边坐下了。

    “雪糕,你做得很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不是连雪篙那两枪,连羲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江梦娴给平安地带回来。

    虽然他最后那一枪,真的是太冒险了,如果鬼狼一个控制不住,大家都要死。

    鬼狼的变态指数,已经不是凡人能想象的了,但是连羲皖也看得出来,他很惜命。

    连雪篙也替他做了一件他很想做的事情,那就是——阉了鬼狼!

    连雪篙对于狙击的天赋连羲皖毫不怀疑,他既然出手,那鬼狼现在肯定已经断子绝孙了。

    天将亮的时候,打了半晚上电话的秦扇忽然过来,在连羲皖耳边说了什么。

    连羲皖眉头皱了皱,有些疑惑:“当真?”

    秦扇正色道:“确认。”

    连羲皖一脸深沉,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拍拍秦扇的肩膀:“这件事情,先保密。”

    秦扇点个头。

    连雪篙连忙来问:“叔,咋了?”

    连羲皖没有说。

    这一次,他一定要坚决保密,不能再随便透露了。

    手术一直进行到了天亮,才总算看见手术室的灯光暗了下来,医生一身是血的出来,告知了江梦娴的情况。

    听罢,连羲皖松了一口气。

    幸好,只是皮外伤而已,最大的伤势,大概就是被一些碎木片给刺进了身体里。

    当时看起来情况十分紧急,但是检查结果,江梦娴只是有些骨折和轻微的脑震荡,很快就被转入了病房修养。

    连羲皖一直在病房里陪床,但是依旧很忙,这次龙家死了这么多人,龙家那边也在调查,爆炸引起了周边居民的恐慌,还要注意警方的人。

    秦扇又带了一个新消息,他还要留意,他就一直坐在病床边处理事情。

    连雪篙看江梦娴没事,去了隔壁探望龙戒,这病房里,就只剩下江梦娴和连羲皖了。

    连羲皖处理事情的时候,偶尔会抬头看一眼病床上的江梦娴,她还挂着水,脸惨白惨白的,头发上的血迹已经干枯了,紧闭着双眼,眉头微蹙着,睡梦之中依旧十分难受。

    看见那张惨白的小脸蛋,连羲皖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就这么看着她,也觉得十分满足。

    当初,他第一次看见江梦娴的时候,就觉得她十分面善,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他选择她,不仅是因为球球喜欢,他也喜欢。

    天亮了,病房的门开了,一个小肉球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首先就看看床上的江梦娴。

    连羲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摸摸冲进来的连小球的头,说:“小声点,你妈还在睡觉。”

    虽然球球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可是江梦娴和连羲皖一夜未归,让他十分担心,天一亮他就冲了过来。

    看见了江梦娴之后,球球十分生气,气鼓鼓地看着连羲皖:“这都第二次了。”

    第二次,江梦娴一夜未归,第二天球球在医院病房里看见她。

    连羲皖没有回答,昨天的事情的确是他的失职,他伸手揉揉太阳穴,眼球里布满了血丝。

    这一夜,过得真漫长啊!

    估错一步,可能后悔终身。

    他喝了一点咖啡,苦涩的味道刺激得他整个人都振奋了一下。

    “好了,爸爸错了,爸爸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好不好?”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这一次连雪篙那一枪,足够让鬼狼疯狂,敌人如此疯狂,他也不可能限制江梦娴的自由,真是防不胜防啊!

    球球依旧气鼓鼓的,不听连羲皖的话,跑出病房去,偷偷拨了个电话。

    江梦娴一直到中午才醒了过来,正在认真处理东西的连羲皖听见病房上传来一阵阵嘤咛,床上的人动了动,还贴着止血纱布的手动了动。

    “……水。”

    连羲皖忙倒了生理盐水端过去,江梦娴失血不少,口渴极了,端着杯子大口大口地喝着,一会儿杯子就见底了。

    喝完了水,她一抬头看见了连羲皖。

    昨晚她被抬进医院之后一直在做噩梦,一会儿梦见那个灯光闪烁的废弃教室,一会儿又看见连羲皖的身影消失在了漫天的大火之中,大爆炸瞬间撕裂了他的身躯,那一瞬间,她仿佛坠入了无边的黑暗,周遭一片阴冷冰凉,她的骨头,她的血液,被无尽的冰冷冻结。

    这个时候看见连羲皖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她觉得自己似乎活在一段美丽的虚幻之中,如果不是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她根本不敢相信。

    确认了连羲皖还活着,她‘嗷’一声就扑进他怀里,死死地箍住了她的腰,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的体温,他的心跳,恍若隔世。

    才一晚上的时间,她却觉得这一晚上像一个世纪这么长,期间多次游离在生死边缘,一步是天堂,一步是地狱,差错个分毫,他们就天人永隔了。

    连羲皖忙哄着她:“好了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江梦娴哭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地止住了哭声,看见连羲皖那疲惫的脸,她眼泪不断往外冒,死死地拽住他的手,怕自己一放手,他就会变成一道幻影从自己眼前消失。

    她抽噎了两声,问:“你怎么逃出来的,他说你死了!”

    鬼狼既然敢这么说,一定是盯着连羲皖进去了,确认那就是他,才点燃炸药炸了学校。

    连羲皖吻了吻她的额头,现在的江梦娴实在是不太雅观,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还骨折脑震荡了。

    他神秘地笑了笑:“你追星这么久了,不知道娱乐圈里,有‘倒膜’这么一个说法吗?”

    倒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