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91章你不是龙城!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此时的花园里,连夏正美滋滋地和龙柠下着棋,他美滋滋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和龙柠下棋,而是因为现在这个时候,连雪篙正在和江梦娴培养感情。

    龙城的女儿啊,终将是连家人了!

    龙隐年事已高,龙家靠不住了,江梦娴若是能嫁入连家,将来也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算自己老了,没了,可还有连雪篙和连家在,怎么着也不会委屈到她。

    本来他就喜欢江梦娴,连雪篙也早就表露了喜欢之意,他本来就有意撮合,现在得知江梦娴是龙城的女儿,这一切就完美了!

    把江梦娴交给连雪篙,他也放心。

    可若是知道连雪篙和所谓的培养感情,就是拽江梦娴回家打游戏,他可能要气得吐血了。

    连夏不太喜欢和龙柠下棋,今天的龙柠又开始一如既往地放水,让老爷子下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才一会儿,他又把龙柠给杀得片甲不留,龙柠假惺惺地一声惊呼:“老爷子您又赢了,真是老当益壮啊,晚辈自叹不如。”

    连夏也假惺惺地笑了两声:“恩哈哈,是啊是啊。”

    到底年纪小,就算伪装,那恭维的神采都是眼睛里的,连夏这百岁老精一眼就能看出来。

    总之,他不喜欢龙柠。

    龙柠十分有耐心地和连老爷子下了几盘棋,每次都让老爷子轻松得胜,还以为自己把老爷子给哄开心了,几盘棋下来,狐狸总算是露出来了,她一边走棋,一边不动声色地说:“老爷子,十年前龙城叔叔曾经来找过你,还给了你一样东西,您还记得吗?”

    东西?

    呵。

    果然是有目的来的。

    连老爷子想了想,挠挠脑袋,说:“嗨呀,人老了,十年前的事情哪还记得啊!城儿不是二十年前就死了吗?怎么可能十年前冒出来找我呢!”

    傻老头!

    龙柠心里奚落了一声,可还是不放弃,兴许自己给他点提示他就能想起来了,忙问:“龙城啊,您的干儿子,他最后一次来看您是什么时候,您一定还记得的。”

    老爷子耿直地说:“龙城?谁啊?老头子不认识!”

    龙柠心里恨得牙痒痒,如果可以,真的不想和这些老头子打交道,老不死的早就该下地狱了?又傻又笨,还命长,下个棋都要哆嗦好几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跟龙隐那傻老头一样,是人是猫都人不清楚,还抱着猫当儿子!

    龙隐在一边抱着猫当儿子,本来是好好的,半天没认出那是只猫,可是饭点一到,猫饿了,‘滋溜’一声下了地就往家跑了。

    “城儿,你去哪儿啊?城儿呐,等等爸爸!”

    ‘龙城’眨眼就跑得无影无踪,龙隐又着急又伤心,又跺脚又哭,把拐杖剁得‘咚咚’作响,谁来安慰都不管用,非要儿子不可!

    “嗨呀,傻老头,你儿子是去吃饭了,吃了饭就来了,你先等等,等等。”连夏连忙叫自己的警卫员把龙隐给扶住了。

    龙隐哭得鼻涕眼泪满脸流,一边哭一边说:“城儿走了,走了,不回来了,不回来了。”

    连夏连忙说:“你放心,他会回来的,你看你看,我给他打个电话,他马上就来了。”

    连夏连忙打电话给龙戒,让龙戒来当一会儿‘龙城’。

    龙柠看着龙隐那鼻涕眼泪齐流的模样,觉得实在是丢人极了,脸上的厌恶掩盖不住,偷偷地蹙了一下眉头。

    龙戒一会儿就赶来了,他还穿着谈生意时候的一身正装,显得他儒雅清朗,他担忧地走了过来,一把扶住正在撒泼的龙隐:“爸,我来了!”

    龙隐看了看龙戒,摆摆手,继续哭:“你不是城儿,城儿呐,你在哪儿啊!快回来啊!”

    此时的龙隐像个得不到的孩子,无论怎么劝都劝不回来,一心只要自己的儿子。

    “来了来了,龙城来了!”

    连雪篙把一只大橘猫给抱了过来。

    龙隐看了一眼,依旧是拒绝:“这不是我儿子,不是我儿子,我要城儿!城儿,你去哪儿了!”

    龙隐彻底的病彻底犯了,谁来了都不管用,连夏去劝了一把,未料被龙隐恶狠狠地推了一把,若不是警卫员从背后扶住,怕是他那把老骨头今天怎么也摔个骨折。

    见此,龙柠简直吓死了,没想到龙隐在这个节骨眼上犯病了,若是将连夏给推出个好歹来,那岂不是要害死整个龙家!

    她让保镖冲过去把龙隐给粗鲁地抓住了,十分歉意地对连夏说:“不好意思,老爷子,我家老爷子今天犯病了,我先带他回去。”

    可是龙柠那一脸的厌恶都是藏不住的,连夏就知道,龙柠若是就这么带走龙隐,兴许龙隐回去了要吃苦头,忙说:“我没事,你家老爷子这病我都习惯了!”

    龙戒不动声色地把龙隐从龙柠的保镖手里抢过来,把他扶着坐下了,他知道龙隐的包里随时都有药放着,以防止他犯病的时候胡来,他把药摸出来,连雪篙大概是见过这种场景了,忙端了杯白开水来喂龙隐吃药。

    龙戒一边给龙隐顺气,一边劝他:“老爷子,你儿子一会儿就来了,你不要着急!”

    龙隐情绪颇为激动,老泪纵横胡言乱语,一把把连雪篙端来的白开水给打翻了。

    “我不吃药,我要城儿,我要儿子,你们把我儿子送到哪儿去了!”

    龙戒着急死了,没办法了,只能先想办法给人给送走,说:“老爷子,咱们先回来,城叔兴许已经在家了呢!走,我们先回去,回去啊!”

    龙隐也不走,哭哭啼啼,满口胡言:“我要城儿,城儿呐,你到哪儿去了!”

    众人着急,龙柠恨不得一走了之,今天本来是想找连夏套一下话,没想到龙隐忽然发病,把事情都搞砸了。

    带龙隐这傻老头来真是个下下之策。

    龙柠向前一步,准备让保镖强制抢人走了,忽然身后传来一道轻凉的女声。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

    那一道声音落入了龙隐的耳朵里,刚才还痛哭流涕的老头子瞬间眉开眼笑:“儿子,你去哪儿了,让爸爸好找啊!”

    大家回头,看见江梦娴来了,她快步走了过来,动作轻柔地掏出纸巾给龙隐擦了擦脸。

    刚才龙戒不让江梦娴出来的,怕的她和龙柠闹矛盾,可是看见老爷子犯病成了这个模样,哭得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她实在是没办法不管。

    那毕竟,是他的祖父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