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88章眼里进了沙子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因为龙柠是去海边别墅先接了龙隐老爷子过来,而江梦娴这里过去只需要坐几个站而已,她到军区大院的时候,龙柠和龙隐还没来。

    见到连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神采奕奕,非要和江梦娴下棋玩,还一边询问她连羲皖的事情。

    “小丸子最近在拍那个《战龙》,拍得怎么样了?我听说那是军部的牵头拍的,大制作,有点搞头,让小丸子好好拍。”

    “还有那个献礼片,也赶紧的,拍完《战龙》就去,有定妆照记得发完了一份啊!”

    老爷子一边下棋还一边说话,嘴里喋喋不休。

    连小逑今天乖巧十分地坐在连夏身边,连雪篙不在,江梦娴把他的猫和狗弄了出来,一边撸猫一边下棋,间或摸一下身边的狗,再喝点枸杞泡水,心里却紧绷着,等着龙隐的消息。

    怎么还不来,是不是路上出什么事情了?

    亦或者龙柠根本不是带龙隐来军区大院,而是带着龙隐去了别的地方……

    她着急,想派人去找,可是连老爷子今天的兴致十分高,她也不方便表现出来,一直皱着眉头看棋盘。

    “丫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倒是连夏一眼就看了出来,她心里装着事情。

    十几年前的那一天,也有这么一个青年,坐在他的对面,陪着他下棋,可是低垂的眉眼却十分严肃紧绷,一看就是有心事。

    老爷子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因为那是他见他的最后一次,那天之后,再见他,是在他的葬礼之上。

    老爷子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每每一想到这件事情,便不由得唏嘘不已。

    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见眼前这个江梦娴,他便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他送走的黑发人。

    见老爷子问,江梦娴立马笑了笑,说:“没事啊。”

    老爷子虽然老了,可是却慧眼如炬,活出了百岁老人的第六感,他不急不换地放下了一个旗子,对江梦娴说:“丫头,你真的挺像一个人。”

    江梦娴的耳朵竖了竖,可是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了,面色如常地看着棋盘,手摸了摸怀里的猫,连雪篙的布偶猫长得好看极了,上次被连小逑把扒秃了头上的毛,如今脑袋上长出了一片黑乎乎的毛,整一个猫都糊了,她摸着她脑袋那一块糊掉的毛,猫懒洋洋地‘瞄’了一下。

    老爷子养了许多橘猫,今天天气好,橘猫都出来望风了,老爷子脚下睡了一地的橘猫。

    气氛很闲适很安静,两人在棋盘上你来我往,江梦娴还是保持着一贯的水平,不动声色地退让着,把握在一个完美的度上,让老爷子下得十分高兴畅快。

    良久,才听见连老爷子说:“那个人呐……是我的干儿子,他叫龙城。”

    龙城……

    江梦娴刚拿起棋子,眼神有一丝的闪烁,可是立马又恢复了刚才的神态,说:“龙城啊,是我们帝都大学的学长,我看过他出境的宣传片,挺厉害的一个人。”

    她那一点轻微的反应,被老爷子看在眼里,他老迈的身躯蜷伏在椅子里,虽然依旧神采奕奕,可是一想到龙城,他还是不免得有些失落和无奈。

    “如果我那个干儿子还在的话,就好咯!”

    如果龙城还在的话……

    江梦娴也在思考,如果他还在,现在他们是否已经父女相认了?

    虽然江梦娴想极力掩饰自己对龙城的好奇,可是一听说连夏和龙城居然还有父子名分,不动声色地问了一下:“老爷子,龙城,是个怎么样的人啊!你很熟悉吗?给我讲讲好不好?”

    棋局结束了,因为江梦娴的失神,连夏将了她一军,江梦娴收了棋子,猫趁机趴在了棋盘上睡觉。

    连夏低头摸着猫,抬头看向了江梦娴,说起了龙城的事情。

    “龙城是我那个老伙计龙隐五十岁才得的儿子,老伙计一辈子生了七八个后代,没有一个能活到成年,龙城出生之前,那老头子到处找高人,给龙城求护身符。”

    “算命的那个姓凌的,就是凌云他爹,说龙城如果不找一个命硬的、属虎的人罩着,会夭折,急得龙隐大半夜抱着他来找我。”

    说起龙城,龙隐满脸都是缅怀和喜欢。

    “我第一次看见城儿的时候,他才几个月大,就这么躺在我的怀里,我看着,他也看着我……”

    老爷子抱着一只橘猫,演示着当年抱到龙城时候的动作,眼里都是喜爱和惊喜。

    “我看见城儿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孩子,将来必定有一番大作为!”

    “果然,城儿没有让我失望,他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孩子!”

    连老爷子一边揉着怀里的橘猫,一边搬出了自己的大相册来,那里面都是他一些对他十分重要的照片,他所有后代都榜上有名。

    老爷子准确地在几十张照片里面找到了龙城,龙城大概是那个相册上少有的几个‘外人’。

    那是十几年前,龙城最后一次来探望他的时候照的,那是他们的最后的一张合影了。

    照片里,连夏坐在椅子上,他身后站着一个身穿风衣的青年,青年的眉眼之间藏着不舍,但是也有决绝,大概知道,自己即将永远离开他,这一面之后,再见无期。

    江梦娴看着龙城,手指轻轻地拂过了那个俊美的容颜,心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那就是她的父亲啊!

    忽而眼底一阵湿热,一阵泪涌了上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丫头,你怎么了?”

    连夏关切地看着她。

    江梦娴连忙擦擦泪,说:“没事,大概是眼底进了沙子。”

    她背过身擦擦泪。

    老爷子把猫放下了,起身说:“丫头,你抱着猫,我去放个水,不许走了啊,等雪糕晚上回来一起吃个晚饭。”

    看着老爷子走开了,江梦娴依旧在看那张龙城和老爷子的合影。

    连夏从花园进了家,却没有去卫生间,而是打电话给了连羲皖。

    此时的连羲皖已经在赶去剧组的路上,战龙这边的进度要今年赶完,赶完之后还要去赶献礼片的拍摄,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接到了连夏的电话。

    电话接通,连羲皖的声音传到了连夏的耳朵里:“喂,爷爷,怎么了?”

    这一边的连夏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小丸子,我问个事情,你可不许再瞒我了。”

    连羲皖楞了一下,问:“爷爷,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连夏问:“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小说推荐